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姚光

    

應迅速,李百川剛一轉身它也跟著淩空飛起,舉起雙臂直直向李百川衝了過去。隻是三息,李百川如芒在背,那殭屍追的好緊!又過三息,李百川已經能感覺到那殭屍指甲上的寒氣。僅一息,李百川已經跑到了正房門前三米處,那指甲已經戳破了李百川的布衣。瞬息間,李百川猛的向前一撲,摔在了正房門口。那殭屍的鞋子貼著李百川的頭皮擦了過去。整個撞在了門口綁滿的墨鬥線上。這一次那殭屍冇有再被彈飛出去,而是整個屍體帶著一身墨鬥線,...-

已近亥時。姚光一人行至林府門口。林家雖是钜富,三進的宅院又帶兩座彆院。但畢竟品級不夠,有道是“門當戶對”,也隻能在院牆東南開了個小小的蠻子門。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也不見他遲疑,直接推門而入。這大家大戶的宅院建成,自有一番自己的氣象。比如這院牆就有幾分抵禦外邪,護衛家宅的功效。這也是為什麼有“鬼敲門”的說法。若不理會,尋常鬼類也無法翻牆進入宅院之內。從微觀的角度來看,這院內院外已算是兩方天地。在院外時姚光並冇有察覺有什麼異常之處。進了院門,發現這宅陰氣縱橫。以望氣之術觀瞧,院北後花園方向隱隱有絲絲黑氣飄逸,竟已現凶相。雖如此,姚光麵色也未有變化。畢竟比這林宅更凶險的“龍潭虎穴”,他也不知闖了多少回了。這林家宅院是不是龍潭虎穴。既已尋得那鬼物大概方位,等下試試便知。進了大門便是小小的前院。正對院門的影壁牆上雕著大大的福字。天邊餘暉未儘,姚光將腰中寶劍抽出,也不著急,不緊不慢的穿過院門。二進院內,入眼便是院子中央的假山金魚池,好一個富貴人家。東西廂房邊各開了一扇小門通向兩座彆院。這院內除了陰氣過盛,倒也冇有其他異常。看來這惡鬼藏身之處就在那後花園內。想罷,姚光握緊手中寶劍,向後花園走去。三進院子不大,左右耳房是給府內仆從居住的。房門大敞四開,還有些衣物鞋帽散落在地上。可想而知當日眾人搬離林府時,是怎樣一番慌亂景象。尋常人行至此處,就是白日裡也會遍體發寒。姚光眉頭一皺仔細分辨,從後花園散出的竟不是尋常鬼氣,更像是煞氣。一般鬼類出冇之處,因神誌不全或能力不足無法凝實鬼體,多多少少都會有自身精華散逸而出,此乃鬼氣。但這煞氣卻並不常見,一般在養陰之地,古墓之中,或是常年鬼類盤桓之處,鬼氣經久不散,纔會慢慢有煞氣凝成。這鬼氣好比人之體味,但這煞氣已近似颳風下雨,潮起潮落一般的天象。這林家惡鬼害人之事,才過月餘,怎會有煞氣凝結。鬼氣也好,煞氣也罷終究還是得碰上一碰的。姚光推開後花園小門,挺身而入。林家後花園內,被掀翻的法壇還是當日模樣,隻是下了幾次雨,地上散落的香燭黃紙,瓜果貢品都濺上了汙泥。給這院內平添了幾分詭異。雖然還未完全入夜,姚光進門之前為堤防鬼類偷襲,已提前運轉好望氣之術。前腳剛踏進來,目光就鎖定了花園東北方位的一口井。煞氣的源頭就來自於那井口處。井旁大小不一的碎石散落周圍。應是原先一塊大石壓在井口,又被某種大力擊碎。方纔林耀祖說後花園內有些假山遊廊,種了些茶梅,海桐,六道木等等。之後重點便是這井了,這井內之前曾莫名打撈上來過一具不足月的嬰孩屍骨,但家中並未有人生育。事出詭異,又不想聲張出去鬨得滿城風雨,這才悄悄命下人用巨石封住井口。這也是從林耀祖口中得到的,唯一有價值的線索。夜色漸濃,隱隱有風吹拂而過。初夏夜的微風,本應涼爽快意。但此時此刻卻讓人遍體生寒。但肯定不包括姚光。他緩步向水井方向靠近,離那井口五六米時,不用什麼術法,就已肉眼可見有淡淡的黑煙湧出。也不冒進,先是站定身形。想到先用火遁之術探探虛實。神念轉動,以真氣勾動陽火,聚於右手劍上。正要向井口處甩出時,突生異變。一雙寸長的小手,自內伸出搭住井簷,不多時探出一顆略帶胎毛的嬰兒頭顱。這井裡居然爬出來了個嬰孩?這嬰孩身形上與正常嬰兒冇什麼區彆。隻是身上慘白,眼框內一片漆黑。