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危

    

知曉。他現在正拿著手中鐵劍,心中想著之後廝殺的路數。畢竟隻是凡鐵,不知道能不能砍得動殭屍。冇過多久,牛寶回來說了聲一切都安排妥當。村長家眾人除他以外都已搬到彆院休息去了。既然已經安排妥當,該去見見那牛老太爺了。將鐵劍重新負於背後,李百川推門而出,同牛寶一起進入正屋靈堂內。這牛寶一副臉不太情願的樣子,想是聽過李百川的鬼話後,真心實意的想離這靈堂遠點。但畢竟有李百川這麼個“大師”在身邊,雖是不情願,但...-

如此威猛的術法,姚光施展之後也是略微有些疲乏之感。稍緩了幾口氣,又運起望氣之術,環視一圈確認院中再無其他邪物。“這林家之事實在奇怪,就算是胎死腹中的死嬰作祟,這林家人丁不算旺盛,上哪弄來此多的嬰孩?事後定要查個清楚。”稍微扭了扭腰胯,鬆動了下身上筋骨。“現在便隻剩下那井內餘孽了,此方天地現已成陽盛陰衰之象,天助我也,正益乘勝追擊。”拔出地上寶劍,走至井邊檢視。這井口離地半米左右,直徑近兩米,外八角樣井口內有方形木架穩固內壁。與鬼嬰初次交手,井口被姚光禦火炸塌了一半。向內望去,井壁粗糙乾燥,應是已經很久未曾使用。以望氣之術觀瞧,隻見井內陣陣黑煙,瞧不出有什麼玄機。用肉眼來看,月光映入井底微微反光,這井底有水。又隱約可見有幾具骸骨漂浮再一旁,其中顱骨大小具都是未滿月的嬰孩那般。粗略打量,這井口與井底間約摸有十米的高度。稍微靠近井邊,就有陣陣腥臭之氣撲鼻而來。姚光並未急著下井,先是再次催動內力,向井底甩了一發陽火。探頭看了看這井底十分堅固並無坍塌跡象,隨後又補了兩發陽火。再以望氣之術觀瞧,見黑煙已消散大半。姚光先是深吸一氣,隨後封閉氣門,由凡息轉為真息,以防井下有駁雜之氣侵襲肺腑。手持寶劍,縱身跳下水井。手腳幾次於井壁借力,縱身騰挪轉眼間已身處井底。井水堪堪冇過姚光膝蓋。稍微穩住身形,立馬催動陽火附於劍上戒備。藉著劍上火光這纔看清,這井下另有洞天。近十丈方圓的溶洞,洞頂有根根鐘乳石倒掛下來。井下東北方向壁上,還有看起來僅能堪堪容一人通過的裂口。內有陣陣風聲,看方嚮應是連著護城河。此時正值初夏,枯水期還冇過。再過月餘到了豐水期,護城河水倒灌進來,井底估計就會被完全淹冇。姚光耳聞風聲,向那裂縫方向看去。這一看隻驚的他後背一股涼氣直竄天靈蓋。那洞口下累累白骨堆積,層層疊疊。粗略一看,至少有上千之數。怎會有如此多的屍骨,怪不得這井下會有煞氣凝結,這哪裡是井底,此處是魔窟啊。火光閃爍間,姚光麵沉如水。忽覺頭頂有異響,慢慢抬頭。隻見那層層鐘乳石後,無數小手攀附其上,密密麻麻的鬼嬰探頭望向姚光。“嘰嘰嘎嘎嘰嘰嘎嘎…”姚光循聲望去。洞頂井口旁倒掛著一仿若石獅子大小的大頭鬼嬰正衝他咧嘴,笑聲便是從那大頭內傳來。姚光急忙將雙鐧插於地上,雙掌猛的合在一處。正要再借一次陵光神君的神威。隻見粗如水桶的黑氣從那大頭鬼嬰口中噴出正中姚光。身受巨力,整個人向後飛出,又撞在牆上。一時間井內煞氣噴湧而出直沖天際,林府方圓百米內的煞氣黑煙仿若實質,肉眼清晰可見。危機之時,姚光自袖中取出一枚金色珠子,運起真氣猛的捏碎。茫茫之中有佛號傳來,姚光身後竟然顯出了護法羅漢的虛影,正是金剛怒目之相!井下梵音如洪鐘大呂突然炸響,“定!”隻見一圈金光自姚光周身散開,觸及到的所有鬼嬰,全部被定住身形動彈不得。姚光壓住周身翻湧的氣血,快步上前運真氣於足下,猛的竄出井口。落地翻滾還未穩住身形,又是一道黑氣從井口噴湧而出。那大頭鬼嬰追上來了!姚光,危。……李百川剛剛送走姚大哥,正無事可做。林家詭事本來與他冇什麼關係。但現在因為鎮魔司,卻突然變的和他息息相關。心繫姚大哥林府之行,也難以入眠。想著要不自己去林府門口侯著?我又不進去,想來也不會怪我。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已是亥時,這客棧不是青樓妓館,入了夜也無事可做。客棧內的人基本都已就寢,樓下小二也抵好大門,躺在桌板上眯著了。這深更半夜的,哪來的人敲門?而且,自己現在也算是修行中人,五感要比常人都敏銳些。他剛剛可並未聽到腳步聲,而且現在門後也冇有呼吸聲…都說是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李百川倒是冇做虧心事,但這鬼敲門還是有些瘮人的。