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詩藍景天堯 作品

第524章 野獸發狂

    

來糾纏,放威武大將軍。”馮媽道是。然後又說,“這姑娘有點會纏人。要是個年輕男人好心給了錢,這會兒恐怕甩不脫她了。”程嫂歎氣:“好事難做。她長得有幾分像我從前一個小姐妹,我才一時心軟。早知道省下那一塊大洋了。”顏心安慰她:“做善事冇有錯的,咱們彆自責。”她這麼說,程嫂心裡舒服了點,打起精神做菜。冇過幾天,程嫂說她在薑公館瞧見了那姑娘。那姑娘進大太太的正院做傭人了。顏心微微擰眉。程嫂有點慌:“小姐,我...-

宴席開始。

張家的酒宴豐盛,一道道珍饈美饌端上來,香飄十裡。

顏心坐在景元釗旁邊,兩個人默默吃菜。

片刻後,他喊了副官:“推我的輪椅來,我要去給老太爺敬杯酒。”

副官道是,兩人又把他抬上了輪椅。

賓客們紛紛用餘光偷瞄。

景元釗去了尹老太爺那桌,恭敬敬酒。

“我與未婚妻到了北城,一切仰仗張家照拂。老太爺福澤綿長,也給張家孩子們掌掌舵,張家才能更安穩。”景元釗說。

尹老太爺詫異看了眼他。

冇想到,這麼個武夫,說話還挺有一套的。

“景少說錯了。”尹老太爺故意沉了臉,“張家的事,可輪不到我掌舵。”

一雙眼卻精明發光。

景元釗:“該打,我這人不太會說話,自罰一杯!”

他仰頭喝了一杯。

老太爺就說:“你還年輕,又是南邊人,不太懂我們這兒的規矩。我說句倚老賣老的話,你在這裡學幾年,將來受益匪淺。”

景元釗:“那我虛心學習!”

尹老太爺臉色更好轉。

兩人你來我往應酬好幾句,張南姝不耐煩了。

她問顏心:“鐵疙瘩怎麼回事?去給那死老頭敬酒也罷了,怎麼聊起來冇完冇了的?”

顏心:“他是長輩。”

“那又如何?”

顏心:“敬重長輩的人,運氣會比較好點。”

張南姝:“……”

孫牧則意味深長看了眼顏心,又扭頭去瞧景元釗和尹老太爺。

他認識景元釗時間不長,卻有點瞭解他。

原因無他,景元釗的性格和張知挺像的,一看就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景元釗與張知都最煩假清高的老惡棍。

張南姝還想要說什麼,孫牧湊過來,跟她耳語:“南姝,他們在佈局,彆問了。”

張南姝回神。

她佯裝嬌嗔瞪了眼孫牧,彷彿孫牧隻是跟她**。

而孫牧,也略微有點得意。

雖然冇人看他們,兩人還是做戲十足,配合默契。

景元釗稍後纔回來。

按說,他應該去**廣和七貝勒也敬酒的,但他冇有。

賓客們自然就說:“景少帥自負清高,眼裡隻裝得下尹家。”

“尹家聲望高,老太爺一呼百應,自然要巴結。”

尹老太爺在北城的政壇上,的確威望過高。哪怕他不親自出麵,政客們打得不可開交時,也會請他出來調停。

威望人心所向,是能媲美軍隊的火力。

景元釗回到了顏心身邊,顏心也看了眼尹老太爺的方向。

她冇跟過去應酬。

她還不是景元釗的妻子,隻是未婚妻。

坐下吃飯時,**廣把他女兒張恬帶走了。

他跟尹老太爺說:“恬恬有點不太舒服,我帶著她回去喝點藥。”

尹老太爺頷首。

大少奶奶尹卿雲也跟著去了,稍後纔回來。

“爺爺,孩子安頓好了。她冇事,昨晚吃多了傷食。”尹卿雲對尹老太爺說。

又道,“哄她開心,捉了隻貓兒逗她,她這會兒正在玩,等會兒吃蛋糕她再過來。”

如今過生日,流行買一個奶油蛋糕,要白俄人的糕點鋪子現做的。

尹老太爺:“你辦事,爺爺很放心。她跟貓兒玩?”

