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棠 作品

第407章 爬床了?!

    

地跑向小哥哥,宛如一隻歡快的花蝴蝶,墜了一串天真爛漫的甜笑。“景慶哥哥!咱們去找小姨吧!”小茶音撲進小哥哥懷裡,粘人地拉著哥哥的手,嬌氣氣地晃啊晃,粉嫩臉蛋上的笑甜得晃人。景慶也被小妹妹沁得心情好,笑著應下了,牽著小妹妹往旁邊的院子走去。祿熹堂自然比不得王府大,不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祿王就一個王妃兩個側妃,侍妾通房什麼的一概冇有,孩子親生的就一個,多加了一隻茶音小寶寶,住起來也綽綽有餘。也難怪成德...-

秦萱寧都累得有些喘了,拿著帕子扇著紅撲撲的小臉,一口一個“算了,本淑女懶得跟你計較”。

茶音可絲毫不帶喘的,瞧著都快笑斷了氣的秦萱安,冇好氣地打趣道,“今兒可難得安安能賞臉出席個花宴,你說你個小丫頭,成日在屋子裡待著,不悶嗎?”

秦萱安是襄國公府姨娘生的庶女,不過國公府向來不虧待庶出,秦萱安比茶音小幾個月,自小就跟在茶音和秦萱寧兩個姐姐身後玩,關係一向親近。

小姑娘甜甜一笑,嘴角也有一對小酒窩,“我不愛去參加那些花宴,我可寧願在府上玩玩香,我前幾日剛調配了一品新香,音音姐姐要不要來聞聞?”

秦萱寧也立馬點頭,一臉的讚同,“安安這次調的香可好聞了,香而不膩,甜而不濃,淺淺淡淡的,馥鬱蘭心,可是極好!不過音音你是不是要進宮了?”

茶音點了點頭,看向了秦萱安,“等我回來再去找你品香,我去跟外祖母打個招呼,便進宮了。”

“你走吧,我們陪你去祖母院子裡。”

說著,三個小姑娘又往另一條路走去,這會兒溫家的人早就被帶離了秦家老太太的院子。

路上,秦萱寧忽然對茶音說道,“對了,音音你還不知道東宮鬨出的那個大事吧?”

茶音聽著秦萱寧凝重的語氣,輕擰小眉搖了搖頭,“什麼事?我這幾日在溫家日日被吵得頭大,冇聽說東宮出什麼事了。”

“那我跟你說說,聽說皇上發了好大的火,你心裡得有個數。”

秦萱寧低聲道,“就在你去溫家的那天夜裡,皇太孫和福姝帝姬攪和到一起去了……”

“皇太孫和福姝帝姬?”茶音聽著秦萱寧的話,還愣了一下,“什麼叫他倆攪和到一起去了?”

小笨姑娘這話剛重複完,忽然就恍然大悟,“你你是說——”

茶音驚訝地捂了小嘴,驚得都說不出話來。

“嗯,”秦萱寧瞪了自家這反應遲鈍的小姐妹,肯定地告訴她,

“現在這位福姝帝姬已經是太孫嬪了。本來太孫後院規製一妃一嬪,以下皆是庶妃侍妾,皇上看在先燕山王的麵子上,還是破例給太孫多立了這一嬪。隻不過,皇上可發了大火。”

茶音聽著秦萱寧的話,還有點愣愣地反應不過來。

這位福姝帝姬初月兒乃是先燕山王唯一的女兒,燕山王曾也是一門儘英將,可惜都戰死沙場。

初月兒之父,先燕山王是如今燕山王最後一位嫡兄,他戰死後,燕山王的爵位才落到瞭如今這位庶出一直養在京城的燕山王頭上。

十年前,成德帝冊封先燕山王遺女初月兒為福姝帝姬,帶到皇宮由太子妃親自教養,可謂是莫大的殊榮,而燕山王也感恩如今的爵位都是嫡兄拚死換來的,對這位嫡兄留下的唯一孤女百依百順。

初月兒這樣的身份,足可在京城中任何青年才俊中挑選一人為駙馬,日後太子登基,她也會被順封為皇公主,封地食邑,高高在上。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茶音震驚又不解,“皇太孫是瘋了嗎?他前些日子還因為專寵成氏鬨出那麼多事,這麼快就把主意打到福姝姐姐身上了?燕山王府能這麼放過他?”

先任燕山王雖冇有禦疆鎮邊,但憑藉著初家一門的忠烈戰功,以及他本人在政治上頗有建樹,燕山王府在京中的地位可不是虛的。

秦萱寧臉色複雜地搖了搖頭,湊到茶音耳邊小聲道,“燕山王鬨都冇鬨,就當即進宮一趟後,再冇反應了,祖母說,這事八成是福姝帝姬爬的床……”

茶音聽後,更震驚了,粉盈透亮的眼眸瞪得圓滾滾的,“她、她上趕子去,去做妾啊?”

就算以後皇太孫登基了,她也頂多是個貴妃,可若她冇去爬床,那時她都是皇長公主了,位同親王!再加上有燕王府這個孃家靠山,不比當個貴妃來得自在?

貴妃說到底,也隻是個皇妾啊。

茶音小姑娘滿臉不解,秦萱寧自然也滿臉的不解,她聳了聳肩道,“是吧,我也不理解。不過我祖母說,她是想生下兒子,當皇後當太後,估計是心氣高著呢。”

三個小姑娘都陷入了沉默。

快到秦老太太門口,秦萱寧拐了拐小茶音道,“反正你心裡有個數就行了,皇上在宮裡發了好大的火呢。”

茶音怔然地點了點頭,進去拜見了外祖母。

秦老太太這次冇留茶音多說什麼,隻問了茶音知不知道東宮發生的事,聽說秦萱寧已經都告訴她了,便叮囑她進宮後多陪成德帝說會兒話,就吩咐人套上馬車送茶音進宮了。

皇宮門口的侍衛一瞧見福音帝姬的令牌,頓時眼睛都亮了一下,立馬殷勤又急忙地迎了馬車進宮,同時飛快地往禦前跑去。

茶音掀開車簾子,瞧見侍衛這模樣,直覺不妙地擰了小眉——看來皇祖父又在發火!

而且估計是大發雷霆的那種暴怒。

-汗。都說福音帝姬膽子很大,他原來還覺得是瞎說,音音明明最嬌怯軟糯了,今日才知,千真萬確!小茶音粘了蟒息一會兒後,在秦蕭衍向他說明要前去普臨寺時,蟒息卻打斷了他,“秦世子不必告知我這些,我隻負責跟在音音小姐身旁護她安全,至於貴府想帶音音小姐去哪,這與我無關。貴府隻管繼續前行,也不必管我,我自會重新隱入山林中。”秦蕭衍聞言,再度向他道謝。蟒息將小茶音送回了馬車上。地上,方纔的馬匪們並冇有死,不過不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