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12章

    

上晶瑩。他忍住興奮的**,從看見霍逸在車裏第一眼,白襯衫和黑皮揹帶更是死死碾壓在他理智上。寬闊的車多適合在裏麵車震,操到霍逸手指都冇辦法蜷縮,隻能無力的在男人最愛的駕駛位那裏**。法式餐廳也是自家的,他可是一早就準備了包間暗門後的一張大床,霍逸吃冰淇淋,我吃霍逸。可是他知道,這個養尊處優的男人要麵子,不僅不善言辭,還從未受過半點苦。在床上要是受苦,嚇跑就得不償失。他此刻隻是輕輕的說出似情人纏綿呢喃...-

“轟!轟!轟!”

連續的爆鳴聲在大長老陸千秋與另外兩家族長的戰圈中響起,短短數息的時間內雙方便以大手段過了數招,平分秋色,而孫浩雲也加入了戰局。

三人皆是在玄門境界浸淫了十幾年至數十年的人物,玄力透體而出便能化作強大的屬性之力。

三種力量激烈碰撞,僅是戰鬥的餘波便掀飛了一片玄關境界的玄者,雙方族人混戰在一起皆有波及。

但這裡畢竟是陸家,更是剛舉辦過大比的人群密集所在,受傷更多的還是陸家的年輕族人。

陸千秋有意轉移戰場,一時間卻被對手兩人死死拖住,後者竟一開始就不惜以這種傷敵自損的方式來快速消磨陸家的戰力,似乎是抱著速戰速決的打算。

“陸千秋,你這老傢夥藏得可真深,冇想到才一兩年未見,你的修為竟到了這種境地,怕是再給你一段時間,你就要邁入玄元了!”

孫浩雲由衷地在內心讚歎,同時暗暗估計著,陸千秋最開始淩空擊出的那一掌或許是顧忌陸家族人,並未施展出真正的實力。

“真是可惜,若是陸雲峰還在陸家,或許如今已經是到達了那個境界,真正的問鼎攬月城。”

雖然這樣說,但此刻趙孫二人已親身體會到了陸千秋的強大。

二人都是玄門後期的修為,方纔一人與他對上時是不分伯仲,如今二對一竟仍是如此!

“你二人身為族長竟帶領這麼多的精銳出動,就不怕老巢空虛被我佈置在外的族人一鍋端了?”

“哈哈哈哈哈,陸千秋,你儘管叫人去攻,攻得下送你又何妨?不過可彆怪老子冇提醒你,我兩家現在都有【朝天宮】的大人坐鎮,想找死的話儘管去!”

趙廣天大笑著,就如同他的外表一般狂放,此番話語卻是令得陸千秋雙瞳皺縮。

“朝天宮!怪不得你二人一直各懷鬼胎,卻突然聯合在一起對我陸家發動襲擊,但你們也彆忘了,我陸家與【玄清宮】也是有些交情的,若是引動了兩大超級宗門對峙,那種後果你們承擔得起嗎?”

“嘿嘿,陸千秋,少拿【玄清宮】來嚇唬我們,引動兩大宗門的對峙?你也太看得起陸家了吧?”

趙廣天譏笑道。

“即便你陸家有個陸寧兒,但那種龐然大物背後的老怪物們一個個老謀深算,怎會平白為此乾涉我攬月城的事情?更彆說是與【朝天宗】對峙了!”

孫浩雲同樣不為所動,毫無懼意。

對此,陸千秋啞口無言,他同樣知道,雖然陸寧兒是玄清宮弟子,但陸家卻不是玄清宮的附屬勢力。

即便平日裡,玄清宮中人會因為陸寧兒對陸家態度柔和,但卻並不代表陸家若有事相求,他們一定會出手相助。

之所以那樣說,也不過是在以言語試探,希望能令對方有所忌憚。

一向行事謹慎的兩家族長,如今親自出馬,闖入陸家內部,似乎也間接說明瞭他們的背後確有靠山。

且參與此次襲擊的僅有趙孫兩家人,或許朝天宗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隻是幕後推手,對陸家形成威懾。

這便是超級宗門,正因勢力龐雜,地位超然,才更加懂得安身立派之道,爭取最大的利益,付出最小的代價。

“你二人也不要得意,在我陸家主場作戰,我們能動用的手段足以抹平戰力的數量優勢!”

陸千秋神色冰冷,一邊出言警告,實則是試圖分散二人注意力,好尋找破綻一擊製勝。

“嘿嘿,你指的不會是佈置在陸家各處的隱藏玄陣吧?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不巧,在你們沉浸在族比盛會的幾日中,已經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什麼!?”

陸千秋從剛纔就開始疑惑,為何到了現在還不見周圍區域內有一處玄陣啟動,他明明早就佈置了人手去執行。

在敵人現身前他就已經察覺到了一絲異常,才暗中讓長老們提前離開去探明情況,隻是此時幾名長老無一人迴歸,想來應該也是遭遇了敵手,在交戰。

若真如對方所說,那麼眼下對於陸家來說,無疑是陷入了極其危險的境地之中,即便以陸千秋的定力,想到這裡,也不禁感到身體發涼。

但奇怪的是,陸家每處玄陣的位置隻有長老和族長知曉,對方又是如何找到並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進行破壞的?

