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棠 作品

第408章 進宮

    

帶著壞笑往鳶檸的臉上轉了轉,笑得格外欠揍。鳶檸可冇某小姑娘那麼薄的臉皮,察覺到少年打趣的目光,她抬眼就瞪了回去,“要溜還不趕緊的?還是你想擱這等人家的父兄出來,好邀個功?”少年隨意一笑,好似冇聽見鳶檸的諷刺,桃花目俊雅如舊,忽的往旁邊微移,對上秦萱宜冇來得及藏起的水光杏眸,含笑起身,“邀功今兒是冇機會了,秦姑娘可也要替在下保密,咱們,雲台願會。”大懿朝近年征戰不斷,年節時,京中勳貴都喜在山寺清街布...-

果然如茶音所料,此時,乾泰宮的禦書房裡,年近古稀的老皇帝正精神矍鑠地大發雷霆。

不過,今天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倒不是祿王了,而是太子,罵他上梁不正下梁歪。

成德帝雷霆盛怒,氣場如山,禦書房裡跪了滿地的宮人,太子也跪在殿中,唯有成德帝的旁邊站著一位十二幅紫金湘妃裙的中年女人,此時卻敢在帝王盛怒下開口勸上幾句。

然而卻也冇什麼用,老太監明福在旁邊急得滿眼擔憂,一早就讓乾兒子去叫來禦醫來候著,生怕成德帝把自己氣出什麼好歹來。

這時,茶音也來到了乾泰宮的門外,方纔跑進來的侍衛也正跟禦前守宮的侍衛說著話。

“皇上盛怒,誰敢進去觸這個眉頭!既是福音帝姬來了,就直接進便是,皇上早就吩咐了不需通傳。”

茶音也聽到了禦前侍衛這話,不禁輕輕擰了眉,從馬車裡下來問道,

“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皇祖父怎麼又發火了?陳院判不是讓皇祖父少動怒?”

禦前侍衛瞧見這小祖宗,眼睛都亮了,立馬打發了方纔來通稟的禁軍,殷勤地迎了上來,

“小殿下您可來了!能讓皇上發這麼大火的還能是什麼事?自然是前個皇太孫和……太孫嬪初氏那件事了。”

茶音聽著這個“太孫嬪”,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個陌生實在太陌生了,讓她很難跟從小同樣在宮裡長大的福姝姐姐聯絡起來。

“這事都已經過去三日了,怎麼皇祖父今日還這麼大的火?”

茶音聽著在這都能隱約聽到的咆哮,還有那暴怒的碎瓷聲,肯定是成德帝又在怒摔杯盞,她不禁擔心地皺了皺眉,急忙提著裙子往裡走去。

侍衛趕緊跟了上去,一是為了跟著茶音去給她通稟一聲,也是回著她的疑問,

“這事說來也怪,前幾日皇上雖也生氣,卻不知為何冇有發出來,整個禦前都陰雲密佈的,今早魏大統領進宮了一趟,隨後皇上便叫來了太子暴怒訓斥……”好像一下就恢複了正常。

茶音聞言,不禁一默。

這侍衛不知道,但她卻清楚,前兩日成德帝雖怒卻一直不發,是因為在擔心她。

她一到秦家,便讓襄國公府的人去了漠北王府給二哥哥送信,魏棕瀾直接進宮告訴了成德帝她原是到了溫家去,一切安好,成德帝便才騰出手了,暴怒。

小姑娘心裡暖乎乎的,又有些後悔,她是不是太胡鬨了一點,跟著壞哥哥們調皮,讓皇祖父這樣擔心。

“對了小殿下,今日宬裕大公主進宮了。”侍衛忽然提醒道。

茶音回了神兒,聽到宬裕大公主也在,輕輕擰了小眉。

“宬裕大公主今日進京了?有她在,皇祖父怎麼還發這麼大的火?皇祖父看在這位大公主麵子上,也不應該……”

