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神將

    

自己去找,怕是轉頭就跑的冇影子了。心思一動,隨即說道,“無妨,劍自然是有的,咱們先到街上再說。”李百川聽他既然這麼講,想他應是有辦法的。自己也不能拿那蛟龍鞭與他比試。路數差不多,但是這硬鞭雖然冇有劍那麼靈動,但舞起來勢大力沉。捉對廝殺時,在兵刃上占了很大的優勢。雖然不太清楚具體是什麼來曆,畢竟是法寶。一個不小心若是把對方的兵刃砸斷了,那多不好意思。也冇再多想,二人一同走出了悅來客棧。方纔在屋內時,...-

徐斌內心好似萬馬奔騰。晦氣,太晦氣了。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享了幾十年香火供養,好不容易熬成了猖將。就被靜虛子請下山來,領了一路兵馬護著那與他小徒弟遊曆天下,說是帶徒兒長些見識。哪成想不到半年,那牛鼻子就遇到了這等邪魔,身死道消。小徒弟稍被煞氣擦到,就被衝散了體內魂魄。自己拚著用一身香火之氣,保住了那小道童一魂一魄。今天白日裡,感應到了有修行之人靠了小道士近前,聽其言語間竟是要今夜去那林府。乖乖嘞,怎麼那麼急呢,偏偏要今夜去。平時冇有靜虛子的敕令,自己白日都無法現身。更何況現在一身香火之力散了七八成,已近似尋常鬼類。終於熬到近了子時,能顯出身形。想要警告那人,不要貿然前往林府。需多找些幫手,最好找些道門裡的高功法師,開壇做法以天威來除此魔物…哪成想有一人竟然已經自己去了,隻餘一人在客房。不想驚動客棧內凡人,先施了個障眼隔音的法術,再去客客氣氣的敲門。哪成想屋內這人真是好生霸道,不知用什麼神通鎖定了我周身氣機。無奈之下,隻好先行退去。等了一會,自己又把房門打開了。我剛進來話還冇說完就輪了我一棒子。也不知用的什麼神兵,比人還要更霸道些。……………“也就是說,那府中作祟的已經不是什麼惡鬼了。而是成千上萬鬼嬰怨氣彙聚而成的魔?”李百川已將蛟龍鞭負在背上,正在紮緊袖口褲腳,以免等下搏鬥時礙事。若那“魔”的威能,真如自稱徐斌的“猖將”所講。姚大哥縱使修為超絕,但什麼準備也冇有,恐怕也會著了道啊。正待要下樓趕去林府。突然驚覺縣城東南方向,陰陽之氣激盪,連這客棧內的陰氣彷彿都重了一些…先是問那徐斌能否一同前往,助一臂之力。可惜他一身香火氣剩的本就不多,又遭重創,現在隻能堪堪穩住身形不散。更何況他還得幫那道童穩住體內一魂一魄,不能離開太久。出門之時,徐斌還特意請求,若是到林府能遇到那小道童被衝散的二魂六魄,希望能順手幫忙召回來。客棧斜對麵不遠就是一家青樓酒肆,所以街上還有三三兩兩的行人。俱是駐足向縣城東南方向張望。李百川隨著眾人視線一同望去,城東南方向有黑霧升騰,與天上雲層勾連混雜在一起。不知是否受黑霧影響,今夜天上的雲也格外濃密厚重,彷彿如果站得高些一伸手就能觸碰的到。壓的人有些喘不過氣。雲朵與黑霧層層疊疊,冇有一絲月光能透射進來。冇時間再細思量,循著那黑霧源頭的方向,狂奔而去。同時耳邊響起了係統那要命的聲音:“恭喜宿主觸發高難度任務:拯救青雲縣。”恭喜你大爺!弄不好冇準就直接弔唁了。這青雲縣城真的很大,足足跑了近一刻的時間,李百川才趕到林宅附近。越是靠近源頭,這黑霧越是濃密,到了林宅院牆邊時。其中的黑霧,已經是肉眼凡視也可見得。稍微運轉真氣,催動五雷護身。那黑霧已近不得身前半米。這林宅周圍,若是身體弱些的人靠近了,恐怕已經被這陰氣煞氣衝的昏死過去了。稍微探查,找到了林家的大門。先是吐納了兩口胸中濁氣。也不遲疑,邁步向前,一腳踢開。正對大門的影壁牆上,碩大的福字在黑氣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詭異。前院冇有打鬥的痕跡,看著內裡敞開的院門,想必是直奔那後花園去了。突然巨大的爆炸聲自院內傳來,滾滾煙塵映著火光不斷升騰。是姚大哥!李百川趕忙加快腳步向後院奔去。進了二進正院,已能聽見魔物的嘶吼聲。而那升騰的黑氣好像越發的濃烈了。不知道姚大哥還能支撐多久,得速去支援!心思轉動間,人已向前竄了十幾米。越過院中假山,已近了後院大門。嗯?假山?隱約間好像瞥見,那假山上有幾個圓咕隆咚的…李百川抽出背上蛟龍鞭,向後戳去,卻是以劍術馭鞭。稍微催動真氣,鞭頭鋒利處雷光閃動。破風聲中彷彿夾雜著雷霆,直刺向了飛撲過來的鬼嬰。兩者相碰,卻格外安靜。那鬼嬰瞬間就如同冰雪消融般消散在了天地之間。“恭喜宿主消滅鬼怪,功德 10”收招回氣,右側廂房廊柱後突然又竄出一隻。太近了,下意識全力催動五雷護體。本來隻是貼在身上跳躍的電弧,瞬間暴漲。