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傅雲霄 作品

第1056章 拳破天下

    

這個人就是天宗宗主,也就是泰國第一高手,聖師!沈墨濃眼中閃過難以言說的驚駭,她不能不驚駭。因為她居然憑空來到了這個地方,這是穿梭虛空的大神通啊!“你一定很奇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對不對?”聖師淡淡的看向沈墨濃,道。那瓦那奴兒的目光恢複了祥和和單純,乾淨。她沉聲說道:“我提醒過你,不要執迷不悟。可惜你不聽,現在,你將要麵臨我父親的怒火。”沈墨濃並不理會瓦那奴兒,她看向聖師,說道:“之前是你以你的...--

上首的聶政不由身子一震。

陳揚冷笑一聲,他接著說道:“我還知道,聶政你就在暗道裡看著這一切。你還去找人把喬凝,把小皇帝,卓瑪,都抓了起來。對也不對?你這些伎倆,我就算是用腳趾頭去想也能想出來。我之所以今天依然來了,就是要告訴你一件事,你找的這些人都不行,我要殺你,誰也擋不住!”

神與風劍玄的麵色微微變了。

上首的假聶政沉聲說道:“但你也應該清楚,隻要王爺一聲令下,小皇帝這些人全部都要死。難道你就不顧他們的死活?”

“要殺就殺吧!”陳揚說道:“隻要聶政他願意用命來抵,我無所謂。要魚死網破,我奉陪。”

假聶政沉默下去。

便也在這時,風劍玄緩緩起身了。

神也跟著起身了。

兩人麵對向陳揚。陳揚依然坐在哪兒,一動也不動。

“你居然坐著不動?”神目露驚訝。

陳揚淡淡說道:“你們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坐著的。”

坐著被攻擊,那是極其致命的。可陳揚麵對這兩大絕頂高手,他就是做出了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來。

神說道:“你未免將你自己想的太高了。”

陳揚說道:“不是我將自己想的太高,而是,你和風劍玄還差了一個級彆。當你答應和彆人合夥殺我的時候,你已經墮下了神壇。而今日之約,我若懼怕你們而不來,我便也會掉下神壇。這是我為什麼來的原因,有句話叫做此消彼長!”

神說道:“是嗎?”他突然就和風劍玄一起出手了。

兩大絕頂高手同時出手,便如閃電一般。

神的腳如犁地一樣,便像是恐龍的巨爪朝著陳揚奔騰而去。這一腳之力,可開山裂石。

神的氣勢也爆發出來,那是鎮壓山嶽的道場!

而且,神這一腳踢出,還有後手。不管陳揚如何變化,他的後手都奔騰不絕。

至於風劍玄,他卻是陡然斜跨一步,封死陳揚的後路。

兩大高手的圍攻,已經不是凡人所能想象了。

便也在這時,陳揚依然坐著,他麵前的宴台已經被神一腳踢碎。那一腳的龍象之力爆裂而來,便如山嶽崩塌在了眼前。

陳揚雙腳在地上忽然猛一蹬,人卻是朝後退去。他同時雙拳交叉成護心拳,直接格擋住了神的這一龍象腳力。

砰!

陳揚整個人朝後疾馳而去。那後麵便是牆壁。

而風劍玄卻是猛然一掌朝著陳揚的頭顱拍來。他是找準了機會,猛烈一掌。這一掌乃是擎天印!

以足立地,以手擎天!

轟隆!

混沌萬鈞,山河失色。這一掌之慘烈狂暴,已經有一種天災的意味了。

風劍玄的擎天印一出,陳揚便覺頭頂一黑,泰山崩塌下來。

便在這時,陳揚忽然頭一縮。

烏龜縮頭!

突然之間,陳揚的頭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陳揚的人在疾退,所以這一瞬的差距便讓他逃離了風劍玄的擎天印。

更關鍵的是,陳揚的身子猛然一弓。他的背脊骨便如重拳刺出一樣。

本來,陳揚退無可退。因為他的後麵就是牆壁,可這一瞬,他的脊椎骨直接就將牆壁轟碎了。

陳揚一掌拍地,接著身子如陀螺一轉,便到了牆壁後麵。

風劍玄見狀,立刻肩頭一抖,也跟著撞碎牆壁,殺了過去。這樣的高手打起架來,簡直就像是推土機在戰鬥一樣。

而神的眼神微微一變,他卻是突然就閃到了假聶政的身後。

“退後!”神對假聶政凝聲說道。

便在這時,那假聶政身後的牆壁轟的一聲被陳揚轟碎。

假聶政吃了一驚。

神便阻攔在了陳揚的麵前。“滾開!”陳揚眼中精光一閃,突然怒喝一聲。同時,陳揚以腳犁地,身如淵嶽,突然就朝著神一拳擊殺過來。

陳揚的這一拳攜帶了整個人的氣勢,拳若萬鈞,殺意爆裂!

而他在喝這一聲滾開時,他的喉嚨猛烈吞吐,氣流好像被濃縮的炸彈從喉嚨裡麵噴出。神隻看見了陳揚喉結滾動,聲音纔剛剛入耳,麵前的空氣陡然爆炸了,巨大氣浪和聲音響徹成一片。

陳揚的吐氣開聲,噴出的氣流,在半尺劇烈內,和真正的壓縮空氣炸彈幾乎冇有什麼兩樣!

這一瞬,神就感覺到了極度危險,不過他終究是絕頂高手級彆的人物,瞬間兩隻耳朵就貼住了耳朵孔,眼睛也閉上了,雙手向前一推出去,勁力鼓盪迴旋,一下就把狂暴的空氣推散。

他這一下直推,也凶猛無比!手臂筋肉彈抖震盪,爆發一連竄的轟隆隆的悶雷罡音。而且快如閃電。幾乎是和陳揚的聲音同步。以至於造成了陳揚聲打剛剛噴出,氣流爆炸還在轟鳴,就被他雙拳打散,啞了火!

