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嬌嬌一睜眼,偏執王爺來搶親 作品

第906章 忽然很客氣

    

慶,便提前求了平章侯帶陳書蘭出來一趟,散散心。最近這段時間平章侯不知在忙什麼,倒是冇問什麼就答應了。劉嬤嬤不想叫自家小姐這般痛苦,所以自作主張派人召陳清辭前來護衛陳書蘭。但似乎……她不該這麼做。陳書蘭隻瞧了陳清辭一眼之後,整個人從內而外散發出一種悲愴,不需言語和任何表情,卻叫人靠近她身邊寸許便想流淚。小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都遇到這些事情。到現在劉嬤嬤都不知該如何勸解,如何做,才能叫陳書蘭高興一點了...--

娶妻數月,謝長羽已經習慣了與妻子走在一起的時候,放慢腳步,與她並行。

這一回沿路回帳,因為有謝長羽的陪伴,巡邏士兵甚至都不敢隨意亂看,一個個走的端端正正的,至多便是用眼角餘光掃上一二。

不必受人注視,這可讓秋慧嫻自在不少。

“進來吧。”

謝長羽的聲音響了起來。

秋慧嫻看他給自己掀起帳篷的簾子,便微微低頭,進到了賬內。

茵兒和崔嬤嬤也隨之跟了進去。

謝長羽淩厲的劍眉稍稍皺了皺,並未出聲。

但這點小小動作卻被秋慧嫻看在眼中。

秋慧嫻知道,謝長羽一向是不喜歡伺候的人跟的太近,他在府上、在房中的時候,也不喜歡崔嬤嬤她們一直在房中打轉。

秋慧嫻吩咐茵兒放下東西,轉向謝長羽問:“夫君,可否讓人帶崔嬤嬤和茵兒也去歇歇?”

謝長羽“嗯”一聲,朝外喚了句“來人”。

先前的小將軍便將茵兒和崔嬤嬤暫時帶走了。

秋慧嫻拆下謝長羽罩在自己身上那件披掛,掛在了一旁的木架子上。

她先前進來的時候稍稍打量了一些。

這軍帳大約是謝長羽起居的帳篷,賬內擺設很是簡單,一道木製屏風隔斷行軍榻和武器架。

邊上還有一張書案,兩個櫃子。

一隻櫃子上麵擺放著竹簡和公文,另外一隻靠近床榻,想來裡麵放了衣服等物吧。

秋慧嫻想這樣的擺設也和這男人的性子一樣,直接利落半點不花哨。

“我幫夫君帶了一些點心。”

秋慧嫻到桌邊去,拿開食盒的蓋子,將點心一碟碟拿出來。

聽得腳步聲靠近自己,秋慧嫻想著是謝長羽走了過來,下意識正要轉身,一條手臂撈來,箍在秋慧嫻腰間,將她往後一攬。

後背貼上謝長羽鎧甲,一片冰涼,激的秋慧嫻下意識地輕“嘶”了一聲。

下一瞬,謝長羽俯身,埋首於秋慧嫻頸項之間,輕輕啄吻。

“夫君!”秋慧嫻雙手抓在謝長羽攬於自己腰間的手臂上,輕喚了一聲,掙紮著在他懷中轉身:“夫——唔!”

在她轉身那一瞬,謝長羽的唇重重地印在了秋慧嫻的唇上,不客氣地輾轉撚揉。

那攬在妻子身後的手也輕輕用力,把她扣在自己懷中動彈不得。

秋慧嫻臉色微紅,雙手不知覺間,從丈夫的手臂往上移動,抱在他頸項之間,承受著他的侵略,亦淺淺地迴應著他。

許久後,謝長羽停止了熱切的吻。

秋慧嫻的臉頰貼在他身前鎧甲之上,隻覺得自己臉燒的如同著火了一般,可他身前鎧甲卻冰涼透骨,一時間冰火兩重天。

謝長羽擁著妻子,不願鬆手。

秋慧嫻輕輕推了推他,低聲說道:“涼。”

謝長羽這纔不太情願地把人放開。

秋慧嫻低垂著眼眸,視線所及是丈夫的明光甲冑。

她手指蜷了蜷,轉身,重新去擺那些小點心,“都是些麪點,知道夫君不太喜歡,所以帶的少,夫君多少嘗一些。”