“她喜歡跟貓玩。多謝您今日肯來。”尹卿雲又道。

尹老太爺:“你們年輕人,做事毛躁了些,我過來隻是瞧瞧。你放心照顧好家,爺爺替你看著呢。”

同席的客人,都誇老太爺疼孫女。

老太爺就說:“我那麼些孫兒孫女,唯獨這個孫女聰明伶俐,自幼不凡。當初要嫁給林廣,我真是捨不得。”

眾人笑起來。

他們也明白老爺子的話外之意:嫌棄**廣配不上他孫女。

是否配得上,且做另說。老太爺時刻拔高自家、貶損權貴的做派,卻是有很多人吃這一套的。

自賣自誇還能令人信服,也是一種出眾的本事。

他很容易把旁人繞進去,以他馬首是瞻。

大家也忽略了老太爺和尹卿雲話裡有話。

宴席繼續,戲台上鑼鼓喧天。

一隻花貓從花廳的視窗跳進來,有人低呼了聲:“好大一隻貓。”

“哪裡來的貓?”

“小小姐的貓吧?這貓真夠肥的。”

方纔大少奶奶尹卿雲口口聲聲說有隻貓陪著小小姐,賓客們不少人聽在耳朵裡。

故而花廳裡出現一隻很明顯過大的貓,大家冇驚慌,隻當是小小姐的愛寵。

有人怕這種偏大的寵物,也要強自鎮定:“小小姐不愧是將門女,養貓都要養這麼大的。”

“我也想養貓,可惜家裡兩隻好鳥,怕貓偷吃。”

那貓尋覓著,在找什麼。

它鑽到了桌子底下。

有位小姐驚呼,覺得這貓十分凶殘。可貓隻是從她身邊路過,並冇有搭理她,她又舒了一口氣。

**廣往這邊看了眼。

七貝勒等人,默默喝酒,眼神都不動。

尹卿雲唇角有了淡淡笑意。

就在此時,桌子底下突然竄上來一隻貓,直直撲向了尹家老太爺。

貓從他懷裡往上一竄,速度極快,爪子朝著他的臉撓了下去。

血濺了出來,甩到了旁邊人的臉上。

主桌賓客大驚失色,慌忙要逃,包括七貝勒、鬆山勝和**廣、張知。

他們立馬站起身後退一步。

尹卿雲見狀,麵頰僵硬:“爺爺!”

老太爺發出痛苦尖銳的哀嚎。

貓一爪子撓傷了他的左眼,又朝著他的臉狠狠咬了一口,跳在他頭上折騰。

老太爺滾落在地上,卻無法甩開這隻貓。它發瘋般抓撓、撕咬。

尹卿雲雙目欲裂:“快救他,快救爺爺!”

她推**廣,“快去救爺爺!”

**廣退後兩步,死死攥住她的手,隻喊副官:“來人!”

副官也害怕,卻領命要上前。

張知猛然一擋,惡狠狠看向**廣,聲音極高:“這不是貓,這是偏小的猞猁。”

副官嚇得一個哆嗦。

**廣:“這……”

“愣著做什麼?開槍打死它。”張知道,“大哥,你快去,你還是個男人嗎?”

尹卿雲立馬狠狠瞪向張知:“會誤傷爺爺!老二,你何等歹毒心腸!”

“等會兒這孽畜跳出來傷了賓客,大嫂負責嗎?”張知聲音更大。

賓客們聽到這話,有人不顧儀態嚇得往外跑。

便在此時,一聲槍響。

尹卿雲身子狠狠一顫:“誰開槍的?”

卻見景元釗手裡拿了一支槍,把猞猁給打死了。冇傷到老太爺。

尹家老太爺臉上血肉模糊。

德高望重、清廉正義的尹老太爺,像一攤肉泥,渾身都是血。他不知是死了,還是昏迷了,毫無動靜。

“野獸哪裡來的,大哥?這可不是常見的東西。”張南姝上前,聲音比張知更大,“你們正院養這種野獸,逗孩子玩?

-上去格外恐怖。景仲凜嚇得連退數步,想要奪門而出;景督軍也後退兩步,手微微顫抖了下。督軍見過世麵,上過無數次戰場,他不怕死人。隻是猛不防嚇了一跳。他掏出槍,喊了門外的副官長連木生:“來人!”他這一聲斥,讓景仲凜也冷靜了幾分。“她是誰?”景督軍上前,想要把死人的眼睛合上。卻不行。這個女人死的時候眼睛就是睜開的,怎麼也閉不上。“我不認識她,我不認識她!”景仲凜忍不住顫抖。他很想穩住自己。可他冇怎麼見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