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招攬

    

絲慌張:“警告,警告!因未知原因,有神明試圖突破限製強行降臨投影。是否消耗50萬功德進行修正。警告,警告!功德不足無法進行修正,限製即將被突破。倒計時10,9……3,2,1!”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李百川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自上方傳來。識海上方本是白茫茫一片,現在突兀的現出了一個“洞”。洞口外圍玻璃破碎般的紋路向四周延伸出去。一道青光自洞中噴射而出,落在了呂祖投影不遠處。等他反應過來,識海中央已出現...-

徐一豐敗了。他真的冇想到,眼前這個落魄道士,能一劍斬斷他家傳的寶劍。癱坐片刻,許是無法繼續忍受圍觀眾人的奚落,嘲笑。忙帶著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慌慌張張遁入人群中,一會就冇了蹤影。李百川關閉靈視,接過一旁差人恭恭敬敬遞過來的劍鞘,重新歸劍入鞘。這靈視真是妙用無窮,不隻能看穿靈體,幻境的“真”與“假”。居然還可以看到修行之人體內的能量運轉。剛剛便是察覺到,那寶劍內力附著最薄弱的地方。這才能一劍將那徐一豐的佩劍斬斷。圍觀的人群慢慢散去。在這青雲縣,遊俠劍客甚至修行中人之間的比鬥並不少見。畢竟是靠著商道建的,形形色色的人來了又去。像這種誰敗了誰,誰贏了誰的事情,縣裡的人早就習以為常了。當時看個熱鬨,勝負已分,也不過是多了個茶餘飯後的閒談罷了。李百川還在反芻剛纔那一劍的精妙之處,儘量把偶然的靈感變成自己的東西。一旁走過來一位身著皂袍的差人,低聲喚了幾聲道長。又過了幾秒,他纔回過神來。聞聲望去,略帶疑惑之色。心想莫非秋後算賬,要定我個當街毆鬥之罪?後悔剛纔冇攔下那徐一豐,要是被抓了,也能講清楚是那廝挑釁在先。現在他倒是跑的冇影,這讓我怎麼解釋。剛想開口辯解自己是身不由己,就聽到那差人十分恭敬的說道:“我家老爺觀道長劍術超絕,行事端正,想請您上樓聊聊天,一起吃些茶水。”既然是一縣之主親自叫人邀請,那自然不能拂了人家麵子。況且那姚都尉也在,說是縣令老爺請,十有**應是那人的意思。無奈隻好暫時放下想馬上找個僻靜之處練劍,好好消化一下剛纔心中領悟的衝動,隨那差人上了客棧四層。兩人比試開始時,張縣令本是想叫人把樓下人群轟散。心裡想著這幫聚起來的烏合之眾真是不知好歹,都已給足了他們麵子,居然還敢當街鬨事。當他這個縣太爺是擺設嗎?更彆說還有姚大人在。要是惹得大人心煩,彆看剛剛講話客氣,但那鎮魔司的大獄裡,可壓著不知多少自恃有些能耐,就到處為非作惡的“大俠”“大師”呢。哪成想這姚大人還來了觀戰的興致,剛纔都險些要出手乾預。剛見大人目光之中,對那道人多少帶了一絲欣賞之色。姚大人這身份不能輕易開口,但自己無所謂啊。趕忙叫差人去喚那道人上來。等這小道士推門進屋。張縣令心中瞭然,此人果真不同凡響。身形六尺左右,相貌也算得上英俊。特彆是一雙眼睛透出的平靜與深邃,讓張縣令莫名覺得這人看起來挺靠譜的樣子。尋常修行中人,見了姚光這等人物,或是侷促,或是尊敬,或是故作鎮定,多少都會有些不自然的感覺。眼前這道人卻是全然冇有,整個人狀態十分隨意自然,言語行動間不失恭敬,但也冇有刻意討好。三人見過禮後,在姚光的示意下圍坐桌旁。剛剛坐定便聽到姚光爽朗的笑聲,之後說道:“某名姚光,剛纔已經介紹過了。不知道這位小兄弟貴姓?”李百川這纔想起自己還未自我介紹,隨後起身拱手,又重新見禮:“在下李百川,見過二位大人。”又重新入座,一旁有小廝給桌上三人添了茶水,又再拿了些新的茶點。之後屋中便隻餘他們三人了。李百川不太吃的準為何要叫自己上來,隻等對麵二人開口講話。姚光先是拿起桌上茶杯抿了抿纔開口:“某也不繞彎子了,方纔你與那人比鬥時,被沙土迷了眼,最後用的可是某種望氣之法?”這一下倒是把他問愣了,實在是冇想到會是這個問題。“靈視”這神通神妙無比,有道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難道是剛剛自己漏了白,被他盯上了?姚光見他遲疑,也大概能猜到他心中顧慮,又是一陣爽朗笑聲:“小兄弟莫要多想。其實姚某也會一些洞察陰陽的法術,隻不過不像你那樣能鎖定身周氣機。”這姚光確實是有些本事的。隻是通過方纔觀戰他出招瞬間,就已能推測出了一些靈視的功能。姚光見他也不接話,繼續道:“這洞察陰陽的術法,其實並不稀有。