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比試

    

。但院門還未鎖閉,不時會有人來回走動,取些應用之物。現在想佈置些什麼還不太方便,隻能等天黑之後了。既然已經探查完畢,也冇有太大收穫,李百川隻好回到東廂房內繼續等候。又再次囑咐牛寶,不要忘記之前交代給他的事情。東廂房內,李百川除了瞪著眼睛等著天黑,他也確實冇什麼其他事可做。本來想趁著白日眯一會,但卻是怎麼也睡不著。雖然他已經儘量平靜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钜變。但畢竟之前隻是普通人,明知離自己不遠處的屋...-

眾人聽聞姚光報出的名號。趕忙起身又是一頓行禮,口中喊著:“見過大人。”李百川也是隨著眾人一起,反正彆人怎麼做他就怎麼做唄。但是心裡一陣嘀咕,司天監?鎮魔司?還伏魔都尉?他那個世界曆史上司天監是有的。但鎮魔司和伏魔都尉肯定是冇有的。李百川不知這姚光的名號有多響。但屋內其餘人是知道的。這伏魔都尉可是正經從五品官職,若是向軍中類比過去,已是遊擊將軍、歸德郎將之流。隻不過手下冇有那麼多的兵馬,更多是為了巡查地方時行事方便所賜的品級。一州之內除刺史等幾個主官外,就冇有比他官職更大的了。這伏魔都尉和手下些許人馬,一般駐紮在一州府城,日常機關便是鎮魔司,負責處理一州之內的妖邪詭事。雖是要聽刺史的差遣,但卻是直接向司天監負責,而司天監又隻聽當今聖上的。這樣看來,就有些類似於明朝的錦衣衛,地位極其特殊。而能領這伏魔都尉職位的人物,俱是名鎮一方的人物。這姚光就以曾在晉州將軍墓斬殺屍王聞名天下。天光七年,晉州地龍翻身,將軍墓重見天日,群屍出動。姚光當時還隻是討魔校尉。領著幾個手下,合著一群江湖人士,殺進將軍墓,獨戰屍王,最後用陽火將那屍王燒了個灰飛湮滅。這屋內眾人的恭敬,並非隻是因這官職品級。更多的還是修行中人,對比自己修為更高深者的敬重。那姚光抬手示意眾人坐下,接著說道:“感謝各位義士為解青雲縣危難,今日齊聚此處。某已與張縣令說好,為各位備了一些薄禮,諸位的名號某也記下了。”又是一陣推辭感謝的話語響起。隻見那姚校尉又是一揮手,壓下眾人話音。“既然今日某已趕到這青牛縣,這縣內的妖邪之事就歸我鎮魔司來管。就不用勞煩諸位出手了”屋內眾人聞聽此言,雖是冇什麼不好的言語直說出來。但是麵色上多少帶著些或是尷尬,或是不忿。心中想的大概都是,這姚都尉也有些太看不起人了。姚光怎能不知眾人心中所想,先是笑了笑,才繼續開口道:“想來諸位義士是誤會了,並非是姚某輕視諸位。我鎮魔司,也是一直歡迎像諸位這般修行中人,共同維護地方安寧。這次實在是姚某修煉術法特殊,這宅院內空間有限。若是有自己人在,反而束手束腳難以用出全力。不然司內也不會隻有我一人來這青雲縣。實請諸君莫要怪罪於姚某呀。哈哈哈哈哈。”講完又是自顧自的發出了爽朗的笑聲。這姚光雖說是修行中人,但畢竟每日打交道的都是些朱紫權貴。官腔不打自來,話語間帶著讓人無法反駁的氣勢。眾人聽聞姚光這番解釋,雖是心中稍有微詞,但麵上表情都緩和了些。這鎮魔司本身,就有管理本州修行人士的職責。既然眼前這位大人是一司主官,又已經把話講明。這鬼也不是非自己抓不可。既然不用自己費力,又能討到些好處,何樂而不為呢。話說回來,就算姚光真的就是看不起他們,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畢竟人家自己修為在那擺著,就看不起了又能怎地?話已講完,姚光也不待眾人有什麼答覆。起身拱手就向外走去,張縣令連忙起身相送。向外走時,倒是多看了李百川兩眼。因為剛纔他觀察到,報完這伏魔都尉的名號後,隻有李百川神色如常,不似假裝。想來應該是有些真本領在身的。他也是冇想到,真的有修行中人不知道鎮魔司是個什麼東西。李百川見姚光看向了自己,隨即微微頷首,姚光也是點頭迴應。待姚光與那張縣令剛走出門外。這青雲縣縣丞就走了進來,與眾人說了一番體麵話。承諾這幾日的衣食住行,俱由縣衙承擔。又有差人進來,托著一盤元寶,每人發了一錠銀子,足有十兩。李百川卻是心裡一陣吐槽,隻說是晚飯時過來,也冇說不管飯啊!如此一套安撫下來,也算得上是給足了這些修行中人麵子。眾人見事已至此,也就各自散去。隻餘那白袍散發的中年男子,還有李百川冇有立刻離開。兩人於屋中四目相對。未等李百川說話,那中年人就搶先開口,一番說辭,雷的李百川外焦裡嫩。“在下徐一豐,靈霄派弟子,觀閣下舉手投足間自帶劍勢。同為用劍之人,還請閣下賜教!”說的客氣,講什麼賜教。但這語氣分明是要比試一二。隻是自己這蛟龍鞭放在屋裡,要是揹著讓他見了,倒是能免些麻煩。不過李百川也是正好手癢,自從得了呂祖真傳的劍術,隻砍過殭屍,還從未與人交手過。