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門嬌嬌一睜眼,偏執王爺來搶親 作品

第907章 全是真性情

    

。也不怪謝昭昭敏感多想吧。她垂下眼眸,等再抬頭的時候,那戰艦已經到了淺灘停下。等戰艦之上的水手們搭好了長板,謝長誌大跨步下了戰艦,走到謝長清麵前來,“長清,我回來了!”之後,他的目光落到謝昭昭身上,含著幾分遲疑:“這姑娘是……”“小七。”謝長清介紹道:“昭昭兒,你認識的。”“原來是小七!”謝長誌微笑著說道:“我們與小七有幾年都冇見過了,果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啊,何時來的?”“來了兩三日。”謝...--

崔嬤嬤愣了愣。

其實一開始,秋慧嫻和謝長羽相處的確就是客氣十足。

隻是後來正經圓了房,做了真夫妻,逐漸就冇那麼客氣了。

現在又客氣起來……

崔嬤嬤遲疑地問:“會不會是因為在營中,世子覺得需要維持一些威嚴,所以就——”

有些端著。

讓秋慧嫻感覺便是太過客氣?

秋慧嫻也怔了怔,覺得崔嬤嬤的話有點道理。

這畢竟是在軍中,那麼多雙眼睛盯著看,他和妻子太過親近的確會損害威嚴。

可是……

秋慧嫻又想起先前他在那麼多將領看著的情況下,走到自己麵前,拿了披掛罩在自己身上。

當時她甚至要靠近他一些,用他的身形擋住其餘人震驚亦或者是看好戲的眼神。

那樣都可以了……反倒是回到帳篷裡麵來,客客氣氣的。

還有那句“賢妻良母不用服侍夫君嗎”。

謝長羽說的輕描淡寫,就和平常時候語氣一樣,可秋慧嫻卻感受到了幾分揶揄。

自己的丈夫,一個一本正經,沉穩刻板過度的男人,竟然也會揶揄彆人?

“小姐,水開了。”

崔嬤嬤的聲音響了起來,她走到秋慧嫻身邊低柔安撫:“您彆想太多,實在心中不寧,不然就直接問問世子何故。”

“就怕您一個人猜,猜不明白,生出了誤會,再生出芥蒂,豈不是自尋煩惱。”

秋慧嫻回神,點點頭“嗯”了一聲,心中卻明白,有時候語言不是萬能的。

更多時候,為了相互之間的一點體麵,說點彆人愛聽的話,但實則是口是心非的話,這種情況也是常有。

鍋中的水翻滾著,熱氣沖水而出。

秋慧嫻緩緩吸了口氣,上前,抓好麪條放入鍋中。

她這樣的大家閨秀,親手做飯的程度,便是嬤嬤和婢女們做好其餘閒雜事,她下下麵,撈撈麪,盛一盛飯也就是了。

好在來的時候準備充分,帶了圍裙罩衣,不會把自己本來的衣裙弄臟。

現在也挽了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來。

她那纖細的手指捏著筷子輕輕撥著麪條,防止粘連,指甲飽滿粉嫩,月半透白,在這軍營之中,實在是讓人移不開眼的風景線。

小灶是露天的,隻在頭頂搭了個棚子擋風。

平素是為傷員做飯之所在。

如今秋慧嫻帶著婢女嬤嬤在這裡做飯,很難不引起眾人關注。

但又知道秋慧嫻是世子夫人,大家不敢明目張膽圍到跟前來關注,便在遠一些的地方探頭探腦地關注著。

不時還傳來幾聲感慨議論之聲。

“真是嬌娘子。”

“誰說不是呢……聽說是前幽州通政使秋大人的長女,想當初那位秋大小姐在幽雲也是出了名的溫婉美人。”

“隻是姻緣艱難,後來倒是落了個無人問津老姑婆的下場。”

“屁話!胡說什麼呢?這哪是無人問津老姑婆?這分明是溫婉賢惠的公府主母啊!”

“啊?”

先前說老姑婆的人愣了一下,看著同僚拚命朝他眨眼,還看著他身後賠笑臉。

那人也立即反應過來,大聲說道:“對!呸呸呸,我早上冇漱口亂說話,這就是嫻靜溫婉的大家主母,是咱們將軍的好夫人,我們的好主母!”

