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刀鞘 作品

第10章

    

候人靠衣裝,我卻隻是想出門去買些東西吃。順便買避孕套。14我知道便利店旁邊是小區專門的休閒公共區域,室內籃球場。球場上從來都是荷爾蒙碰撞爆發的好地方。早上苑驍去的方向,應該就是那。我十八十九歲的時候也是上得了籃球場,下得了車輪賽道。當年也算風光無兩,做了幾年校草後匆匆畢業,回家繼續躺平享樂。我懂腎上激素在運動的刺激下能飆升到勃起。所以年輕人一般都容易衝動。性器通常硬了半天,也不見軟。罪過,這不是我...-

51

苑驍忽而轉過身來,他泛著**的目光死死盯著我。

我半裸著站在那與他對視,被脫下的白襯衫和皮質揹帶似乎都是**殆儘的工具。

隻見他喉結不斷滾動,當著我的麵脫下了內褲。

他手伸進前頭,目光彷彿已然一寸寸地強姦了我。

他在我眼前自慰。

52

半露著的器官是猙獰的,被曾經撫摸著籃球的手揉搓擼動,又粗又長,形狀是蘑菇頭,青筋覆蓋著略凸起,彷彿隨著主人一起冒熱氣。

性器是對著我的臉揚起,好似下一秒就能噴到我嘴邊。

他之前就是用這隻在自慰的手和我握手的。

——這個長度,比我長,這個粗度,比我粗。

我想跑了,但他似乎冇給我臨陣脫逃的機會。

53

苑驍很早就想把霍逸逼到牆角,隻不過覺得自己不能操之過急。

溫水煮青蛙,等著霍逸自投羅網也挺有意思。

身下性器高昂著,兩顆睾丸沉甸甸,他一步步走近霍逸,粘稠液體在**上晶瑩。

他忍住興奮的**,從看見霍逸在車裏第一眼,白襯衫和黑皮揹帶更是死死碾壓在他理智上。

寬闊的車多適合在裏麵車震,操到霍逸手指都冇辦法蜷縮,隻能無力的在男人最愛的駕駛位那裏**。

法式餐廳也是自家的,他可是一早就準備了包間暗門後的一張大床,霍逸吃冰淇淋,我吃霍逸。

可是他知道,這個養尊處優的男人要麵子,不僅不善言辭,還從未受過半點苦。

在床上要是受苦,嚇跑就得不償失。

他此刻隻是輕輕的說出似情人纏綿呢喃的話語。

“霍哥,幫我口好不好。”

54

人類的口腔是溫熱舒適的,緊緻自然,雖然不比後庭處的軟肉舒服。

但會動的舌頭可以相提並論

我有關理智的那根絃斷開,有關**,有關**,都是來源於眼前這個**著的年輕男人。

他近乎是一種強勢,不容拒絕的語氣

但聲音那麽柔和,好似是情人在苦惱和哀求給我。

我想自己應該是被勾引的。

好奇心和**作祟,嚐嚐精液是不是那個味道,就嚐一口。

說服自己後,我身體無法站立,隻好緩緩的半跪在他胯下,與那根性器隻是幾厘米之隔。

霍逸,你完了。

我滿腦子都是這句話,然而居高臨下的男高中生已然是等不及了。

他輕輕摁住我後腦勺柔軟的發間,然後難耐的吸氣,發出的聲音沙啞至極,“霍哥,你舔一舔

55

我張開嘴像從前含住菸頭時含住他的性器,可太大了,近乎要下顎撐開。

性器還是有那股海鹽混著檸檬的氣息,我微微含住半截,溫熱的口腔被異物充斥滿滿。

我不敢去看他的神色,隻輕輕用舌尖微舔舐他的**。

嚐到的精液味道微腥,不算難吃,有點稠,我愣了片刻,不自知喉嚨微癢,也就嚥了下去。

“霍哥你……”

“不……能……吃麽?”

我含著性器發出模糊不清的話,仰起頭看苑驍的臉。

-季校服很透氣,窗戶外一陣風吹進來,微涼,席捲胸口那卻突然脹痛起來。察覺自己**兩點逐漸凸起,霍逸臉色不大好看,站起身沉默不語,頗為急躁的走出教室。而苑驍眼底暗濤洶湧,帶些玩味與躍躍欲試,他站起身,很大膽的坐在了霍逸原本的位置上。馮北本想阻止卻被林唐淵叫停,僚機的本能覺醒,唯一的攻林某人在夢境裏都是絕頂聰明。苑驍纔不管這些,他自顧自用手撫摸霍逸的桌麵,鼻尖仰起微微吐息,動作相當放肆。他旁若無人的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