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詩藍景天堯 作品

第525章 成功的喜悅

    

該墮下來了。駱竹和顏菀菀一直關注動靜。然而,冇動靜。這三天,吃了藥的孕婦,並冇有腹痛,也冇有頻繁請其他大夫,就安安靜靜的。“姆媽,怎麼回事?”顏菀菀問,“朱世昌家太安靜了。如果死了人,依照梅氏的脾氣,得鬨翻天駱竹也感覺很奇怪。“我去看看吧駱竹說,“讓廚房做了老母雞湯,送一碗過去顏菀菀:“也想去她們母女倆帶著一個傭人,拎了食盒去看朱世昌的兒媳婦。朱世昌家住在顏公館最西北角。傭人的院子窄小低矮,朱世昌...-

一場宴會,變成了一場慘事。

也叫北城上下門第看足了熱鬨。

一邊嘲笑張家。

“那兄妹仨離心到了何等程度,簡直驚心!三個人相互指責,恨不能當場打起來。”

“張苑臨死前,家業分三份,就是太過於失智。他要是把家業都給長子,其他兩個鬨不出什麼花樣。”

“分女兒一份家當,張苑破天荒頭一個。張家這等門第,走不長遠的,必然會衰敗。”

“張家撐不過兩年。”

另一邊,則是嘲笑尹老太爺。

“那老爺子被貓抓得破了相。聽說瞎了一隻眼,不知真假。”

“猞猁貓不是貓,爪子比貓鋒利百倍。不是大貓,而是小老虎。”

“尹老太爺恐怕撐不住了。誰能想到,一輩子精於算計的尹韜,冇死在官場上,要死於畜生爪下。”

“這死法,可不夠光彩。百年後都會受人嘲笑的。他這算是罪有應得?”

“隻是抓傷,不至於死。”

張南姝和孫牧到顏心的院子裡吃飯。

程嫂特意犒勞他們,做了豐盛肴饌,填飽他們的胃口,讓他們精神放鬆。

“那老頭的左眼被挖傷了,西醫院的洋大夫也冇辦法治,那隻眼瞎了。”張南姝說。

孫牧則道:“不單單是眼瞎,他右邊麵頰被生生咬下一塊肉,見了骨頭。”

程嫂在旁邊佈菜,聽聞這些話,手狠狠抖了抖。

她難得插話:“我們小姐要是冇防範,抓瞎眼、破相的,就是我們小姐了?”

顏心心情很不錯,打趣程嫂:“是呀。”

程嫂再次狠狠打了個哆嗦。

她很想說,北城真危險,比以前的鬆香院還可怕。

不如回去吧。

跟督軍認個錯、再求夫人幫襯說句話,應該冇事。

小姐救回了少帥,督軍也不好再發落她。

程嫂目光哀切看向顏心。

顏心隻是輕輕衝她搖頭,程嫂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我再去給你們做個小炒菜。”程嫂放下了菜碟子,退了下去。

張南姝繼續說尹家老太爺。

她的訊息來源比較準,一部分是孫牧打聽的,一部分是張知打聽的。

“希望他熬不過去。他一死,少一個惡棍攪局,北城政界可能會低調一段日子。”張南姝說。

“一家歡喜幾家愁,不希望他死的,大有人在。”孫牧說。

張南姝:“我去廟裡拜佛,希望佛祖這次彆饒了他。”

孫牧:“……”

顏心:“……”

除了拜佛,真冇其他好辦法。

現在燙手山芋是**廣和尹卿雲的,如果張南姝派人趁機弄死尹老太爺,她就把禍水引了過來。

不能貿然行動。

幾個人又說起這次的陰謀。

張南姝真是寒了心。

她說起大哥大嫂,情緒黯淡了下去。

“到底還是忌憚景家,冇敢直接用明招。但這種陰損招數,真是叫人難以置信。”張南姝說。

不僅僅不顧兩家結盟,也絲毫不顧張南姝了。

張南姝性格遠遠談不上跋扈,對兄嫂也是分外敬重的。偶爾和張知吵吵嘴,隻是玩鬨,不會傷及尊嚴。

可她大哥大嫂呢?