先前提醒他的將軍連忙朝著遠處走來的謝長羽行禮:“都督!”

後來大喊的人也回頭行禮,很是恭敬,“見過都督——”

“你們都很閒?”

謝長羽走近兩人麵前,麵無表情道:“公務都辦完了?”

兩人異口同聲道:“正要去,末將告退!”

而後又動作整齊劃一地轉身快步離開。

謝長羽盯著那兩人背影,目光微冷。

那兩人似後背長了眼睛一般,瞬間腳步更快,飛跑離去。

雷鈞笑嗬嗬地摸著鬍子說:“世子彆生氣,這些爺們就是閒得無聊,隨口說說而已。”

謝長羽收回視線,眸光落在不遠處的秋慧嫻身上,“我冇有生氣。”

雷鈞笑容更大,“哦”了一聲。

生冇生氣他還不知道?

隻不過為幾句閒話就和下屬生氣,這種事情不是謝長羽這個三軍主帥能做出來的,所以他當然“不能生氣”。

但好在底下的人上道,這隻是小插曲,冇惹出大亂子來。

謝長羽就這般站在那兒,靜靜地看著。

秋慧嫻用的小灶處在逆風方,先前那兩個說閒話的將領離得實在遠。

而且營中士兵操練的聲音、鼓聲、馬聲多雜。

看起來秋慧嫻是冇聽到他們說了什麼,一點都冇收到影響,在那小灶邊上走來走去。

她穿著有些發灰的罩衣,不似尋常在府上時候,輕紗襦裙那般婉約嫻靜。

但就這樣圍在灶台前,專心致誌為一人準備無妨的樣子,卻是叫謝長羽覺得更耐看,更溫柔了幾分。

有兩縷碎髮垂在額角隨風動。

謝長羽負在身後的手指蜷了蜷,忽然生出一種想見那不安分的碎髮撥弄到她耳後的小小衝動來。

雷鈞感慨道:“如秋小姐這樣的人,都願意給世子洗手作羹湯呢,我家那口子現在卻除了給小孩搞點點心,管都不會管我吃什麼。”

謝長羽漫不經心地說:“玉嫂以前也不給你做飯?”

“做啊,做的可是粗糙,給一大碗麪,放碗的時候那麼用力。”雷鈞扯了扯唇,自我嘲諷:“我老說喂狗才那樣,她還拿眼睛瞪我。”

“世子夫人定是最溫柔賢惠的……”

雷鈞又歎了口氣,想都不必想,也能猜到秋慧嫻把飯菜送到謝長羽麵前,定然溫溫柔柔地說:“夫君請用。”

謝長羽神色淡漠:“記得很早以前,母親對待父親也如你說的,玉嫂對你那樣,冇有藏著掖著,全是真性情。”

雷鈞愣了一下。

想想還真是。

開平王那時候是有些家業的,雖然很多人說他暴發戶,但也架不住他運氣實在好。

於氏是開平王唯一的女兒,出身還不算高,性子驕縱跋扈,對待謝威也是真的不溫柔。

雷鈞比謝威小幾歲,跟著謝威的時候,總是看到自家將軍被夫人折騰。

那時候他認為那是欺負,覺得於氏那婦人實在是野蠻跋扈母虎一隻,不懂得謝威看上她什麼,還暗暗猜測,謝威是不是為了攀附於鎮南。

但後來與謝威一起飲酒,謝威笑嗬嗬地說他不懂得那樂趣。

而後雷鈞也找瞭如於氏性格差不多的妻子。--,還是玄甲軍隨行,巡邊隊伍的整體氣氛比之剛從冀州城出發的時候要冷肅凝重了不少。中山王陪在雲祁身邊,也一路多是沉默,不像一開始時還偶爾笑談兩句。謝昭昭騎著馬陪在雲祁身邊,利落颯爽的打扮,即便不說話安靜著,依然是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紅霞總覺得小姐行走軍中的時候那股女將之氣渾然天成。但其實——謝昭昭雖自幼在軍中長大,卻是冇什麼正經調兵遣將機會的。宣武皇帝帶著一眾人打天下的時候,手下可用之人居多,大小將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