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蘇傅雲霄 作品

第1058章 陳嘉鴻初到京城

    

頭髮全是白的。白色的寸頭,黑色的西服。他正是蕭冰情的師兄,修羅。修羅微微一笑,他看向蕭冰情,說道:“師妹啊師妹,你的身材真是越來越好了。就算是師兄我,也有些忍不住要為你動心了。”蕭冰情眼中閃過怒色。修羅又說道:“不過你的修為好像有些退步了,我進來了這麼久你居然都冇有發現我。”蕭冰情冷哼一聲,她知道不是自己修為退步了。而是自己這個師兄太變態了,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圓融的地步,與空間,環境融為一體。他在任...--霍斯雖然年僅三十歲,但他老成持重,敏銳的嗅覺嗅出,慕少淩迴歸A市,將會是一個霸占頭條的大新聞。

霍斯興奮的用手掌摩挲自己的下巴,對特助命令道:“今晚全體員工給我加班加點,啟動JK旗下所有紙媒和新媒體渠道,儘可能的報道關於慕少淩迴歸的訊息。還有,挖掘他消失這兩年多的背後故事,讀者們肯定對這個最感興趣。”

助理微微蹙眉,不太苟同的道:“總裁,最近女星張X綺和老公離婚撕逼大戰,還有當紅小生出軌X姓女星都是炙手可熱的新聞,現在全民關注最多的是明星熱點。雖然T集團很強大,但是和流量小生比起來,在媒體界吸金能力還差了點吧?慕總又不是什麼娛樂明星,就是他突然失蹤了幾年突然迴歸,不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

霍斯搖頭,男人那張俊雅又勾人的臉,揚起一抹莫測高深的笑:“果然還是年輕啊,你不懂,慕少淩在商界的影響力有多大,他的迴歸又會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今天下午五點T集團有個新聞釋出會,你全程跟進,筆桿子給我揮舞起來,所有明天JK傳媒全部頭版頭條的訊息都要關於慕少淩。”

助理小聲的嘟囔:“NBA芝加哥籃球隊訪華下午五點,你不是昨天都給我安排好工作了?”

“去他的美國佬,采訪幾個美國佬和今天下午T集團的釋出會相比,那些都是小Case。”

TV總電台。

年輕的電台經理,急急忙忙的跑到後台,向一個精神矍鑠,西裝革履的老者彙報:“劉台長,T集團總裁慕少淩居然要我們安排上晚間新聞,還是晚上7點半的黃金時段,這……”

TV總電台不同於其他廣播傳媒,它的一言一行代表著國家的形象,不是誰想上就能上的。即便砸再多的錢,冇有強硬後台的話,那也無濟於事。

劉姓台長金絲眼鏡後的雙眸,倏然眯出一道精光:“留出五分鐘的時間,全程跟蹤報道T集團和慕少淩迴歸的訊息。”

T集團的影響力有多大,劉台長比誰都清楚,隻要它打個噴嚏,全亞洲多少集團跟著感冒。

像慕少淩這種天生被上蒼眷寵的人物,他的迴歸註定會將再次睥睨群倫,將T集團的發展帶到一個更加全新的高度,定會為A市的經濟發展,帶來不可估量的推動作用。

“這……”經理雖然有些不解,但他還是聽了台長的吩咐,下去執行命令。

……

T集團新聞釋出會進行,是在A市最大的釋出會場所。

一個個記者扛著長槍短炮,像是趕鴨子一樣,使勁的往裡麵使勁擁擠,哐噹一聲消防門都被擠掉了一個,一個個維持治安的保安,都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慕總,您消失的這兩年究竟去了哪裡?能詳細告知我們嗎?”

“慕總,T集團現在由您的太太阮白女士代為管理,您迴歸後是不是要收回她手裡的管理權?”

“慕總,T集團現在的發展蒸蒸日上,請問您對其以後的發展,有什麼新的規劃?”

“……”

慕少淩穿著一身名師剪裁設計的白色西裝,挺拔的身軀被拉的更加修長,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臉上,眉眼似眯未眯,鼻梁挺直,紅唇削薄,每一個五官無一不透露著造物者的鬼斧神工,凜然出塵。

“很感謝諸位百忙中抽出時間參加T集團新聞釋出會,我消失的那兩年是因為洽談工作的過程中遇了難,這兩年嘗過人世間一係列的冷暖。至於具體故事,稍後我的助理董子俊先生會詳細告知大家。我很感激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太太阮白對T集團的付出,對慕家的付出……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她出色的工作能力,即便我不在她依然能讓T集團蓬勃發展,以後我們兩個會一起管理T集團。至於將來T集團發展的規劃,我是這樣設計的……”

麵對著記者媒體的長槍短炮,慕少侃侃而談,極為睿智,健談,就連他們提問的極為刁鑽古怪的問題,他也能一一遊刃有餘的化解,那帥氣而自信的模樣,不時的引來女記者們的臉紅心跳。

這個男人向來未雨綢繆,運籌帷幄,決戰商場千裡之外,其智若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難相信世間真有如此英俊與才華為一體的男人。

隻是,他的言談舉止中,很多的話語都在談論自己的妻子,這話讓其他女記者們又羨慕又嫉妒。

其中,一名新華社的女記者,終於等到了一個自由發言提問的機會。

她扶了扶眼鏡框,忍不住八卦的問道:“你好,慕總,我是興華社的記者,我想問你,你妻子最吸引你的地方是哪裡?是外貌,還是她的品質?”

慕少淩對著鏡頭溫柔一笑,說道:“我的妻子在我心中自然是最漂亮的,當然她漂亮的不僅僅是外貌,還有她的心靈。她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韻味,有一種獨特的乾淨氣質,用言語根本無法表達我對她的愛意。我愛她,她就像是我生命裡希望的曙光,在我最難捱的日子裡,就是因為想著她,念著她,我才能堅持了下來。”

這哪是什麼新聞釋出會,簡直就是當眾對自己的妻子告白嘛!

新華社的女記者也是一名老記者了,最關鍵的她還是一個老處女單身,從事記者幾十年,上到國家領導人下到貧民百姓都做過專訪,這還是從事記者工作以來第一次被人往臉上撒狗糧,讓她簡直豔羨的不行。

而站在慕少淩身邊的夏蔚,聽到慕少淩一番表白的話,臉色更是難堪陰沉得彷彿能擰出水來。

……

醫院。

阮白還在照顧著冇有醒過來的慕老爺子,她通過Ipad的直播,看到慕少淩的新聞采訪,聽著他的釋出會簡直成了告白現場,她頓時覺得感動,心酸,又幸福,各種複雜的情緒在她臉上一一閃現。

羽睫微閃,她輕輕的將阮老爺子冰涼的手,放到了自己溫熱的小臉上。

將ipad貼近了爺爺的耳邊,阮白含淚小聲說:“爺爺,您看到了嗎,您一直唸叨著的孫女婿他回來了,您醒過來看他一眼好不好?”--血狼憤怒的一刹那,陳揚再次出手了。他這一瞬間,將他的大聖道場完全展現出來。頓時,一股滔天其實籠罩住了整個擂台場上。連呼吸的空氣都是屬於陳揚的空氣,天時地利人和,全部集聚陳揚一身!陳揚人如魔神出動,大聖印,天地碾壓!拳力凶猛!這一拳的力量,已經是天下無敵!血狼頓時駭然,他也是厲害之輩,瞬間以無上殺氣將陳揚的氣勢撕開一條口子。隨後,他身子提溜一轉,卻是避開了陳揚的鋒芒。這時候,血狼若不是反應及時,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