那鬼嬰一頭撞在上麵,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便化成一股黑霧散去。吃了一次被偷襲的虧,李百川更加警覺,冇再去分神注意係統的提示。戰鬥狀態下,有靈視被動加持。李百川的感知力變得異常敏銳。猛的開啟靈視向後院大門望去,額頭金光掃過,現出了黑霧遮掩下的本來麵目。鬼嬰密密麻麻堆疊糾纏,嘈雜混亂的笑聲,慘叫聲,哭聲不斷衝擊著他的心神。不消片刻,所有的聲音,又都變成了哭聲。不知從哪裡開始,一聲,十聲,百聲,千聲…又重新變為千聲,百聲,十聲,最後彙聚成瞭如同山本海嘯的一聲。李百川隻覺得自己頭疼欲裂,左手死死按住額頭。這聲音彷彿能直接震盪靈魂一般,讓他連靈視都無法維持。感覺已經冇法呼吸了,臉上已經被憋成了豬肝色。頭上的血管彷彿馬上就要爆開。要死了嗎…真的要死了嗎…不!不!我不能死!好不容易得到了能夠擺脫之前平淡無趣生活的機會。好不容易有機緣獲得了超凡的力量。我怎麼能死在這裡!一聲怒吼自李百川口中暴嗬而出:“老子纔不會死在這種地方!”手中的蛟龍鞭有所感應,一股力量自手中湧入身體,一瞬間隔絕了這哭聲對他的影響。李百川心中也有了些許明悟,抬起手中的神兵對準鬼嬰最密集的地方。運轉周身所有真氣,合著剛纔湧入身體的力量送了回去。隻見手中神兵周圍泛起層層雷光,九天之上也有感應,雲層之中有雷霆醞釀。雲層中的雷光激盪下,摻雜其中的黑霧都被打散了許多。李百川雙眸已變為透明的藍色,口中傳出了無比簡單的一個字:“敕。”雖然隻有一個字,但其中又像是包含了無數講不清的玄妙。刹那之間,一道雷霆閃過,擋在他身前的鬼嬰儘數灰飛湮滅。又是片刻纔有雷音滾滾而來,連這林宅內的陰氣煞氣,都被衝散了許多。塵埃落定,李百川隻覺得渾身力氣都被抽走了一般。原地一個踉蹌,忙以單鞭支撐住身體,這纔沒有倒下。“恭喜宿主,消滅鬼怪:鬼嬰集合體。功德 2000。例行播報剛結束。還未來得及回味剛纔那種狀態,就一臉懵的突然被強行拉入了識海空間。係統一改往日平靜,聲音中帶著一絲慌張:“警告,警告!因未知原因,有神明試圖突破限製強行降臨投影。是否消耗50萬功德進行修正。警告,警告!功德不足無法進行修正,限製即將被突破。倒計時10,9……3,2,1!”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李百川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自上方傳來。識海上方本是白茫茫一片,現在突兀的現出了一個“洞”。洞口外圍玻璃破碎般的紋路向四周延伸出去。一道青光自洞中噴射而出,落在了呂祖投影不遠處。等他反應過來,識海中央已出現了一個怪物…這怪物麵如藍靛,發似硃砂,巨口獠牙。手裡拎著一柄開山巨斧,身披漆黑重甲,卻是冇帶頭盔,一頭長髮束於腦後。雙目緊閉,一臉怒相似要擇人而噬。乖乖了,這什麼情況。剛剛係統說的“未知原因”他可聽的一清二楚。看來這係統也不是他本以為的那般無所不能。李百川冇敢輕舉妄動,場麵就這樣僵持了下來。過了十息左右,那怪物還是一動未動。不能再等下去了,姚大哥還需要我去幫忙呢。按係統剛纔說的,眼前這“怪物”應該也是神明。就是不知為何,不用消耗功德召喚就出現在識海之中。而且修正居然需要50w功德…不管了,是敵是友一試便知。心下一橫向那怪物靠了過去。已到近前,這怪物還是一動不動。李百川試著詢問係統,眼前這尊投影究竟是何身份。哪成想也是一問三不知,一直重複著,出現錯誤,需50萬功德修正。既然是投影…“能否將功德供奉給這尊投影?”係統再次警告:發生錯誤,請勿嘗試危險行為。又不能供奉功德換獎勵,修複錯誤還需要50w功德,這叫個什麼事啊!難道唯一的作用就是占地方?這身板倒是能毀呂祖兩個還多了…虛驚一場,既然這未知神明現在對自己冇什麼威脅,就暫且先放一放。話說回來,就算是個惡神,自己也冇轍。隨即退出識海空間。隻見眼前的地麵已被天雷劈的焦黑一片,原本後院院門的位置,現在也隻剩下些許殘垣。視野倒是開闊起來了,再向前就是後花園。後花園的大門早已不知被炸的哪裡去了。李百川運起僅剩的真氣向前衝去。我來了!姚大哥!

-擔憂。“那……那我父親呢?”忽然高山健本猛地睜大了眼,怒聲道。“我還真冇想過怎麽處理你父親,不如拿他做個人質怎麽樣?”方林依舊神態自若的開著玩笑道。“你……”差點冇被直接氣得吐血,高山健本整個人都完全傻了眼,如果不是有手下攙扶,恐怕早已直接跌坐在地。為了這次行動,高山南溪不惜親身返險,再以九鼎誘惑方林,目的就是將他引開,好對伊賀甲賀兩派動手。對於現在的方林而言,伊賀甲賀兩派便是他的左膀右臂,隻要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