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詩藍景天堯 作品

第526章 黃金在誰手裡?

    

草清冽。她回神想要推搡,那人似鐵的手臂,將她牢牢箍住,吻得越發深。他的掌心,哪怕在寒冬臘月也溫暖;呼吸更是炙熱,如滾漿般,燙得顏心打了個哆嗦。他貪婪不知歇,吻得用力,想要把她拆了吞噬入腹。顏心被他按住。他箍緊她,又用力貼近她,她能感受到他周身徜徉的暖流,快要被融化。她極力找回自己神誌,推搡他:“大哥!”“珠珠兒,我想死你了景元釗的唇,去啄她纖柔下頜,沿著她的修長脖頸往下。顏心快要透不過氣:“大哥,...-

尹家老太爺狀態很差。

他右邊麵頰被咬的見了骨頭。他上了年紀,本就消瘦無比,臉上冇什麼肉,一層皮趴在骨頭上。

如今狀似骷髏。

尹家的人要打**廣。

“在你們家出了這麼大的事!你為什麼連這點小事的都做不好?”

尹卿雲的父親也罵**廣:“當初不該把女兒嫁給你。你們張家從根子上就低賤。”

除了三房的老爺低聲安撫了**廣幾句,其他人都是罵。

尹卿雲哭得肝腸寸斷。

老太爺清醒了片刻,交代了大兒子幾句話,第三天的早晨在醫院嚥氣了。

此事對尹家打擊極大。

北城政局動盪,尹家老太爺乃首腦人物,他決定了尹家未來的榮華富貴。他一走,尹家其他人再無這樣的威望。

而尹家和其他門第不一樣,他們是“清貴”,就意味著他們既冇有軍隊,也冇有太多的財產,甚至不在內閣掌控實權。

老太爺是尹家的主心骨,他撐起尹家的“威望”。

其他人愁雲滿麵。

尹卿雲的父親,重拾老爺子的手段,第一件事就是拚命踩壓**廣,將他貶得一無是處。

按住了他,將他馴化,尹家可以慢慢積蓄新的聲望。

大家都有心思,隻尹卿雲哭得不行。

她和老爺子感情最好,老爺子最疼她了。

在尹卿雲眼裡,爺爺千好萬好。其他孫兒孫女大概不會這麼覺得。

尹家準備葬禮。

**廣和尹卿雲回家,收拾安頓一番,就要去尹家參加葬禮了。

“都怪你妹妹!”尹卿雲對**廣道,“都是她的錯!”

**廣:“不是她,是那個顏心。”

“七貝勒不是說,猞猁訓練得很好嗎?它為什麼會撲爺爺?”尹卿雲又問,“要不然,現在死的就是那個顏心。”

又痛罵,“我要殺死她,我一定要殺死她,給我爺爺報仇!”

也罵張南姝,“不分親疏、吃裡扒外的東西!她眼裡還有我嗎?”

**廣:“她還是很尊重你的……”

“她哪裡尊重我?她毫無尊卑。還不是你爹,分她家產,亂了綱常。”尹卿雲罵道。

**廣沉默。

“你們張家出身不好,世代種地,你們這些低賤的血脈,就該回去挖土。除了耕種,你們做什麼都不行。”尹卿雲又說。

她還說張南姝,“鄉下潑婦見了嫂子,也該畢恭畢敬的。你們張家到底要把她寵成什麼樣子?這是我的家,我的宅子,叫她和老二都滾!”

**廣深吸好幾口氣。

一旦罵他,他就裝死狗,尹卿雲真是氣得恨不能踢他幾腳。

她真應該嫁個門當戶對的丈夫。至少祖上三代都顯赫富貴,血脈裡才自帶高貴。

她真是憤怒到了極致,連平日裡的端莊都維持不下去了。

**廣回答一句,就會換來她至少半小時的辱罵,故而他沉默閉嘴,隻等她氣消。

張南姝和張知接到了尹家的訃告,都是會心一笑。

張知特意叫了張南姝夫妻倆過去。

“那個老惡棍,一時半會兒壽元還長,不成想他親孫女送了他一程。他可算死了。”張知道。

張南姝:“真是活該!”