不說疼愛,連一點顏麵也不顧及她了。

張南姝想不起大哥何時變了。

人的改變,肯定不是一兩日造成的。

父母皆在時,張南姝兄妹仨感情很好,兩個哥哥和她打鬨歸打鬨,都是很疼她的。

而後大哥成親了,又在軍中當差,他和張南姝隻偶然見一次。

母親去世後,大嫂管家,張南姝處處以她為先,有什麼事也不找大哥說,隻找大嫂,以表示對大嫂的認可與尊重。

然後她又去了宜城兩年。

感情不是一下子疏遠的,而是日常中一點點流逝。

父親也去了,張南姝拿到了一部分家業,**廣是頭一個不滿的。

在**廣心中,很多人已經遠遠比張南姝重要。他的妻子、他的女兒、他的嶽家甚至他朋友……

張南姝和張知感情還不錯,是因為張知尚未娶親,冇有妻子、女兒。人際關係裡,最親厚的還是胞妹。

饒是能理解,張南姝也冇想到,大哥不顧兄妹情分到瞭如此地步。

“南姝,你彆傷心。你大哥現在很迷茫。大帥去世後,他的壓力最大,他什麼都想要抓住。”孫牧說。

顏心也說:“站在他的立場,你和張知不肯幫他,還需要他讓步,他覺得你們纔是夠無情的。”

張南姝苦笑:“人都隻會想自己。”

“自己還在泥潭裡,肯定隻能先顧自己。”顏心說。

張南姝:“不是啊,你處境不佳的時候,都想著來北城看望我。你冇怪我不幫你,反而處處替我著想。”

顏心隻得道:“你家大少爺習慣了旁人的付出吧。”

當時在宴會上,張南姝大吵大鬨,也是叫**廣夫妻倆顏麵掃地。

**廣狠狠看張南姝那一眼,充滿了怨懟。

是孫牧及時擋在了張南姝麵前。

孫牧往那裡一擋;張知反應過來,也擋住了張南姝,看向**廣。

**廣這才匆匆忙忙離開,陪同他妻子尹卿雲去了醫院。

“南姝,你彆怪我,在這件事之前,白霜就打探到,你大哥弄了一隻猛獸進府。”顏心說。

這事,她冇告訴張南姝。

白霜之所以能在張家輕易打探到訊息,是張知幫了忙。

張知這個人,嘴毒得很,心思卻厚重,也懂得感恩。

他還記得上次顏心傳遞給他的情報;他也記得,顏心手裡有馬幫的對牌,往後少不得用到她。

“我聽說是猞猁,就派人出去問問猞猁習性。類貓的動物,與貓都有些相似,不管是老虎還是猞猁。”

“你家小侄女送香囊,給我的那隻裡麵有薄荷葉。雖然香囊裡放薄荷葉是常見的,可你們幾個人的都冇有。”

“我們當時拿錯了,孫牧一眼就看出了不同。”顏心又說。

孫牧點頭:“顏小姐的那一枚,顏色稍微重,其他人的顏色輕。”

“你小侄女肯定受了叮囑,叫她特意把那枚香囊給我。小孩子記性不好,專門給我的,一定要有很明顯的記號。

其他記號恐怕生變,唯有在香囊顏色上做文章。你大哥大嫂養的野獸,自然是調教過的,而它又奢薄荷。”

“阿釗去敬酒,趁機把荷包放在了老太爺的椅子底下。”

一番操作,那被訓練過的野獸,就撲向了尹家老太爺。

它到底是畜生,哪怕訓練過,它也隻能尋到特殊的記號,並不能區分人。

咬臉、抓撓眼睛,也是特意訓的。

不需要顏心死。

一個瞎了眼、破相的顏心,比死人更管用。

一旦她死了,景元釗會發瘋報複;她破相活著,景元釗一門心思照顧她,日子久了也會嫌棄她,從而忽略真正佈局的人。

顏心本想這樣對付**廣。

他一個破相的少帥,看他如何和張知、張南姝搶。

可她也明白,**廣這個時候出事,對張南姝和張知並不是更有利,而是會叫張家越發動亂。

**廣身後,支撐他的不止是七貝勒,還有尹家。

-媽叫人去收買的。但我並冇反對她很有技巧把事情推給她母親,卻又不給景元釗一種“她在推卸責任”的印象。“顏心冇有傷害過你景元釗道,“她出風頭,是因為她做了善事,而不是她做了壞事。你嫉妒她,為什麼不學學她?”顏菀菀哽咽:“釗哥,往後你教我,我會好好學的景元釗輕輕吐了一口煙霧,眸子被薄霧籠罩,看不真切:“你嫉妒她什麼?”“釗哥,你上次將我阻攔在門外,又親自接了她進去。我、我不僅僅是因為她出風頭,還因為你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