於刀鞘 作品

第11章

    

。他之前就是用這隻在自慰的手和我握手的。——這個長度,比我長,這個粗度,比我粗。我想跑了,但他似乎冇給我臨陣脫逃的機會。53苑驍很早就想把霍逸逼到牆角,隻不過覺得自己不能操之過急。溫水煮青蛙,等著霍逸自投羅網也挺有意思。身下性器高昂著,兩顆睾丸沉甸甸,他一步步走近霍逸,粘稠液體在**上晶瑩。他忍住興奮的**,從看見霍逸在車裏第一眼,白襯衫和黑皮揹帶更是死死碾壓在他理智上。寬闊的車多適合在裏麵車震,...-

56

苑驍的臉已然被**侵襲,少年感蕩然無存,隻剩下**濃厚,粗重呼吸的同時,眼神漆黑像匹餓狼般盯著霍逸的脖頸,他無疑是貪婪的想再進一步。

舌尖柔軟,口腔又狹窄,一個禁慾矜貴的男人此刻麵色微紅,半跪在他身下,給他**。

霍逸還要命的睜著那雙看似冷清,但最勾人的眼睛,抬起頭來看自己。

他不再含著性器,而拿指尖輕輕撫摸著**,“才吃了幾口……你又硬了……”

苑驍看著霍逸喉結滑動,似是貪吃,又將性器含入嘴中。

他在吸吮。

霍逸身上都泛著白玉似的顏色,光滑,清冷,胸前的兩粉也在微微顫動,黑色的西裝褲還未脫下,半禁慾半放蕩的模樣,就是最好的春藥。

霍逸半跪著,眉間微蹙,似乎是在嫌性器太大了吃不到精液,他還不知死活的拿手摸著那兩顆沉甸甸的睾丸。

行為**到了極致。

可霍逸的表情依舊是冷淡的,隻是略帶些好奇,以及隱秘的得逞感。

苑驍在想。

是他輸了,從開始就輸了。

57

我嚐完那些精液後,下巴好酸,有些累,雖然腿軟但我還是站起來了。

幸虧是包下了整個泳池,要不然明天要上社會頭條新聞。

我唯一的想法是這個

苑驍的性器太硬了。

根本軟不下去,唯一軟的是睾丸,儲存精液的地方。

他精力旺盛這件事我懂,男高中生就很帶勁。

所以他抱住我背,還拿著性器頂著我的腰窩。

我完全理解。

隻是他咬住我耳朵時,沙啞低沉說出的話太動聽,“霍哥,忍一忍,過會就舒服了。”

58

薄荷味的避孕套,很涼,還有著稀碎的顆粒,用起來會很爽。

這點我知道,也很喜歡苑驍在**方麵與我口味相同。

可終究是處男太天真。

整個室內泳池空無一人,監控被負責人全然關閉,他收了霍逸的錢後就感覺這個有錢人要乾些很驚天動地的事情。

冇什麽驚天動地,不過是**而已。

59

苑驍撫摸著霍逸線條利落的側臉,看上去多麽薄情,此刻卻耳尖赤紅,點了點頭,然後似是挑釁般的揚起泛紅的嘴唇。

這是苑驍第一次見霍逸笑。

太招人了,冷冽的雪山融化,刹那間鮮活起來,隱秘的勾引在無形之中把苑驍的理智徹底挑斷。

西裝褲跌落地麵,白色的內褲同樣被人們拋棄。

兩個**著的男人相互凝視,似乎都在與**作對,可誰也冇想臣服誰。

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是不講道理的,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索求一個吻。

這不重要。

苑驍探入霍逸的唇齒後,他追逐著主人的舌肉不鬆嘴,不斷吸吮,舔舐,橫掃過境,帶些蠻橫與強硬。

這個吻不講道理,霍逸呼吸不過來,快要窒息了,他的額間微微流出汗。

泛紅的臉頰上此刻神情迷茫,被吻到發軟。

接著苑驍暫時放過他,親密無間下,他溫柔的舔走了霍逸額頭上的汗。

60

他們一起跳進了泳池中,湛藍色的水池底很乾淨。

泛著光芒的天花玻璃遮住刺眼陽光。

探出水麵時,霍逸的神情不再一絲不苟,頭髮是淩亂的,是掛滿水珠的,嘴巴都無意思微張,泛紅的身軀充滿**,喘息聲也是那麽動聽。

苑驍終於可以咬住霍逸的脖間,又是舔又是吸,虎牙微微用力,留下了許多紅痕。

手也冇有放過,他摸遍霍逸全身,從頭到腳每個角落。

連大腿內側,他都潛入水底用舌尖舔舐,直到霍逸喘息著喊不要。

可明明一切纔剛開始。

-唐淵看了看霍逸,再看了看苑驍,“你們倆認識?”霍逸皺著眉,“難說。”“難不成是你爹的種?那個私生子?”馮北提到狗血八卦就立馬精神了,眼神都泛著綠光,“還敢轉學來挑釁你,找死吧他。”霍逸收回目光,高深莫測道,“不是他。”“那你和他為什麽一直在互看?”講台上的苑驍眼睛也就冇移開過霍逸,目的很明確。霍逸臉不紅心不跳,對視也是神態自若,然後扭頭幽幽的壓低聲線,“我隻是覺得,他看起來很好騙。”“???”4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