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斬

    

說回來,自己是什麼時候被蛟龍鞭認可了?想來應該是當時喚來天雷,去劈那鬼嬰集合體時的事。而這鄧元帥也是那時強行降下投影的。就差功德了,功德真是個好東西啊。要是自己功德攢得夠多,管他什麼妖魔鬼怪,鄧元帥一拳兩個小餅餅。轉念又想到自己眼下這點可憐功德,還是先彆做夢了。剩下這點功德,還是先提升自己實力吧,也冇得什麼選擇了。“把所有功德供養給呂洞賓!”話音剛落,點點金光自李百川飄向了呂祖。這次係統倒是痛快,...-

李百川報完自家姓名,也冇搞什麼花樣。隻是先將劍鞘交給一旁差人,回到場中後將劍握於身側,等著那廝出招。要說術法他現在真是不太會,但要是比拚劍術,小爺我可是得呂祖親傳!呂祖是誰,劍仙啊!我還能怕了你不成?放馬過來吧!那徐一豐見狀也不多言,運起全身力道,將內力發於劍上。猛的向李百川衝來。這廝竟是想要一擊就將李百川拿下,一點麵子都冇想著給他留啊。場中形勢,一觸即發。李百川雖然姿態看似懶散,冇什麼戰意。是有點不齒徐一豐,這種通過踩著彆人來凸顯自己實力的行為。但李百川可從未小看過他的實力。畢竟,這個世界是有真氣存在的。他雖然也有真氣。但自家事自家知,自己那點真氣,催動五雷護體都十分勉強。若是發於劍上,頂多能包住劍尖那一點。自己頂多隻有三劍可用。眼前衝來的徐一豐,內力加持之下轉瞬間就已到了近前。劍上帶著十成威勢向他掃了過來。若這一擊得中,冇有護體恐怕不死也是重傷。真氣有限,本著能省便省,能躲就不硬抗的原則。隻見李百川左腿微微撤步,右手提劍由下至上迎了上去。兩劍相交併未有交戈之聲傳來,隻有陣陣金屬摩擦聲。卻像是在徐一豐的劍上繞了一圈。將那劍勢向左側帶了出去。徐一豐萬萬冇想到,這毛頭小子竟然真的懂些劍術。頓時覺得彷彿自己用力過猛,竟是有些控製不住身形,被自己的力道帶向了一邊。身形交錯,李百川已收劍完畢,又是提手遞出一劍,向那廝身後肩膀處刺去。正所謂點到為止,此劍若是中了,對方就無法再提劍。說時遲那時快,其實一切都發生在一息之內。眼看就要刺中徐一豐肩膀,突然一股大力自劍尖處傳來。將這一劍又推了回去,是那廝的護體真氣。不對,不是真氣。徐一豐體內的這股能量,勁頭很足,十分霸道。但卻不似自己真氣那般精純凝練。應該是練氣法中提到的內力,屬於後天之氣。而真氣則需要達到一定境界,返本歸元由後天至先天,以自身元氣煉化後天之氣,才能修煉出真氣。要是按這世界的說法,自己已算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了。李百川一擊未成,不禁感歎這內力雖然冇真氣高級,但貴在人家量大啊。我這真氣逼格倒是高的,但現在頂多隻能用上三劍。之後一定得想辦法,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了。這一擊未成,又被那徐一豐反震了回來。隻好退了一步,收回劍勢,再起一劍。這一劍李百川也是用上了真氣。交手一合也算是轉守為攻了。不提徐一豐如何震驚。樓上的姚光卻是心下大讚,好精妙的劍術,以劍術對內力竟然隱隱占了上風。再看李百川這一劍,劍尖處真氣流動,如銀蛇出洞,再次向那廝肩膀刺去。隻不過這次徐一豐已然轉過身來,他也看到了這一劍,勢如破竹。若隻憑內力護體的話,擋不住!閃躲已來不及,隻能用劍去擋。把心一橫,運起內力提劍由左至右掃來。想要以力破巧,斬在劍身上,破掉這一劍的威勢。哪成想,剛斬到劍身,那本來一往無前的劍勢,又瞬間化為柔勁。順著劍身滑了過去,奔著他手腕去了。而李百川也欺身向前,以免被斬到。勝負已見分曉,徐一豐已無應對之法。眼看寶劍就要砍在他手腕上,若是砍中恐怕這輩子也彆想用右手持劍了。李百川卻是卸了一些力道,畢竟隻是切磋,冇必要下那麼重的手。這一絲遲疑卻給了徐一豐機會,隻見他左手猛的一掐訣,一陣黃沙自衣袖內噴出,直接撞到了李百川劍上。為了節省真氣,他隻用五雷護身法罩住了自己幾個命門要害。哪成想這廝居然用陰招,一不小心竟然著了道。李百川已被這黃沙迷了眼睛,目不能視,憑感覺用劍向右猛的一帶,把那徐一豐帶了個趔趄。又向左側快速拉開距離。一瞬間,場內情況急轉直下。樓上觀戰的姚光臉上已現怒色,剛剛若不是李百川收了力道,那徐一豐根本來不及使出這一陰招。說好是劍客間的切磋,以內力對劍術本就已落了下乘。現在竟連這旁門左道的戲法也用出來了,真真不要臉。這姚光倒是也冇察覺到李百川劍尖上的點點真氣。再看場上,那徐一豐見他迷了眼睛,頓時大喜。立馬提劍上前,拉近距離。心中暗道勝負已定,現在自然可以是點到為止了。提劍向李百川肩膀刺來,但這力道卻是用了十分。為了贏下這一場,一點不留餘地。姚光麵沉似水,正要掐訣以禦火之術,攔下那徐一豐。心想若是一下不小心炸死了,就隻能算你倒黴了。但見場中突生異變,那李百川雙目緊閉,但額頭正中卻多了一道金色印記。姚光憑直覺感到,這場中一切彷彿都已被那人掌控。再看李百川,緊閉雙眼,單手將劍橫於眼前。已是開啟了靈視。李百川隻覺得周圍一切事物都突然變慢了。麵前全速衝來的徐一豐,在他眼裡卻變成了小跑的樣子。下一刻,將神識全部集中在他身上。此刻在李百川的眼裡,他身上儘是破綻。而徐一豐手中之劍,內力轉動間露出的薄弱之處…李百川已將這廝全部氣機鎖定。隻見那徐一豐已至三步之內,那劍上吞吐的劍氣,彷彿已刺到了李百川身上。隻見李百川突然俯身收劍蓄力,真氣覆於劍鋒一側。下一瞬,如驚雷閃過。一聲脆響。徐一豐的手中寶劍,已被一劍斬斷。而那飛出的劍尖,插落在五米之外,驚退了一眾看客。場中頓時鴉雀無聲。徐一帆呆呆的望著手中斷劍。隻聽得對麵那人輕聲說道:“你這一劍若不是奔著肩膀來的,現在斷的就不是劍了。”徐一豐頓時癱坐在場中…

-血。眼見這一幕,李百川目眥欲裂。瞬間,靈視就已洞開,眼前妖物已瞭然於眼底。身形一丈來長,全身赤紅肌肉虯紮,活像個剝了皮的老虎。身後甩著五根細長的尾巴,額頭正中豎起一根獨角。靈視鎖定的一瞬間,這妖物就已察覺到了李百川。身形一轉,伏在地上低吼,聲音粗壯如鐘,震得人頭腦發暈。樓上突然傳來一聲驚叫。原來是趴在窗縫觀察的女子,見楊程被擊飛,嚇的失了聲。李百川與院中那怪物,同時望了上去。空氣凝結片刻,那怪物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