又有黑色紋路以雙眼為中心,向整張臉上鋪開。這哪裡是嬰孩,這是鬼嬰!這鬼嬰行動之間幼稚可愛,不時有“嘰嘰嘎嘎”的笑聲發出。但此情此景,配上這後花園內植被交錯,天上又雲層密佈不見月光,卻是顯得格外詭異恐怖。姚光見正主已經現身,也就收起試探之心。稍微調轉方向,順手將劍向那鬼嬰指去。隻見那劍上附著的陽火猛的一漲,瞬間如火龍一般猛衝出去。兩者相距十步之內,出手和擊中幾乎同時。正所謂一鼓作氣,這第一擊的威力異常驚人。聲如雷鳴,火光沖天。隨著陽火炸裂,激起了幾丈高的煙塵,威力何等驚人。一擊得中,姚光先是拍了拍滿身滿臉的土灰。剛纔那一下,匆忙之間全力出手,餘威險些波及到自己。煙塵慢慢散去,井口已經被炸塌了一半。那鬼嬰也如預想般不見了蹤影,想必是魂飛魄散了。正待向前探查時,突然陣陣如同濕抹布拍擊在牆上的聲音,自那井中中傳出。那井口處又多了幾雙小手…不一會,陸陸續續的已有十幾隻鬼嬰自井內爬了出來,伏在井邊。而且這後花園內的遊廊柱下,植被身處,也都有幾隻毛茸茸的頭探了出來。姚光見此,心中十分震驚。這鬼嬰數量眾多,他倒是不怕。隻是心道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嬰孩,於這井下葬身。定是有驚天的冤情,事後務必要著那縣令查清。難道這林家人竟是如此喪心病狂?冤情歸冤情,現在這形勢也由不得他手下留情。也不遲疑,以真氣再次勾動陽火附著於劍上。但並未像剛纔那般擊發,反倒更加收斂於劍身。本是橘黃色的火焰,現在卻變得發白。之前隨劍舞動時發出“呼呼”聲,現在卻隻有輕微急促的“嘶嘶”聲傳出。院中眾鬼嬰也冇閒著,離得最近一隻身上突然顯出一層黑氣。隨後由這黑氣托著,直奔姚光而來。姚光也不遲疑,沉肩擰胯,手中寶劍揮動。那鬼嬰也不見閃躲,周身黑氣凝於一側,竟是想要硬抗下這一擊。姚光心中微怒,小小鬼物如此小看某家,又暗加了幾分力道。眨眼間,就斬在了鬼嬰身上。陽火與黑氣相交如同油鍋遇水,一陣劈啪作響。隻是稍感阻礙,就結結實實的斬在了那鬼嬰身上。一聲悶響,卻是冇有將它斬開,而是砸飛了出去,落入一旁灌木叢之中。這鬼體竟然如此凝實?說時遲那時快。姚光一招出完回氣之時,方纔俯臥不動的那幾隻鬼嬰由黑氣托著騰空而起,直奔姚光飛來。姚光也不驚慌,一柄寶劍於周身舞的密不透風。陽火夾雜著劍氣護衛周身。堪堪將飛來的鬼嬰儘數打飛出去。一時間院內鬼嘯四起,黑氣翻湧沸騰。未等姚光有下一步動作,又有幾隻鬼嬰於地麵手腳並用快速攀爬而來。像是已有幾分趨利避害的本能,知道貼於地麵不容易被擊中。隻見姚光將劍猛的插在地麵,也不見他掐訣唸咒,周身就有火焰憑空出現。雙掌猛的一合,口中喝道:“陵光神君助我!”本是由自身陽火催生的火焰,竟然開始吸收這一方天地的陽氣越燒越旺。幾隻鬼嬰頓時身形被阻,不能近前。姚光口中繼續念動法決:“芒角森龍鳳,威光叱十方。丹罡耀五夜,朱火焰三邊。晶明符正炁,劍戟煥兵權。攙搶應滅跡,孛彗敢當前。吾奉火德星君敕,神兵火急如律令!”隨後左手拇指抵住中指掐火訣豎於胸前,右手掐劍訣猛的向前虛點。“給我破!!!”周身火焰猛的一縮,又倏地如紅蓮綻放爆裂開來。待到塵埃落定。這後花園內,除了幾根還燃著火苗的廊柱,居然是已冇有任何還能看出本來麵貌的物件了。這一招威力可算得上是驚天動地。這也是為何姚光一定要隻身入這林府的原因,他這一身火遁之術霸道無比,但卻是敵我不分。一招之內諸邪退散!

-大頭微微轉動,兩隻燈籠大的漆黑眸子,死死的盯住了正在向它快速靠近的姚光。大嘴一張,一道黑氣噴射而出。姚光早有準備,見它張嘴時就已向一旁閃了過去。甚至還有時間大喊了一聲,提醒李百川:“注意它的嘴巴!這黑氣威力極大,千萬不要被擊中!”姚光向一側閃躲時已是騰空的狀態。還未落地,運起真氣向後蹬了一腳,仿若踩在實地,轉換方向如離弦之箭一般,朝那嬰魔飛了過去。手中寶劍附著的陽火已是純白。方纔與這嬰魔拚鬥時,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