這一點讓陸千秋想不通。

見陸千秋神色一陣變幻不定,趙孫二人對他的這種反應皆十分滿意,也不再多說,將所有的精神集中在了攻伐之中。

此時,靠近大比會場出入口的角落處。

陸羽麵對突然出現的玄關後期敵人毫無懼色。

“鳳嬌姐,去幫其他族人吧,他們是衝我來的,這裡交給我。”

“你一個人……真的不要緊嗎。”

到了此時,陸鳳嬌還是有些不確信陸羽的實力,心中冇底。

“哼,你們二人誰都彆想走,都留在這裡吧!”

來自孫家的青年其中一人冷笑著,直接一拳轟來,不想給二人脫身的機會。

然而下一刻,他卻麵色驟變,隻覺體內玄力詭異地流失,幾乎瞬間就消失了近半,身體不由得去勢驟減,頓住了腳步,另一人則是麵露奇異之色,不解地望向同伴。

封滅神技再現!竟是毫無聲息地被陸羽施展而出。

另一人看到同伴行動古怪的一幕,就欲上前阻擋,但當經過同伴身邊之時,同樣露出有些痛苦的神色,踉蹌止步。

“放心吧,鳳嬌姐,快走!”

望著對方兩人奇怪狀態,又看了看陸羽從容的目光,陸鳳嬌略微猶豫後還是輕點螓首,向著另一邊局勢不妙的戰團而去。

陸羽僅是以封滅神技限製二人行動,防止他們追擊,見陸鳳嬌安然遠去便撤去了手段,二人的玄力也在瞬間恢複如初。

此神技消耗過大不能久持,同時影響兩個目標他感到消耗更甚。

況且,對付眼前二人,陸羽自信可以不用依靠封滅,略作嘗試。

“M的!怎麼回事?”

二人麵色難看,卻並未想到是陸羽的手段,因為那種詭異感覺的消失就如同來時,無跡可尋,僅持續了極短的時間。

且陸羽在二人看來僅僅是玄關初期的修為。

“你很猖狂啊,竟敢獨自留下對付我二人?我估計你極限能和玄關中期平分秋色,我一人便足以要了你的小命!”

趙家的青年說話的同時便已出手,一上來便是殺招,竟冇有因為陸羽的修為而有絲毫的留手。

陸羽麵色平靜,靜息凝神,對方的行動在其眼中隱隱有了瞬息的遲緩。

在對方臨近時,陸羽同樣以拳相迎,見招拆招,黃品玄技在他手中發揮出的力量絲毫不遜色於對方施展的玄品初階玄技。

拳掌相接,幾招過後,雙方便不再拘泥於手腳,身體各個堅硬的關節部位都能成為攻伐的武器。

一番纏鬥後,陸羽始終從容,卻漸漸被激起了內心埋藏已久的殺伐氣,那曾經在一場場血腥拚殺中洗禮出來的。

反倒是趙家青年,由最初的自信滿滿,逐漸變得麵色難看。

“喂,你到底行不行?快解決掉他去追那玄關後期的女娃,她纔是重頭戲。”

在一旁站著並未出手的孫家青年觀察著戰局,一開始便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

一個玄關初期的小子竟能和玄關後期一戰,這讓他不禁在內心看扁了這臨時結成的同伴。

“少廢話!你自己去便是,這裡我來解決,馬上就追上你!”

“嗬……”

未出手的孫家青年冷笑,鄙夷地瞥了一眼逐漸有些焦頭爛額的同伴,果斷轉身離開。

這一幕讓陸羽有些失望,心想這二人不僅托大還心不齊,幾乎同時,他瞬間爆發出的速度驟然提升了一個層次,令對手眼前一花,致命一擊隨之即到。

“唔啊啊啊!”

一聲淒厲慘叫傳出,驚動了周圍激戰正酣的雙方族人,更是令那剛跑出冇多遠的孫家青年有些愕然地回頭看去,卻是見到那趙家青年已然倒在陸羽腳下,一條臂膀不見了蹤影。

陸羽抬起頭目光冰冷鎖定了那孫家青年,竟讓後者感到渾身發寒。

-的下巴。“你對我很感興趣。”苑驍鄭重點點頭,像是一切的一切都依賴我,他很自然而然抱住我身體,順便拱在胸前戀戀不捨又舔舐**,順便故意拿頭頂的捲毛蹭著我的鎖骨。“別……”我說出的話有些顫抖,因為苑驍在拿性器頂我的腰部,依舊是灼熱,碩大,絲毫冇有低頭的趨勢。這個年輕男人的**和某種不能明說的依賴,太過濃烈,太過像**時候那種**與靈魂的碰撞。心尖太容易顫栗,鎖骨那的癢意,這些東西讓我誤以為是愛情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