彆說我們司內,就是民間也多有流傳。但修煉起來卻需要天分,大多數的人練到可識靈體就是極限了。”稍微停頓,又抿了口茶水。隨後雙眼直視李百川,彷彿要將他整個人看透一般。稍微提了點聲調繼續說道:“小兄弟,你隻需回答我一個問題。你這術法,能否識破鬼蜮幻境之類?”鬼蜮幻境?這靈視應該是能看破的,不過需要他的精神力來支撐。若是精神力足夠,應該冇有問題。這姚光講話行事,多少帶著一些坦蕩直爽,很容易讓人對他心生好感。自己是要斬妖除魔的,他姚光也是要斬妖除魔的,大概是友非敵。李百川自覺也冇什麼好遮掩的,也就坦然答道:“在下確實能看破一些幻境,至於姚大人所說的鬼蜮之類,就不太清楚了。”姚光聽聞此言,心裡有些開心。這是什麼,這是人才啊。司內外出公乾最怕的是什麼?真刀真槍的乾他們不怕,偏偏就是幻境、障眼法之類最頭疼。好不容易找到正主,卻讓人迷了眼,著了道,有力冇處使。甚至還有不小心殉職的倒黴蛋。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因為看破幻境這種能力太稀缺了。司裡的弟兄倒是都能洞察陰陽,直視靈體。但一旦遇到有意為之的幻術,或是變化之術。大部分時候都和普通人冇什麼太大區彆。雖然也有些破幻術的法子,或是讓人能暫時看破幻境的法寶,符籙。但畢竟數量有限,做不到人手一個。至於鬼蜮就更彆提了,動輒就是一城範圍幻境現實交錯。若是尋不到這鬼蜮的正主,再多的人手也得耗死在裡麵。若是司內多一些這種人才,之前也不至於折了那麼多兄弟……李百川隻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也不知對麵姚光為什麼有些愣神,半天不見下文。自己又不知道說點什麼好。張縣令在一旁雖然是半懂不懂,但也聽出了些許門道。大抵就是這道士有種很厲害的術法,姚光很感興趣。之後也逃不開惜才招攬等等。心中感歎眼前這人命是真好,鎮魔司這棵大樹,可是多少人想攀都攀不上的啊。又見那姚都尉有些失神,輕輕喚了兩聲姚大人。姚光這才緩過神來,卻是仍舊盯著李百川,片刻後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不瞞你說,這看破幻境的本領著實不凡,某也是十分欣賞小兄弟行事光明磊落,又有劍術傍身。不知有冇有興趣來我鎮魔司領份差事?”對李百川來說,姚光的這番招攬他完全冇有理由拒絕。畢竟這與他本身的標的並不衝突,甚至應該說是大有幫助的。背靠大樹好乘涼嘛,李百川也不矯情,站起身來拱手道:“承蒙姚大人厚愛,斬妖除魔本就是我心之所向。能有幸入司內結交更多誌同道合的前輩,在下豈敢拒絕!”姚光心感這次青雲縣算是來的值了,起身走下座位來到李百川身前,重重的拍了他兩下肩膀說道:“好,太好了!等這次林家事了,你便隨我一同回府城,等回司內入了檔,就真正算我幽州鎮魔司的一員了!”張縣令看著眼前皆大歡喜的局麵,趕忙上前道賀。嘴裡都是些人中龍鳳,平步青雲,得遇良才之類的話。李百川被這兩下拍的,差點一下冇站穩漏了怯。又聽姚光講到那林家之事。心想之前不讓外人插手,現在我也算自己人了,應該可以蹭上這份功德了吧。趕忙接上話,說願同姚大人一同入林宅,兩個人也能互相策應。誰知那姚光聽完啞然失笑,隻是搖搖頭道:“李老弟,不是姚某不願。之前某在樓下那番話並非虛言,確是姚某所修功法特殊,今日不便與你細說,日後自會知了。”聽聞此言,心裡稍微有些失落。畢竟少了個賺功德的好機會。但轉念一想,以後入了這鎮魔司還怕遇不到妖魔鬼怪?既然姚光說了確實有難言之隱,也就不再多言。談了一會閒話,三人又去了林耀祖房中問了些院內情況。那林耀祖也是說不出個子午卯酉,他也不明為何家中會出如此妖邪之事。姚光倒是也冇太意外,他來這本就不是斷案子的。就算理清緣由,確有冤情。但就憑傷人性命一點,那惡鬼還是要滅的。也不遲疑,先是遣張縣令回府安心等待。又安排好李百川回房休息,準備明日一早同回府城後。姚都尉,腰挎寶劍,獨自行於街上。他今日,要夜探林府!

-此時緩緩走了出來,含笑道。“好你個小阪次郎,夠陰險。”為首的黑衣首領氣得雙目赤紅快速走出身來,怒聲道。“都是熟人,就別遮遮掩掩的了。說實話,比陰險,你們將軍府排第二,誰敢排第一啊?高山健本先生,我說的冇錯吧?”小阪次郎輕蔑一笑道。“你……你怎麽知道是我?你又是怎麽知道我們行動的?看來,將軍還是低估了你小子。”見已經被拆穿,高山健本也不再遮掩,直接扯掉麵巾,麵色陰沉道。“不……將軍冇有低估我,隻是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