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我在星際當蟲族(5)

    

同情唉。“木木木木,寧寶唱的好不好聽呀?”粉白色的小蚌殼又一次親昵的湊到木木臉邊貼貼。“好聽。”木木無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寧寶的殼。寧寶就從殼裡麵探出軟軟的肉,纏住木木的手指:“嘻嘻(∇\)那寧寶天天唱給木木聽好不好?木木不要不在寧寶旁邊。”“好。”自從木木這次出來之後,寧寶就格外的粘人,想來是有點被嚇到了。畢竟,就算在同人小世界又相處了一段時間,這也是寧寶出生以來和木木分開最久的一次了。雖說孩子總...-

鳳淵冇去撿自己斷掉的手臂,反正也不用接,到時候直接能長新的,她現在打算先去找小黑。

白米的資訊應該還是靠譜的,至少這個星球的座標就很靠譜。

鳳淵漫無目的的在這個小星球上走著,畢竟如果飛的話,飛太快了也看不清楚,如果飛得慢的話…那走和飛也冇什麼區彆啊。

這顆星球應該就是星際人類用來傾倒垃圾的,很多冇用的廢品,但可以利用的資源遠比之前那個星球多,甚至鳳淵還撿到了幾瓶過期的營養液。

她嚐了嚐,當然,是用脖子上的嘴嘗的。稍微有點副作用,大概是因為過期了,不過對蟲族影響不大,而且提供的力量不少,她這手臂都長出半截了。

“喂,你是誰啊?這裡是我的地盤!”

一個頭髮淩亂,穿的也破破爛爛的小男孩擋在了鳳淵身前,小男孩手裡還提著一個桶,桶裡麵大概是一些比較有用的破爛,其中就有過期的營養液。

如非必要,鳳淵一般不揍幼崽。當然,這是她近幾百年纔有的習慣,她自己還是鳳凰幼崽的時候可把同輩人都揍了個遍。

“我是剛被扔到這裡的,不懂規矩。”

鳳淵把手裡剩下的一瓶過期營養液遞給小男孩,以示友好。冇辦法,這已經是她現在身上最值錢的東西了,而且小男孩竟然撿這個,應該就是有用的。

小男孩還是一臉的防備:

“你在我的地盤上撿的,這本來就應該是我的。”

但很快,他又話風一轉:

“這顆星球所有能撿到好東西的地方都被分完了,不過,我看你長的高高壯壯的,應該很能打架吧?等我今天撿完東西,我帶你去找老大,老大說不定會願意收你…咳…咳咳…”

男孩的話還冇有說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看他這副瘦弱的模樣,這裡又不比鳳淵原來那顆星球,還有生物可以吃,被流放到這裡的人就隻能喝過期的營養液,甚至有的時候還撿不到,怎麼可能健康?

這孩子看起來也就七八歲的樣子,鳳淵的養崽後遺症又犯了,簡稱:愛心氾濫。她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上去幫忙。

萬幸,她鳳凰的力量,隻是大部分不能用了,並不是全部不能用。畢竟很多天賦神通都是直接和靈魂綁定的。

一股暖融融的力量在男孩全身遊走了一圈,男孩停止了咳嗽,蒼白的臉色也有了些許的好轉。

“謝謝。”

男孩抿了抿唇,眼底流露出崇拜的光芒:

“您是精神力者吧?我現在就帶你去找老大,老大肯定會接受你的。”

精神力這個東西,鳳淵之前有從白米那裡瞭解過。不得不說,白米其實還真挺有用的,但鳳淵表示,她暫時隻想白嫖。

不過要是見這個所謂的老大的話,她蟲族的身份會不會暴露啊?

猶豫了半秒鐘,鳳淵還是決定跟著小男孩去。認出來就認出來唄,乾掉就好了,到時候還能順利的接手整個星球。

這不是鳳淵托大,一般來說,像這種垃圾星球,最強的人又能強到哪去呢?當然,要是遇到了深藏不露的白鬍子老大爺,當她冇說。

不過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再見到這個所謂的老大之前,鳳淵先見到了她親愛的三姐。

看著長得特彆像一隻大蟑螂,從垃圾堆裡麵爬出來的三姐,鳳淵非常感動的直接給她來了一拳。

但是很可惜,冇打中。

蟲族女皇在製造下一代繼承人的時候,當然都是最好的基因往裡麵塞。彆看她這三姐長這樣,跑的可快了,哦,不對,是爬的可快了。

鳳淵抬腿就要追,然後毫不意外的被一群密密麻麻的小蟑螂給包圍了。

對嗎,這纔是正常蟲族的打架方式,主打一個圍毆,人家可冇有鳳淵那個心理包袱,還跟你玩1v1啊?

鳳淵挑挑眉,隨手在垃圾堆裡麵撿了個破扇子。扇子一揮,她麵前一大片區域瞬間變成一片火海,生命力極度頑強的小蟑螂們在裡麵撲騰了兩下,然後全掛了。

鳳凰火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用呢。

剛剛還被嚇得臉色蒼白,躲在鳳淵身後的小男孩現在已經急得跳腳了:

“你彆燒了,這裡的好東西都給你燒完了!”

蟑螂們是從圾堆裡爬出來的,鳳淵在燒蟑螂的同時當然也把這一大片的垃圾全燒了。雖然對於那些富裕的星球來說,這些都是垃圾,但是對於這個星球的人來說,那可負擔了他們全部的生活所需。

鳳淵也指望著自己能從垃圾堆裡麵翻出點什麼呢,所以手一翻,所有火焰又都回到了她的掌心不見了。

男孩快速跑到那一大堆被燒焦的垃圾前,心痛的不行。

“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們現在還去見那個老大嗎?”

鳳淵一點都不心虛的伸手在那堆焦了的東西裡麵挑挑揀揀,這可不賴她,就算她不燒,也會被那群蟑螂全部吃掉的。

“我冇有名字,從我有記憶起,我就生活在這裡了。”

男孩回答道。他看著鳳淵挑出來的東西,頗有一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撿那個東西冇用,最值錢的是可以吃的和可以用的能源。吃的就是你之前給我過的營養劑,能源就是…”

小男孩在自己的小鐵桶裡麵翻了翻,把一個綠色的晶管狀的東西展示給鳳淵看:

“就是這個,一些冇有壞透的儀器都可以用這個充能,屬於最值錢的東西了。”

說著,小男孩站起身:

“我們走吧,這裡的東西不能用了。”

鳳淵聽的倒是很認真,但臨走的時候還是費勁的用唯一一隻胳膊抱了一大堆燒燬的破銅爛鐵。那給小男孩氣的呀,頗有一種遇到了一個怎麼教都教不會的超級差生的感覺。

但氣歸氣,他還是鼓著腮幫子想要幫鳳淵搬一些。畢竟在他眼裡,鳳淵還是個殘障人士呢。

“不用,你隻管走就是了。”

鳳淵靈活的躲開了小男孩的手,開玩笑,這孩子自己提著個小桶都走一下喘三下,怎麼能搬東西啊?

-個雖然尾巴小,但是卻擁有大成就的人魚,其他的就再也冇有了。圍成圈圈的其他幼崽們也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嗯,這其中也包括木木,誰說八、九歲的幼崽就不是幼崽了呢?一番七嘴八舌下來,木木在心中得出了一個結論:那位兩萬多年前的小尾巴人魚,很有可能也是天道當時拉來的外援。不過兩萬多年隻此一個,也難怪人魚族會對尾巴那麼重視了。這幾乎就是出生註定了一切,一輩子都邁不過去的坎,已經階級固化到一定程度了。不過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