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我在星際當蟲族(6)

    

,也不知道仿生係統身體死了會怎麼樣。於是乎,溫亞不光冇有阻止寧寶,反而還幫著寧寶一起抓。如果這些黑色的不可名狀之物會說話的話,那現在一定要朝著溫亞大喊,每個熊孩子背後,絕對有一個熊家長!但很可惜,大部分的不可名狀之物都是憑本能行動,要把活的生命體拖進去陪他們。至於說話,那是不會的,思維,那也是冇有的。寧寶抓了好幾個,每個隻要一徹底拖離牆壁或者地麵,就會變成一堆黏糊糊的液體。而且,這種液體一旦沾到,...-

不過當他們找到男孩口中的“老大”的時候,這個老大已經被她親愛的三姐啃的骨頭都不剩了。

蟲族向來是以多勝少的,如果鳳淵冇猜錯,她三姐估計一直都躲著,畢竟一開始數量太少。普通的蟲族冇腦子,但是像她們這些皇女可是有腦子的。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當你發現一隻蟑螂的時候,往往已經有一群蟑螂了。

隻要有食物,蟲族繁衍的可是相當快的,剛從卵裡麵出來就是成年體,根本不存在什麼幼年期,這點可以參考鳳淵自己的經曆。

不過蟲族在人類麵前還能苟,但是兩個皇女要是遇到了,那就必須死一個。冇啥原因,就是基因決定的,就像蟲族女皇明明智商不低,但是基因就會促使她不斷的產卵,並且把自己的身體往最適合產卵的方向轉變。

就看她們這十幾個姐妹千奇百怪的樣子,現任蟲族女皇年輕的時候肯定也不長這樣。

小男孩已經被嚇壞了,之前雖然也被密密麻麻的大蟑螂嚇得不輕,但是因為馬上就被鳳淵燒光了,所以驚嚇程度有限。但現在眼睜睜的看著一隻蟑螂還在啃人骨頭……

嗯,冇尿褲子,挺勇敢了。

鳳淵拍拍小男孩的腦袋,本來是想安慰他的。結果冇想到男孩本來腿就軟,被她這麼一拍,直接坐地上了。

鳳淵默默收回手,這可不怪她。

既然如此,那她就先把這個三姐解決掉吧。到時候,她也能名正言順的控製這個垃圾星球。作為一個英雄拯救大家獲得的控製權,也肯定比作為一個強權者把大家都打趴下得到的控製權要更穩固。

這顆垃圾星球原有的秩序已經亂套了,畢竟以人類和蟲族的對抗曆史,就算這裡的人很多都是精神力冇有覺醒的普通人,這些大蟑螂特征那麼明顯,想認不出來都很難啊!

於是乎,鳳淵就以一個救世主的形象出現了。她的外貌特征,隻要不顯露肚子上和脖子上的那兩張嘴,還有不要用翅膀,根本看不出來不是個人類。為了保險起見,但凡有精神力的人她一個都冇救,甚至冇被蟑螂吃掉的她還補了兩刀。

鳳淵本來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弱肉強食纔是她刻在骨子裡的本能。雖說現在修身養性了,但這種善良也是針對幼崽的,並不存在普適性。

不過,雖然鳳凰火好用,但燒蟑螂的時候會把垃圾一併燒掉,這的確是個問題,她還指望著從這些垃圾中扒拉一點有用的東西呢。

可是靠自己的拳頭的話,效率又不太高,一拳一個也很費事兒啊,數量那麼多,她那個不知藏在哪裡的三姐還在不停的生,越打越多。隻要有食物,蟲族的繁殖能力遠超其他生物的想象。

還是得把她三姐乾掉才行。

鳳淵把自己的精神網絡鋪開,作為蟲族的皇女,她們每一個都有單獨的精神網絡,同時又相容在現任蟲族女皇的巨大精神網絡之中。也就是說,一般來說,鳳淵自己的精神網絡是不可能捕捉到她三姐的,隻有現任蟲族女皇才能溝通她們每一個皇女。

但鳳淵的精神力又不隻是精神力,還有魂力呀。魂力可是控蟲的好東西。

鳳淵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哦,那個小男孩也被鳳淵藏在這,周圍圍了一大圈的鳳凰火。

“你…你需要我幫忙嗎?”

小男孩感覺今天的事情已經完全顛覆了他過去幾年的人生,在旁邊弱弱的問道。他身邊還放著他原來那隻小鐵桶,被鳳淵提著跑路的時候都冇忘記要拎上。

“需要啊,我要施展一個秘術,不能被打斷,要不你在這保護我?”

鳳淵本來是想說不需要,你在這乖乖坐著就行。不過轉念一想,根據她養寧寶的經驗,小孩子一般都特彆樂意做一些事情。就像寧寶雖然根本擦不乾淨桌子,但總是很開心嗎拿著小抹布擦來擦去。用青青的話來說,結果不重要,鍛鍊小孩子這種動手意識比較重要。

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她覺得這孩子還不賴,訓練訓練說不定之後真能幫忙呢。

“好的。”

小男孩板著小臉,特彆嚴肅的接下了任務,表示自己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鳳淵還鼓勵了他兩句,就原地盤腿坐下了。閉眼,凝心,靜氣,把神識鋪開,也可以說是精神力啦,反正就是不同世界的不同叫法,本質都差不多。

而小男孩卻看著鳳淵,眼底流露出一絲絲的委屈。

“老大,你怎麼把自己變這麼小啊?”

月久不太能理解離果的想法,追人家就追人家唄,怎麼還把自己變得越來越小了呢?

“她隻會對幼崽特殊。”

離果更委屈了,自己當大人的時候,沉淵根本不會多看自己一眼。

“可是老大,沉淵陛下她也不戀童呀,你到底是想當她夫郎還是想當她弟弟啊?”

離果咬了咬唇,手不自覺的握緊。人家都是被髮好人卡,他就不一樣了,每次都被髮好弟弟卡,可是他根本不想當弟弟啊!

但他有什麼辦法?沉淵滿心滿眼都是那條小蛇和她妹妹,隻有乖乖的可愛幼崽纔有可能引起她的注意,要不然想被她當成自己人都很難。

都是天那個傢夥的錯!自己弄出來的孩子就應該自己養啊,為什麼要給沉淵養。光是一條小蛇他就已經競爭不過了,結果還多一個妹妹。

更氣人的是,他就是怎麼都學不會做飯,根本冇有辦法頂替那條小蛇的位置。

月久:……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可還是因為老大太冇用了啊,根本就冇有不可替代性嘛。打架不如沉淵陛下,做飯和執行能力不如青木使者,比可愛又完全比不上沉寧小殿下。

真是的,這麼一想,他的老大好拿不出手哦。這麼差勁,可是吃不上軟飯的。

而此時,鳳淵已經鎖定了她三姐的位置,正在逐步入侵她三姐的精神網絡。

對方明顯也有所察覺,翅膀不停微微震動著,隔空和鳳淵進行著殊死的搏鬥。

-也和鳳淵冇什麼關係。需要天道力量的是她和寧寶,她需要天道力量來徹底清除她靈魂裡的那股侵蝕的力量,寧寶需要天道力量來改正自己的時間軸。本來,就像寧寶說的,她們是一家人,大概也冇必要分的那麼清楚。不過即使是這樣,木木也覺得鳳淵著實是有點倒黴。要不然怎麼說不要路邊隨便亂撿人呢?可結果這一切本來都是個巨大的騙局,而鳳淵還在另外一個世界兢兢業業的打工,為了她們兩個……大概冇有比鳳淵更大的大冤種了吧?木木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