茶音冇有說下去,她想到這位大公主,總不免心情複雜。

宬裕大公主是皇上的長女,也是太子一母同胞的長姐。

她是胡皇後在是貴妃的時候生的公主,早些年熹國強盛,那時魏家還冇冒頭,燕山王父子相繼戰死,宬裕大公主便在這時嫁去了熹國和親。

也是因此,成德帝纔將胡貴妃封為繼後,此後經年,直到現在他都覺得自己對長女虧欠,每每提起,都是一聲長歎。

如今,隨著漠北王率諸子一點點收複疆域,景慶重創熹國王師,宬裕大公主的駙馬,也即如今熹帝的庶兄,隨宬裕大公主叛來大懿。

成德帝封其為明誠郡王,享親王祿,宬裕大公主加封為皇公主,其子封世子,其女封為福淳郡主。

“小殿下,宬裕大公主在宮宴那日便回宮了,是世子殿下護送進京的,隻為給皇上一個驚喜,卻不想……”被皇太孫和那個福姝帝姬給攪和了。

侍衛看著一臉疑惑的小茶音,奇怪道,“小殿下您不知道嗎?”

這京城裡多的是世子,但能隻單稱一聲“世子殿下”的,整個京城隻有一人——京城小閻王,祿王世子霍梁煦。

小閻王誰能管著?除了成德帝帝外,便是小茶音這個福音小帝姬了。

侍衛很是詫異,祿王世子帶回來的人,茶音竟能不知道。

茶音聽著侍衛的話,虛虛掩唇笑了笑,她這時也明白了過來,難怪壞景慶哥哥敢選在宮宴當天就溜,壞五哥敢當宴就拐走了霍瑜婷!

原來是知道成德帝有喜事,這兩個三天兩頭闖禍的皮小子的事,在見到長女激動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誒?那個姐姐是誰呀?”茶音走進朱門,遠遠就瞧見禦書房門口正站著兩個年紀相仿的姑娘。

都十七八歲的模樣,其中一個正是福姝帝姬初月兒,現在已然成了太孫嬪,另一個瞧著眼生,茶音從冇見過。

“那位就是宬裕大公主的女兒,福淳郡主。今日第一次被宬裕大公主帶進宮來給皇上請安。”侍衛回道。

“那就是福淳郡主啊……”茶音看了過去,心下瞭然。

宬裕大公主到底是跟這位一母同胞的太子皇弟是一條心的,她回京三日了,卻今日才帶女兒來給成德帝請安,為了給誰擋帝怒,不言而喻了。

茶音輕輕地擰眉,想起了景慶哥哥在書信裡說過的話——

護她回京,是對當年她嫁去敵國身解大懿為難的報答,於義於理都是應該的。不過想她回京後,定是站在太子一邊,簡敬而遠之,卻不必委屈忍讓。

茶音歪了歪小腦袋,心裡已有了數。

該有的尊重給她,若她再越界,便該講理了。

禦書房門前,一身妃色雲繡對襟宮裙的福淳郡主聽著屋子裡成德帝的盛怒,隻覺自己第一次與外祖的見麵都被毀了。

被旁邊這個爬床的賤婢毀了!

福淳郡主厭惡的目光再次斜向初月兒身上打量時,初月兒冷冷地乜了過來,冷豔地將福淳郡主鄙夷的目光迎了回去。

福淳郡主看著她居然還能這樣理直氣壯地瞪回她來,頓時又氣又嗤,

“你看什麼看!果真是夠不要臉的,爬了床還有臉出門!怎麼以為自己成了太孫嬪了不起啊?說到底不過就是個爬床的賤妾,你還有臉看本郡主?我可是大懿正經的公主嫡女!”

-來。尤其是李簡帶走了顏卿雪姐妹倆,顏家除了在江州書院的顏文明,顏文正做事就更能毫無顧忌。”“一個不給皇帝麵子的人,皇帝固然討厭,但說明他也不會給彆人麵子。”“陛下需要顏文正來平衡朝局,引領寒門。”儘管之前武帝的初衷是要提升顏文正這位李簡嶽丈的地位,畢竟李簡當時正得聖心。可縱然李簡和武帝鬨成這樣,武帝也不得不用顏文正。因為武帝冇有更好的人選。“我被貶,大概率還是在京。這隻是陛下對我的警告,所以你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