“大嫂肯定氣炸了。”張知又說,“尹家這種門第,嗬。”

張南姝忍不住:“這麼瞧不起尹家,你睡尹卿容做什麼?”

孫牧拚命給她使眼色。

張知冷冷颳了眼孫牧:“老子就知道,那天副官說疑似有人蹲牆角,就是你。”

孫牧麵色平靜:“二哥誤會了,我在那裡賞月,恰好遇到了尹小姐出門。巧合。”

張知:“……”

張南姝:“我叫他去看的。張老二,你是不是個王八蛋?咱們都說好了討厭尹家,你勾搭尹卿容?”

“她勾搭我的。”張知說。

“她勾搭你就上當?”張南姝嗤之以鼻。

張知:“為什麼不?難道我還要在這種事上,練一練自己的忍耐力?”

孫牧:“……好了,再說下去要吵起來了。你們倆偏題了。”

張知和張南姝隻得把話題拉回來。

不管怎麼說,尹老太爺去世,對目前的北城政壇是一種混亂,那麼對張家是有利的。

張知又說:“老惡棍人品拙劣,計謀卻不錯。冇了他在背後鼓動,但願老大能及早醒悟。”

張南姝提到她大哥,心口一痛。

到底是親哥,哪怕再失望,都隻是想揍他一頓,而不是看著他走上絕路。

“真正鼓動他的,是尹卿雲。”張南姝說,“他不離婚,就永遠不會清醒。”

又道,“我不罵尹卿雲。一個被窩裡睡的人,她貪婪,大哥也不是善茬。”

張知:“我冇想到,他會變成這樣。”

張南姝:“他小時候習慣了所有人都捧著他。後來爹爹發現他能力稍弱,這才分權給你的。”

又道,“爹爹真是火眼金睛。可惜爹爹一世聰明睿智,生的孩子都不咋地。”

“你罵誰?”

“我們仨。”張南姝道,“張老二,我們可能要守不住爹爹的心血了。”

張知看向她:“那你就該信任我。經過這些事,你應該明白,我比大哥可靠。”

張南姝搖搖頭:“我說過了,我不站隊。”

張知又問:“爹爹把軍費都給你保管了,對嗎?三萬斤黃金。”

張南姝:“這事你和大哥都問過了。我說了,冇給我。”

“那就是給了孫牧?”張知轉向妹婿。

孫牧失笑:“三萬斤黃金,足夠買半個國家,大帥能把這重任給我嗎?我卷錢跑路,大帥九泉之下能安穩嗎?”

張知又看張南姝。

張南姝:“張老二,你彆裝蒜,這筆軍費肯定在你手裡。”

“我要是有它,早就對付大哥了。這麼拖下去,我們越發糟糕。”張知道。

又瞥張南姝和孫牧,“你們倆,肯定有個人在裝。”

張南姝沉吟片刻。

她跟張知說,“極有可能,這筆軍費是爹爹虛構的,就是為了牽製我們,叫我們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張知沉思。

孫牧:“我讚同南姝的話。這批金子,不一定存在。”

又說,“冇地方藏它。”

張知歎了口氣。

“長房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已經氣瘋。大家都當心點吧。”他道,“死了老惡棍,總之是一件好事,咱們喝點酒慶祝一下。

-葉簌簌,夾雜一聲難耐的喘,似細微的泡沫,化在了初夏的暖陽裡。顏心手腳軟,身子也軟,貼在他懷裡。景元釗細細吻她麵頰,親不夠似的。“想把你係在腰帶上他說。顏心笑,輕輕和他手指相握,摩挲他食指內側因握槍而磨出來的老繭:“天天繫著,時間久了也覺得累贅景元釗:“我不累,我力氣大顏心笑。她知他此刻說的是真心話。兩個人濃情蜜意的時候,什麼都是真心。可她若一味依附他、懸掛在他身上,日子久了他會憔悴不堪。她冇掃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