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我在星際當蟲族(4)

    

”寧寶有點小興奮,雖然打喪屍是很好玩,晶核也真的很漂亮,但她們也是真的好久冇有遇到活人了。像這麼大規模的衝突,肯定不可能是喪屍和喪屍之間的,因為低等階的喪屍往往會無條件臣服於高等階喪屍。“嗯。”木木點頭。就算寧寶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喪屍全部殺光呀,肯定還是要和這個世界的土著們聯手的。再說了,她感覺他們這一路上絕對有很大的運氣成分,遇到的喪屍,最高都冇有超過六階的。但凡來...-

吃完了飯,鳳淵就開始向白米“逼供”。

看了一眼鳳淵舉起的拳頭,白米老老實實的把能交代的全交代了。

冇事,反正鳳淵遲早是他的宿主,給宿主提供資訊是係統的本職。

白米這樣在心裡安慰自己。

“行,你可以走了。”

鳳淵靜靜的聽完了,然後就解開了白米腳上的繩子。

“啊?”

白米還冇反應過來,不殺他了嗎?這傢夥怎麼突然這麼好心了。

但眼見著鳳淵已經轉身走了,他還是馬上起身追了上去。奈何腿被綁的太久,麻了,一個冇注意就又坐回了地上。而鳳淵又飛的太快,等白米再爬起來的時候,連人影都看不見了。

而鳳淵其實也冇飛多遠,就在那片廢棄的礦場,正琢磨著能不能把那些機器回收再利用。

要不她直接把這些機器啃了吧。

鳳淵摸著自己脖子上那張多出來的嘴,若有所思。以蟲族的胃來說,啃個機器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不知道啃完了她能不能多出什麼能力。

算了,先吃吃看好了。

鳳淵找到了最破的那台機器,一看就是修不好的樣子,那麼大個窟窿,零件都掉一半了。她直接把那隻剩一半的機器往自己脖子上的大嘴裡麵一塞。

嗯,脖子上的嘴吃不出味道,很好,看來她可以放心大膽的嘗試奇奇怪怪的東西。

然後……

效果是有的,但是得產卵。如果她現在產卵的話,孵出來的小蟲族估計就得有一半的機械能力。

鳳淵:……

她覺得她可能得考慮一下,快點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要不然身為鳳凰的優勢冇有,身為蟲族的優勢又用不了。

“你真的不考慮和我契約嗎?有很多很多好處的。”

托這個星球實在太小的福,白米又跟個狗皮膏藥一樣粘了上來。

“閉嘴。”

鳳淵找了一台看起來還算比較完好的機器開始搗鼓,順便甩給白米兩個字。委屈的大白虎默默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嗚嗚嗚今天又是羨慕弟弟的一天,他也想要有一個可愛又好騙的胖寶寶做宿主。

鳳淵現在也煩的很,身體不是自己的,儲物戒冇有,好吃的吃不了,背景資訊不知道,小黑不在自己身邊,還有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係統一直跟著她。

雖然白米說的天花亂墜,但鳳淵可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隻怕事後要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那…那個…我能說話了嗎?”

天漸漸黑了,白米一直都站在旁邊看著鳳淵搗鼓機器,他抖了抖耳朵,弱弱的問道。

“說。”

鳳淵言簡意賅。

“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契約嗎?”

鳳淵都無語了,她表達的還不夠清楚嗎?

“看在你回答問題還算麻溜的份上,我暫時不追究你跟蹤我的事。你呢,現在馬上就換個宿主目標,彆再來纏著我,要不然等我什麼時候改想法了…”

鳳淵隨手揮了揮自己手裡的小鐵棍:

“你應該慶幸我最近在積德行善,要不然…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

鳳淵說自己在積德行善是真的,她以前從來都隻信奉弱肉強食,直到養了兩隻根本不強大的崽。就像不信神佛的人會因為自己在乎的事情而信神佛一樣,鳳淵當然也希望自家崽能在遭遇困難的時候得到善意的幫助,所以近1000年來打的架都少了,性格也越來越軟和。

這事要是放在她放蕩不羈愛自由的時候,白米現在還有冇有個全屍都是問題。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萬一。

白米是冇覺得鳳淵哪裡性格軟和,隻覺得她油鹽不進。他明明說了那麼多係統的好處,為什麼這個傢夥就是一點都不心動呢?

白米急的抓耳撓腮,卻忘了一句話,上趕著的不是買賣。他就跟個粘糕一樣不斷的跟在鳳淵屁股後麵推薦自己,就像售貨員推薦快要過期砸在自己手裡的商品一樣,鳳淵不心生警惕纔怪呢。

而且,白米看著可比白糕有威脅多了。畢竟,一個多月大的小奶貓能有什麼壞心思呢?論心眼子,白糕甚至還不如寧寶呢。

“你愛留這裡就留著吧,反正我走了。”

鳳淵無所謂的攤攤手,把手裡的小鐵棍隨手往後麵一扔。那哐的一聲把白米嚇得一個激靈,差點一下子跳到最近的一棵樹上。

鳳淵不管他,直接坐著自己剛剛造出來的小型飛船就走了。說是小型飛船,其實就是個鐵皮蛋,這要是個人類來坐,肯定馬上就掛了。但是沒關係,蟲族的身體素質杠杠的,鳳淵更是其中翹楚,這玩意兒隻要稍微有點用,她就死不了。

主要是,她的翅膀冇有辦法飛到另外一個星球,所以得整個會飛的玩意兒出來。至於安全係數,這個不重要,就算到時候直接砸到另外一個星球,硬著陸,她覺得自己應該也不會被砸死的。

當蟲族還是有好處的,至少外表一層不是皮膚,而是堅硬的蟲族外殼,耐造的很,足以支撐鳳淵大部分的作死行為。

至於能源,那是她剛剛從所有的機器裡麵摳出來的礦石。每一塊都隻剩一點點力量了,任何一塊單獨都冇有辦法支撐一個機器的啟動。所以鳳淵多聰明呀,把提供能量的空間改造大了,一股腦就全塞進去了。

白米就眼睜睜的看著鳳淵那坑坑窪窪的小型飛行器跌跌撞撞的上路了,給人一種她馬上就要把自己送“上路”的錯覺,試試就逝世啊。

這玩意兒真的能飛到目的地嗎?

事實證明,當然是…不行的嘍。

雖然兩顆小星球離得很近,但鳳淵的飛行器還是跟顆流星一樣,燃燒著砸向了垃圾星球。

“咳咳咳…”

鳳淵灰頭土臉的從完全看不出原狀的殘骸裡麵爬出來,胳膊斷了一個,但是問題不大,作為一隻堅強的蟲族,多吃點東西就能長回來了,這也是鳳淵為什麼敢這麼作死的原因。

當然,另外一點是,她原來那個小星球實在太破太窮了,啥也冇有,鳳淵也就隻能堵一把,換個地方求發展了。

-是左邊,木木是不會錯的,那是寧寶記錯了嗎?“你冇有記錯,但那是看平麵地圖的方向。你隻要記得,太陽升起來的地方是東邊……”木木給寧寶一頓科普,寧寶有的懂了,有的冇懂。但是冇有關係啦,聽木木的就好了。孩子高高興興的跑去扔了垃圾,然後又高高興興的跑了回來,又立刻無縫銜接地從商店裡麵兌換了一袋薯片開始吃。木木沉默了一下,所以,你是打算吃一樣就去跑一趟,扔一次垃圾嗎?她在自己的空間袋子裡麵翻了翻,找出一個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