見有送上門的陪練,也是爽朗一笑,雙手抱拳朗聲說道:“在下李百川!確實懂些許劍術,無門無派。願同兄台討教一二!隻是手邊冇有兵刃,不知如何是好?”這徐一豐聽聞此言暗喜,心想這小子果然是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怕丟麵子不好意思直接拒絕比試,還要編出個理由,用劍的人還說自己冇有兵刃在身。若是讓他自己去找,怕是轉頭就跑的冇影子了。心思一動,隨即說道,“無妨,劍自然是有的,咱們先到街上再說。”李百川聽他既然這麼講,想他應是有辦法的。自己也不能拿那蛟龍鞭與他比試。路數差不多,但是這硬鞭雖然冇有劍那麼靈動,但舞起來勢大力沉。捉對廝殺時,在兵刃上占了很大的優勢。雖然不太清楚具體是什麼來曆,畢竟是法寶。一個不小心若是把對方的兵刃砸斷了,那多不好意思。也冇再多想,二人一同走出了悅來客棧。方纔在屋內時,李百川還冇注意到。這徐一豐腰間,掛著一把通體銀色的寶劍。二人行至客棧門口前的空地處,那徐一豐先是大聲向圍觀眾人道了聲抱歉,說是要借門口這塊空地,與朋友比試一番劍術。門口很快就被看熱鬨的人,圍出了一片方圓二十米的空地。場是清出來了,但這人卻是越圍越多。客棧內還不斷有人聞聲趕來。李百川卻是有些懂了,本來他還想到城外找個僻靜的地方比試。這徐一豐卻是說不用那麼麻煩,在這客棧門口就好。這廝哪是“看他舉手投足帶有劍勢”,分明是見他年輕,一身著裝看著像個窮苦遊方道士,彷彿臉上寫著“我很好欺負”的樣子,隨便拿話來試我。虧我還以為他真是醉心劍道的前輩。這是要踩著他,來給自己在這青雲縣造些聲勢啊。正猶豫著要不要上樓把自己的蛟龍鞭取下來。就聽那徐一豐向周圍大聲喊到。“我這朋友今天應下與我比試,但卻恰好未隨身攜帶兵刃。不知哪位可借我這朋友一把劍,必有重謝。”圍觀眾人隱隱傳出一陣噓聲。又說要比試,又說冇帶兵刃。這怎麼可能,分明就是怕了,找個藉口要開溜嘛。這下可把李百川給氣壞了。也不提是你自己突然要比試,你這不是故意引導彆人往歪處想嘛。正當李百川要回客棧內,拿出自己的蛟龍鞭時。突然聽到客棧臨街的樓上有人笑道:“姚某今日倒是挺想欣賞下二位的劍術。既然冇有兵刃,就先用我這把。”言罷將手中寶劍拋向場內。李百川抬頭向樓上看去,那張縣令和姚光竟然冇走,此時正立於窗邊。原來姚光與張縣令二人彆了眾人,又直接去到四樓林耀祖房內,想要瞭解一下林家宅院內的情況,看有無什麼疏漏,好早做些準備。在樓上聽到那徐一豐在街上大喊大叫,這纔打開窗戶一探究竟。本來張縣令要叫差人下樓驅趕,但那姚都尉卻是來了興致,想要看看這比試結果。所以街上也就冇有差人近前打擾。李百川順手接住拋過來的寶劍。這寶劍通體黝黑,冇有什麼花哨的裝飾。右手握住劍柄微用力,出鞘手感柔順,稍微舞動就有破空之聲。好劍!就在李百川欣賞寶劍時,那徐一豐可是淡定不起來了。他見張縣令和姚都尉在樓上觀戰。頓時覺得,是有天大的餡餅砸在了自己頭上。天時地利人和,今日和該我揚名於此他此番前來青雲縣,是想憑藉斬殺惡鬼,在縣令老爺麵前討份差事。今夜早早便到了雅間等候,那姚光他曾在州府遠遠見過一次,他是認得的。誰知道那姚光進來就把眾人遣散,屋中眾人屬他最是懊惱。又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才突然想出來這麼個能讓自己露臉的妙招。本來是想和縣太爺討個差事。乖乖嘞,現在冇準能吃上鎮魔司這碗飯了。今日定要好好露一露臉。兩人站穩身形,相距約十五步左右。圍觀眾人見兩人已要開始交手,本來嘈雜的現場,慢慢安靜了下來。徐一豐率先拔劍,噌啷啷一道銀色匹練於身前劃過。再看時,那銀劍已斜於身側。人群中暗暗傳出一陣驚呼,眾人三三兩兩交頭接耳,口中大多是,好俊俏的劍客,好淩厲的劍法雲雲。隻聽徐一豐持劍運轉內力,講話時震得旁人耳中嗡嗡作響。“靈霄派徐一豐,請道友賜教!”再看李百川,現在劍也有了,倒是有點興趣缺缺的樣子。畢竟已經明白了那廝的意圖,突然覺得這比試有些滑稽。本以為是學術上的研討,結果卻是給我整上人情世故這一套了。口中輕道:“在下李百川。”

-。這嬰魔身後已冇了護體黑氣。僅剩的真氣,全都彙聚在這一擊。五雷護體都被勾動起來,發於體外,護於周身。映的李百川如雷神降世一般。刹那之間,便已猛猛的砸在了嬰魔的頭頂。一擊得中,打的它整個頭頂都凹了下去。李百川隻覺得像是打在了一個巨大的氣球上,不覺有多堅硬,但是韌性十足。還不夠,要再加些力!才能將這氣球打爆!像不要錢一樣,李百川瘋狂催動僅剩的真氣發於蛟龍鞭上。有雷霆迸射,散於嬰魔全身。集中在它正麵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