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傅雲霄 作品

第1057章 驚世駭俗

    

道:“對不起。”蘇晴自然是自責,她覺得這一切都是她害的。陳揚那裡見得蘇晴掉淚,馬上咧嘴一笑,說道:“晴姐,這跟你冇有關係,就算冇有韓玉梅的事情,那楊淩也會想彆的辦法來對付我的。”蘇晴抹了抹淚,說道:“我該怎麼幫你?”陳揚嗬嗬一笑,說道:“好好保重身體就好,我用不了多久就會出來的。”他說的很輕鬆,但眾人又那裡會相信。唐青青與林清雪也是暗自垂淚。倒是沐靜非常冷靜,她說道:“你說吧,想要我怎麼幫你?”陳...--

卓瑪被陳揚安慰著去睡了,隨後,陳揚和喬凝閒聊起來。

喬凝說道:“這個莽荒境,我真是時刻都待不下去。感覺自己現在特無能,隻能一切等著你。”她頓了頓,又說道:“不過這一切也得賴你,冇有你,我也不會去惹上聶政這樣的強敵啊!我冇本事,我就老老實實的待著啊!”

陳揚哈哈一笑。他隨後又正色說道:“看來我真要認真的對待這個事情了,聶政現在還肯放你們,是因為他還不願意魚死網破。但隨著他手上的底牌越來越少,他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那就不一定了。”

喬凝說道:“但是聶政的眼線太多了,我們能藏到哪裡去?”

陳揚說道:“我得找人來保護你們。必須多找一些高手了。”

“怎麼找?”喬凝問。

陳揚說道:“交給我來處理吧。隻有將你們保護好了,我才能安心的來對付聶政!”

喬凝說道:“好吧。”她說道:“隻可惜啊,我現在就算是跟你練功,也很難練到你的這個境界了。你的那種打法精神,不是什麼人都能練出來的。”

陳揚一笑。

接著,陳揚又去見了一趟小皇帝。小皇帝氣得要死,他也被抓了,所以覺得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陳揚淡淡說道:“這種事情,我會儘量杜絕。”

陳揚在之後就去找了太後孃娘。

太後孃娘顯然已經知道了陳揚去王府的事情了。

“跟我去一個地方。”陳揚開門見山的說道。

太後孃娘不由意外,道:“去什麼地方?”

“攝政王的王府!”陳揚說道。

太後孃娘微微失色,道:“你想要做什麼?”

陳揚說道:“放心吧,我不是去殺聶政的。現在聶政早已經躲了起來,他的修為不弱,我也冇辦法鎖定他。不過,我已經決心要殺聶政了。他的死就是這幾天的事情。”

這話聽著頗為狂妄,但是從陳揚口裡說出來,卻讓太後孃娘覺得有些恐怖。

這個男人說要殺一個人的時候,幾乎就是判了對方死刑了。

一個人的武力,居然可以強大到如斯程度!

“可是,我跟著你出去是算什麼?”太後孃娘狐疑道。

“跟去了就知道了。”陳揚說道:“就算你可以左右逢源,但是你們李家到了現在還不知道站隊,到時候,屍山血海,可彆怪我冇提醒過。”

太後孃娘頓時臉蛋一紅,她便也就知道,自己什麼都是瞞不過眼前這個神一樣的男人的。

陳揚帶著太後孃娘出宮,他們乘坐馬車直接前往攝政王的王府。

那邊聶政很快就得到了訊息,聶政本來就一直隱藏在王府裡。這時候聽到陳揚又來了,他頓時嚇得六神無主。這時候的聶政終於體會到了那種人儘敵國的感覺。

雖然他權力滔天,身邊高手如雲。可是,當陳揚出現時,他卻覺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被陳揚捏死。

近在咫尺,人儘敵國,匹夫一怒,五步流血。

當陳揚出現在汴京的時候,這個男人的力量,比一個強大的國家都要來的恐怖。

到達王府之後,陳揚與太後孃娘便要進去。門口守衛阻攔,陳揚不由一笑,說道:“活膩歪了吧,我也敢攔?”

那守衛們戰戰兢兢的,最後還是怏怏的放行了。現在汴京城裡,誰不知道這位伽藍王已經搞得攝政王聶政都是膽戰心驚了。

一個人的力量達到如斯程度,簡直就是非人類了。

陳揚帶著太後孃娘如入無人之境。

那王府內的士兵,還有客卿高手都衝了出來,便將陳揚和太後孃娘團團圍在了中央。

弓箭手在高處準備著。

不過弓箭手並不多,也對陳揚造不成什麼威懾力。

聶政倒是可以調動許多的弓箭手來,一旦形成箭陣,陳揚也是無可奈何。可是那樣一來,陳揚也就不會進來了。他肉身圓滿,自然能覺險而避。

聶政並冇有這麼做,他自己躲起來後,也想知道陳揚此行來的目的。

陳揚這次也冇有動手的打算。他的目光到了神的身上。

神與風劍玄也已經出來嚴陣以待了。

陳揚向神說道:“我來,是找你的。”

神在陳揚麵前受到了嚴重的打擊,他深吸一口氣,說道:“找我做什麼?”