“等會兒我陪夫君用午飯。”

“嗯。”

謝長羽淡淡應著,看她把點心擺好,便坐到桌邊去,剛要伸手去拿,又停住動作,抬眸看她:“要淨手吧。”

“……”秋慧嫻愣了一下,點頭:“是。”

她左右瞧了瞧,發現角落處有個木製的盆架,上頭擺著木盆,邊上有水壺。

她過去一拎水壺,卻發現裡頭冇有水了。

秋慧嫻隻好轉向謝長羽:“夫君稍等。”

話落她拎著水壺掀開帳子,對門前的守衛溫聲說:“勞駕,打一壺熱水。”

門前守衛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行了個禮,拎著壺跑走了。

重新進到賬內之後,秋慧嫻陪謝長羽坐在那兒。

謝長羽低垂著眼眸,偶爾看秋慧嫻一眼,也不說話。

他其實素來都是沉默的。

兩人在一起,大多時候便是秋慧嫻找話題與他閒聊一二。

這會兒,秋慧嫻也覺得這安靜的實在有點不適,便冇話找話地閒談起來。

“夫君餓不餓?”

“還好。”

“營中午飯時辰是不是馬上要到了?”

“再過半個時辰。”

“那夫君是和士兵同食嗎?”中信小說

“對。”

“我……我若帶崔嬤嬤幫夫君做一點單獨的飯菜,會不會不太方便?”秋慧嫻盯著謝長羽,柔聲說道:“我原本想在府上做了帶來。”

“但夫君喜歡吃麪,我若在府上做了麵帶過來,隻怕那麪條要吃不了了。”

謝長羽淡淡說:“你要是想做飯,也不是不行,我讓人安排。”

“那就……勞煩夫君了。”

謝長羽又“嗯”了一聲。

兩人交談的有來有往,有問有答。

秋慧嫻卻覺得,他們之間似乎太客氣了?

記得月梅那件事情發生之前,他們已經很久冇有太客套過。

片刻後,士兵送了熱水來。

秋慧嫻洗淨自己的帕子,遞給謝長羽。

謝長羽卻坐著不動,不去接,反倒朝著秋慧嫻伸出雙手。

秋慧嫻愣了一下。

謝長羽說:“賢妻良母不用服侍夫君嗎?”

秋慧嫻:“……”

她麵上笑著,卻是壓抑地吸了口氣,拖著身後的凳子坐到謝長羽的麵前,仔細地用帕子給謝長羽擦了擦手。

謝長羽客氣道:“多謝夫人。”

而後,他抓起小碟子裡的點心,每一碟內的都嚐了兩顆,很是給麵子的樣子。

秋慧嫻想說點什麼,又不知說什麼好,便問起廚房事宜。

謝長羽叫人來帶秋慧嫻去,便起身回校場擂台那裡了。

秋慧嫻帶著崔嬤嬤和茵兒在一處小灶那裡給謝長羽準備午飯,心不在焉的厲害。

茵兒關懷地問:“小姐,你是怎麼了?和世子不愉快了嗎?”

崔嬤嬤也盯著秋慧嫻看,等著秋慧嫻的迴應。

秋慧嫻搖搖頭:“不是,認真準備飯菜吧。”

茵兒“哦”了一聲,低頭乾活去了。

崔嬤嬤有些不放心,乘著拿東西的功夫到秋慧嫻麵前來,低聲問道:“小姐到底為什麼事情憂慮?”

“不知道怎麼說,感覺怪怪的。”

秋慧嫻微皺著柳眉,“世子忽然對我很客氣,很奇怪。”--”“那行吧。”謝昭昭應下,又忍不住叮囑:“這回你看我手勢行事,不讓你說話你便不要亂吭聲,彆自己隨意發揮,你得答應了我。”否則還像昨天那樣,萬一出岔子可就糟了。陸景榮默了默:“昨天我也幫了點小忙的……”見謝昭昭蹙眉,陸景榮又歎氣改口:“知道了。”等一切準備妥當,謝昭昭便帶這一隊人前往山穀。……陸漢秋則帶另外一個京城來的差役到了啟州官府地牢之前來。劉洪生陪在一側,微笑說道:“那些百姓本官都好吃好喝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