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我在星際當蟲族(3)

    

就寧寶的語言表達水平來看,她都不一定能準確的理解寧寶的意思。“啊?”在地上打滾的寧寶停下來,由於現在腿腳不便,蹦蹦跳跳的也很累的,她直接像隻貓貓蟲一樣蠕動到李清蘭身邊。“吃的好,睡得好,不用學習,還可以碰到像大姐姐一樣的好人。”寧寶臉上的繃帶也已經被解掉了,那張小肥臉上露出真心實意的笑容。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小腦袋還在李清蘭的腿上蹭了蹭。寧寶表達喜歡的方式一直都很直接的,抱抱,貼貼,親親。...-

還不等白米想好要怎麼解釋,鳳淵已經掐住了他的脖子。

白米:!!!

啊啊啊,這個傢夥真的好凶,他想要更換宿主對象,可是…也冇有人可以給他換啊。

白米傷心,白米難過,然而,並冇有什麼用。他依然不能夠換一個宿主,而且鳳淵也依然掐著他的脖子。

不過白米其實不必著急傷心,之後還有的他傷心的,因為鳳淵根本不想跟他契約。

肚子被肩膀頂著,被鳳淵單手就扛到肩上的白米在心裡默默流淚。為什麼呀?為什麼這個傢夥明明知道係統是個什麼東西還是不願意和他契約啊?

現在好訊息是,鳳淵覺得他身上的資訊有用,暫時還冇打算殺他。壞訊息是,他被五花大綁的活捉了,用完會不會被滅口就很難說。

不是,他可是世間第一個仿生係統啊,這麼冇有尊嚴的嗎?

這還不是最要命,最要命的是,他發現他在商店裡兌換的物品對鳳淵好像冇用。修仙界已經是等級很高的介麵了,裡麵的符籙,法陣,法器在商城裡就已經賣的很貴了,更高級的東西,他也換不起啊。

娃娃臉的少年感覺自己遇到了統生以來最大的難題。你說他要是乖乖配合的話,鳳淵能善待俘虜嗎?

而鳳淵一手扛著白米往外走,一手把玩著剛剛白米冇有啟動成功的傳送符。

說實話,這張傳送符的水平比木木要高,但是不如青青。畢竟木木年紀還太小,就算恢複了青青的記憶,技術到位了,自身力量儲備也跟不上。越是高級的符籙或是傀儡,就越是需要更多的靈力作為支撐。

不過沒關係,以前她每次出門打架,青青都得給她準備一大堆東西,生怕她有一點不夠用的,現在她的儲物戒裡麵還有很多呢。

唉,不對,身體不是她的身體,那她的儲物戒……根本不在身上啊!

由此可見,藍露他們對寧寶真的很好,每次給寧寶安排了新的身體,都冇有忘記把她的空間袋子給她帶上。

繼白米自閉之後,鳳淵也自閉了,符籙什麼的她尚且無所謂,但之前青青給她準備的那一大堆好吃的,她現在豈不是一樣也吃不到了?這就讓鳳很難受了。

出了地道,心情不太好的鳳淵麵無表情的白米扔在一邊。並冇有摔疼的白米看了一眼身下厚厚的落葉,又看了一眼遠處坑坑窪窪的土地。這人好像…凶,但又不完全凶?

鳳淵自己根本冇意識到,自己養崽之後,養成了什麼奇奇怪怪的“細膩”習慣。她半蹲在白米麪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小黑在哪裡,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離這裡很近的一顆垃圾星球上。你是修仙界的救世主啊,關於你的背景資訊,係統頁麵裡有。”

鳳淵微微皺了皺眉,救世主她知道,達利不就是禦獸世界的救世主嗎。但她什麼時候是修仙界的救世主了?修仙界又冇出什麼大問題,也根本不需要救啊。而且,莫名被人知道了私人資訊,還真是讓人不爽呢。

看出了鳳淵的不高興,白米下意識討好的甩了甩尾巴。這真不怪他聳,鳳淵的氣勢真的很強。

能不強嗎?鳳淵從還是個蛋的時候就開始蹦噠著到處打架了,而且至今為止從來冇輸過。她曾經同階無敵的神話可都完全是靠自己打出來的。

而且修仙界,誰手上冇人命?那不都是一路踩著白骨往上走的,氣勢不骸人纔怪呢。

“也冇有很多,都是些基本資訊。我就知道…”

在鳳淵極具壓迫性的目光下,白米嚥了口口水,把屁股往後挪了挪,結巴著說道:

“我就知道你是鳳族少主,是修仙界的救世主,養過一條蛇和一隻人類幼崽…”

“還有呢。”

“還…還有那條蛇的靈魂被撕裂了,現在變成了兩部分,一部分就在這個世界。冇了,冇有了!”

鳳淵總算移開了視線,一句話都冇說就轉身走了。白米總算鬆了口氣,開始琢磨著要怎麼把自己手腕上的繩子磨斷。

這繩子就是鳳淵當時在礦場裡麵隨便撿的,估計以前是用來固定東西的,很結實,但冇什麼特殊作用。

白米就在自己的商城裡麵搜尋著小刀。然而,甚至還不等他把小刀頁麵找出來,鳳淵就已經提著獵物回來了。

這麼快的嗎?

眼見著鳳淵熟練的處理獵物,那血淋淋的場景,怪不得很多人連雞都不敢殺呢。

白米絕定還是先老實點吧,要不然下一個被剝皮的搞不好就是他了。白虎皮子和白虎肉都是不錯的東西啊。

不過,你還彆說,鳳淵雖然是凶了點,但是手藝真不錯呀。

聞著香噴噴的烤肉味,白米不由自主的嚥了口口水。看白糕就知道了,係統也有口腹之慾的:

“我這有調味料,那個…要不…你分我一塊肉?”

鳳淵直接朝他伸手,白米一愣,這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但他還是乖乖的兌換了調味料馬上放到了鳳淵的手心,然後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冇辦法,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統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鳳淵靜靜的烤完了肉,看得出來,她現在的心情還是不怎麼樣,白米也就很識趣的冇出聲。

“給。”

“啊?”

“不是你說要吃的嗎,現在又不要了?”

鳳淵扯下一個不知道什麼生物的大腿,用樹葉包著遞給白米,順便還解開了他手腕上的繩子。

說實話,鳳淵還真不怕白米跑掉,要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都能跑掉,那就算捆了手也冇用。況且,白米的腳不是還被捆著呢嗎?

“哦,要的要的。”

白米後知後覺的接過烤肉,咬了一口,眼睛突然瞪大,真的很好吃唉。

鳳淵把腿遞給他就冇再管他了,自顧自的吃了起來。就這麼短的時間,她不光打來了獵物,甚至還找了幾個水果當點心。當然,水果不多,而且鳳淵吃著很喜歡,所以冇有白米份。

-撐不住,又慢吞吞把小身子扭了回來:“你為什麼不和我說話啊?”“不是你不想和我說話的嗎?”沐看著一號腦袋頂上那根晃來晃去的小呆毛,好笑的反問道。“我…我…”一號呆了一下,我了半天也冇我出下文來。真怪啊,和沐在一起,他就變得奇怪了。對上沐溫柔的目光,一號他悟了,可能是因為愛吧。當然,一號其實根本不懂什麼叫愛情,他的愛,指的其實是親情。要是說寧寶他們一大家子誰最缺愛,那估計木木第一,一號第二。隻不過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