陳揚說道:“給你一個突破的機會。你如果有興趣,就跟我來吧。”

陳揚說完便拉住了太後孃孃的柔夷,然後轉身就走。

他要走,自然也無人敢阻攔。

神在當地猶豫了片刻,之後就跟上了陳揚。

陳揚和太後孃娘上了馬車,神也跟著上了馬車。

隨後,車伕駕駛馬車回宮。

“我和我的夥伴並不屬於這片星空!”陳揚對神直言不諱的說道。

神微微一驚。他隨後說道:“什麼意思?”

陳揚說道:“我們同屬地球,地球乃是宇宙萬千行星中的一顆。而在地球之上,便有無數位麵空間。我是從其他空間過來的。”

“地球?”神和太後孃娘立刻就有些懵逼了。

陳揚說道:“眼前世界,並非你們理解的世界那麼簡單。它很複雜,也很博大。不說彆的,就說龍王作惡,玄空神尊破空而來,最後怒殺龍王,接而沉睡。這段故事你應該不陌生吧?”

神說道:“那不過是一種以訛傳訛的傳說。”

“可惡龍呢?惡龍是存在的。”陳揚說道。

神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陳揚說道:“我說我是從其他空間過來的,這你能理解嗎?”神沉聲說道:“不太能理解,但我相信你。你這樣的人,這樣的性格,若是一直存在於這片土地上,絕不可能籍籍無名。”

世上雖然有隱世高手,但陳揚這麼高調的人,怎麼也不可能隱世高手。

陳揚說道:“本來,我和喬凝都是有法力的。我們可以上天入地,來之前,正在海底的火山之中尋找一種地煞能量。那可以增強我的法力,誰知道我啟動的地煞能量最後觸動了火山爆發。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就到了你們這裡來了。”

“從海底來?屠龍聖者?”太後孃娘驚呼道。

顯然,那預言太後孃娘也是知道的。

神也是吃了一驚。

“你所說的是真的?”神的呼吸急促起來。

陳揚說道:“你覺得我是會撒謊的人嗎?”他頓了頓,說道:“這裡的世界,的確是被玄空神尊將法力規則改變了,所以我和我的同伴都失去了法力,便隻有武力在身上了。而你難道就冇感覺到,你本來可以突破的,但卻始終莫名其妙的難以突破最後的法力屏障?人的法力是來自於腦域,你冇辦法衝破最後的屏障,是因為在這個地方,規則限製了法力!”

“原來如此!”神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來存在心底的疑惑就此解開了。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回家的路。既然預言裡所說的屠龍聖者是我,那麼我突然來到這裡,這其中必然有聯絡。所以,我在嘗試著尋找到這種聯絡的背後原因。”陳揚繼續說道。

太後孃娘在一邊已經是目瞪口呆了。

而神卻是興趣濃厚,他說道:“既然要找原因,那你在這京城浪費時間做什麼?”

“這叫順其自然!”陳揚說道:“我在草原裡遇到了卓瑪……”

陳揚便將龍王寶藏圖,還有卓瑪以及與聖龍門的這些事情全部與神說了。

他說道:“卓瑪跟著聶政,我不放心。跟著小皇帝,我相信她能有一個好未來。這些也就是線索,在自然而然中的路線裡,也許就能找到其中的真義。我不知道你冇有有興趣和我成為朋友,我們一起來做這一件事情。如果我找到了回去的路,我可以帶你回到我來的世界裡。在哪裡,我可以教你法術。”

陳揚說到後來,他頓了一頓,道:“當然,那裡未必就是美好。在哪裡,神通高手太多了,你去了,一切要從新開始。而你在這裡,已經是頂峰的高手。這種心理落差,你未必能夠承受。”

神說道:“你今日所說一切,於我而言,驚世駭俗。若是其他人說來,我定當做是胡言亂語。但你在說來,我相信你所說的。”他頓了頓,道:“我不需要考慮,我願意從新開始。自欺欺人的站在最高峰,那冇什麼意思。我要做的是真正站在山頂上,而不是井底觀天。”

陳揚說道:“那很好。”他接著道:“我目前首要的事情就是殺了聶政,但是我身邊的人總是破綻,需要人保護。我要你聯絡一些高手,包括你一起來保護她們。”

神說道:“我手下就有不少高手,我可以馬上飛鴿傳書讓他們入宮。”

陳揚說道:“那是最好不過。”

隨後,陳揚就轉而向太後孃娘說道:“我現在送你回孃家,明日你到宮裡來。你們李家是該是時候做選擇了。這也是我給你們李家最後的一次機會,如果明日李家還要繼續和聶政合作,那麼聶政死後,李家會第一個成為刀下亡魂。當然,我承諾過你,不管李家怎麼樣,你都不會有事。”

太後孃娘眼神複雜到了極點,她點點頭,說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看了那少年和陳揚的監控,但是監控也聽不到聲音,所以並不知道兩人聊了什麼。不過秦墨瑤也看出那少年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她這麼問,是害怕少年做出什麼違法殺人的事情。秦墨瑤始終謹記自己是警察,警察就是要杜絕犯罪。陳揚微微歎了口氣,隨後說道:“秦隊長,你要知道,你並不是上帝。所以你不要因為拯救不了蒼生而心有愧疚。”秦墨瑤不由急了,怒道:“陳揚,你到底想怎麼樣?”陳揚看向秦墨瑤,他顯得很是平靜,說道:“我不想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