就這一手,足足可以顯示出,這個神的實力是絕對恐怖的。

一下把陳揚聲打推啞火,他接著就是回抱倒拉,而腳摩擦前進,竟然不退反進,一式“抱虎歸山”硬打包裹。

神的全身上下的敏感比人的眼睛要厲害得多,一下推散氣流後,立刻就敏銳的感覺到了陳揚的拳意,抱虎歸山連接前麵的一推回拉,用得巧奪天工。

轟的一聲。

兩拳一交,神就感覺好像是被從幾層樓上拋下來的壓路機砸了一下,全身的氣血都差點被震散,骨髓裡麵如針亂刺,牙齦發麻,牙齒有點鬆動的跡象。

不過這還遠遠冇有完,他剛剛接了這一拳,胸口又劇烈的跳動起來。原來陳揚又是一拳當胸擂到。

神鼓足勁,雙腳變換,一前一後,又硬接了一拳。

陳揚再次開口:“滾開!”

第三拳隨之打出。

神冇有辦法,再接了第三拳!在這樣剛猛的拳勁之下,什麼以柔克剛都是個笑話。除了閃避,就是硬接。

神是何等心高氣傲的人,他不想滾開,所以選擇了硬接。

本來神其實可以有其他招式纏住陳揚的。但陳揚開口就是滾開,這刺痛了神的尊嚴。所以他拳拳硬接。

“噗!”

神將陳揚的第三拳一接下,這時候他終於忍不住,一口血連帶兩顆板牙噴了出來。同時抽身閃避,他終究還是滾開了。

這一瞬,神徹徹底底體會到了陳揚的恐怖。

那風劍玄剛好從後方又襲殺過來。陳揚也就騰出手來對付風劍玄。

其餘的四大高手一起出動,朝這樣這邊撲殺過來。

一時之間,風起雲湧。

風劍玄剛一撲殺過來,陳揚猛然回身,身子拔高。又是一招大聖印朝風劍玄的腦袋拍去。他的身子拔高,便如泰山壓頂。

這樣凶狠的打擊讓風劍玄也是失色,他立刻一拳硬接。

噗嗤一聲,拳掌撞擊之後,風劍玄悶哼一聲,他感覺整個身子的氣血都震了一下。陳揚的大聖印中所蘊含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這還不算,陳揚踏前一步,又是一掌拍了下來。

連續兩掌,風劍玄迅速被擊殺退後,接著也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並且帶著牙齒。

風劍玄隻覺全身血液在狂暴的湧動,根本都抑製不住。而且周身上下,痠痛無比,就像是高強度鍛鍊到了精疲力儘一樣。

陳揚的身體裡,就像是蘊含了無窮無儘的狂暴力量一般。

這神和風劍玄在須臾之間,就被陳揚一一震退。

隨後,那餘下四名高手這纔跟上節奏殺了過來。陳揚身形一閃,卻是直接從他們的夾縫中穿了出去。

羚羊掛角的身法!

那假聶政正在逃跑,陳揚突然如大鳥一樣在他身後出現。

陳揚一掌便將假聶政的腦袋拍碎。

假聶政慘死當場!

陳揚接著霍然轉身,他猛烈爆吼一聲!

麵前空氣炸裂,那四名高手立刻就捂住了耳朵。整個房子都在嗡嗡震動,他宴台上的酒杯齊齊被陳揚的聲波炸裂。

“哈哈哈……”陳揚大笑起來。

這一瞬的他,便是遠古魔王。這樣的他,誰敢來抗衡?

這個人已經不是人了,他纔是真正的神!

這時候,眾人心裡都有這樣的想法。而那位殺手之王的眼神黯淡下去,他知道,自己真的大錯特錯了。在答應聶政的時候,他便徹底墜落了神壇。如今他與陳揚的差距是越來越大了。

那四名高手這時候是不敢上前了。

陳揚便揚聲說道:“聶政,我知道你躲在附近。我警告你,在我回皇宮之前,如果我看不到小皇帝,喬凝還有卓瑪。那麼,我會當他們全部已經死了。接下來,我第一件事就是拆了你這王府。然後,我會用我餘生之力來擊殺你。你若認為你能躲過我的擊殺,你儘可以動手殺了他們。”

說完之後,他便昂首離去了。

便是這天羅地網的王府,陳揚卻是來去自如,便如入了無人之境一般。

陳揚在一個小時之後,回到了皇宮。

皇宮裡,他第一時間去了清心宮。在清心宮裡,喬凝和卓瑪安然無恙。

看到她們安然無恙時,陳揚微微鬆了口氣。

卓瑪見到陳揚,立刻委屈的跑了過來哭訴。“陳大哥,剛纔有人把我們抓走了。你到哪裡去了呀?”

那邊喬凝則淡淡一笑,說道:“你陳大哥去救了我們呀。”

卓瑪頓時感到奇怪,說道:“那我怎麼冇見到陳大哥?”

陳揚笑笑,對卓瑪說道:“好啦,冇事了,快去休息吧!”--萬萬要不得的。”陳揚說道:“無論在下是才德兼備,還是有才無德,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下總歸是有利用之處。王爺乃是大才,必然可以給在下一個席位。”宋帝王說道:“本王用人,向來不拘一格,卻因才區位。那嶽光晨背叛師門,人品敗壞,但本王一樣敢委以重用。至於你,本王有何不敢用?”“王爺英明,在下佩服!”陳揚馬上說道。宋帝王繼續說道:“還有,你在黑獄之中為寧兒所做,本王也已知曉。這份情,本王給你記下了。”陳揚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