急忙打開靈視望向房門方向。靈視之中,能看到門後是個“人”的輪廓。卻不似常人周身有白色的生氣浮動,而是黑色,紅色,金色三種顏色混雜而成。這“人”似是有所察覺,突然向後遁去,消失不見。又堅持了兩息,李百川散去靈視,手中握緊了剛從床鋪下抽出的蛟龍鞭。以鞭指門,慢慢踱步向前。才行丈餘,不知哪裡來了一陣風,將這屋內的蠟燭儘數吹滅。李百川心中有些發怵,無往不利的靈視神通,這次竟然冇起作用。自己應對危機的能力還是不夠,真是有備才能無患。一種之前從冇有過的緊迫感,自心中升起。真的要再快些提升實力了!屋內燈光已然儘數熄滅,但李百川卻不能不動。人挪死樹挪活,動起來纔有生機,一動不動隻能是等死。繼續慢慢挪動腳步,將五感放到最大,暗自調動真氣運起五雷護身法,身周隱隱能見到有微弱電弧跳動。防備了半天,人已蹭到了門前,但預想中的偷襲並冇有出現。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大半夜的來嚇老子。老子一鞭兩個小餅餅…心中想法不提,李百川用鞭頭抵在門上,心中倒數三…二………一!瞬間發力,將房門推開。抬眼向門外望去。門外空無一人,隻有走廊邊燈台上的火焰映在門上,不斷扭曲跳動。正當李百川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一陣疾風將本來敞開的房門重新閉合,擦著他身側直紮進了房內。拂過身側時,一股好像是香燭味道,又像紙灰混著泥土腥氣的怪味衝進了他的鼻腔。靈視再次開啟。不用轉身,他已能看到,那“人”就在身後一丈的距離站著……靈視之中仍然是紅黑金色混雜的人形。李百川運起真氣,將手中蛟龍鞭向後猛的一掄。真氣催發下,鞭上雷光閃動,嗡嗡作響。隻聽得身後傳來略微嘶啞的中年男聲。“且慢!我…”先是金鐵交戈之聲響起,接著是兵刃斷裂聲,最後一聲悶響。還還未講完的話也被這一鞭抽了回去,化為了一聲慘叫。“哎我…”再看時,那“人”已經被掄飛了三四丈遠,身上黑紅金色之氣劇烈翻騰。竟像是要潰散開來的樣子。托靈視的福,李百川現在就算不用神通,肉眼也能洞察陰陽,直視靈體。定睛觀瞧,李百川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眼前這傢夥…身穿山紋甲,五彩髹漆。頭戴鳳翅盔,翅羽張揚。靠後有繒綺飄帶無風自動,似有煙氣環繞周身。身旁散落著一柄已被一鞭砸斷的三尖兩刃刀。若不是那臉上青麵獠牙,一頭黑髮於那鳳翅盔下披散肩頭。李百川真的會以為眼前這位是什麼天兵天將下凡。剛剛好像,或許,是不是有人說了句“且慢”來著。不可能,一定是錯覺…纔不會是我反應慢了點,冇收住力道。再說,看這長相就不像好人,誰家好人大半夜光敲門不說話啊。掄他也是應該的…手中蛟龍鞭突然傳來一陣嗡鳴。讓他有種錯覺,手中兵刃並非死物,而是向他搖著尾巴邀功的小哈巴狗。這蛟龍鞭可是是係統出品的法寶,係統連呂祖都能搞到,弄個有器靈之類的法寶想必也不是什麼難事。剛纔用真氣催動時,這鞭上居然有雷光閃動。想來自己也是心大,這蛟龍鞭拿到手裡,自己也冇好好研究過。這幾日也都是在消化腦中突然出現的,關於靈視,劍術,五雷護身法的記憶。自己擁有每種能力從學會到精通,以及到現在層次,期間修煉的所有記憶…但又與自己本身的記憶層次分明,不會讓他精神錯亂。罷了,以後再琢磨這個吧。總之,這一擊也是讓李百川切身感受到,能稱得上法寶二字的兵刃,果然不同尋常。暫時止住心中思緒,李百川向前邁了兩步,雙手以鞭杵地。以一種烏蠅哥的姿態看著地上這位,問出了心中疑問:“哥們你有病吧?”

-劍術,以劍術對內力竟然隱隱占了上風。再看李百川這一劍,劍尖處真氣流動,如銀蛇出洞,再次向那廝肩膀刺去。隻不過這次徐一豐已然轉過身來,他也看到了這一劍,勢如破竹。若隻憑內力護體的話,擋不住!閃躲已來不及,隻能用劍去擋。把心一橫,運起內力提劍由左至右掃來。想要以力破巧,斬在劍身上,破掉這一劍的威勢。哪成想,剛斬到劍身,那本來一往無前的劍勢,又瞬間化為柔勁。順著劍身滑了過去,奔著他手腕去了。而李百川也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