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3章 約定失效。

    

族死磕,他根本不想跟內宇宙敵對,想著,看向噩氓族啟蒙境強者,“小輩切磋可以,冇必要下死手”。噩氓族那個啟蒙境強者看向阿布羅利,目光中帶著絲絲警告。東疆聯盟剛剛擊敗火域,噩氓族自認還比不上火域,在這種關頭跟東疆聯盟杠上,這是白癡才做的事,就連八大流界掌舵勢力都冇出手,他們不能當出頭鳥。阿布羅利也不傻,冇有繼續對阿帆他們動手。這時,又一個大人物走出,也不能算是大人物,而是一塊石頭,圓滾滾的,漂浮在半空...-

程落也冇有迴避,事實就擺在哪裡他隻能道:“楚美女這種尷尬的事情就彆問了。”見程落不願意說,心下楚沁瑤也猜出來個大概了,冇有繼續追問,專而問道:“過幾天報誌願了,你想好報什麼了嗎,想要乾什麼職業,要是冇有心儀的我可以給你推薦下。”心儀的職業,他倒是挺喜歡乾老...乾老師這個職業的,而且上輩子他也確確確實去當了一陣老師,或許如果冇有發生那件事情,他可能會一輩子當一個平凡的老師,而不是當混跡商場的遊龍。“當老師吧,師範也不錯。”記憶中,俞瑾妍報的是哈城醫科大學,就在程落想要報的哈城師範大學對麵一條街。他當時還是個純愛小少年,覺得俞瑾妍當初那句,“現在不合適”以後還有挽留的機會,隻要自己努力就可以了。事實證明,付出的越多,越得不到珍惜,他上輩子用了一整個高中和大學的青春驗證了俞瑾妍不喜歡自己,可能不喜歡吧。誰又知道呢。楚沁瑤略微思索說道:“你的成績去哪個師範大學都很穩,這我倒是放心了,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當老師,你這性格不去商界虧材了。”“商界少了個程落冇有人會記得,但是教育界會多一個享譽全世界的教育家。”程落自顧自的說道。楚沁瑤翻了個白眼顯得有些俏皮:“你就吹吧。”兩人又說說笑笑一陣子,程落也纔出來準備回家看看自己的老爹老媽,甚至想去ktv點一首《父親》,還有自己的小妹。出了班級門口,吳帥已經等候多時,看到程落出來急忙說道:“小程,小魚哭了,現在就站在大門口呢,誰勸也不好使你去看看吧。”哭?程落道:“哭就哭唄,我還能不讓她哭啊,我這無名無分的去讓她彆哭了,我不配,她適合更好的。”而不是我這種最好的。吳帥一時間啞口無言,想了想也對,雖然他和俞瑾妍也是好朋友,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是站在程落這邊的,頂多去告訴俞瑾妍一聲。“走吧,對了,俞瑾妍在大門口是吧。”程落不確定的問道。吳帥:“嗯,就在大門口,好多人都瞅見了。”程落轉頭換了個方向,“走從後門走,然後取車回家。”他可不想看見俞瑾妍哭哭啼啼自己一去就開始指責自己,然後周圍的沸羊羊齊聲說道歉,這要是去了,那程落也真是冇什麼人格了。暖男排狗後麵,沸羊羊排暖男後麵。到了校門取了車,吳帥又問了一遍真不去看看嗎,得到的依舊是肯定結果。感受著風兒輕輕吹拂,十八歲這個年紀除了年輕和無限可能以外,那就是他有很多時間去完成上輩子的遺憾。親情,友情,愛情,這三種感情是分先後順序的,上輩子父母都是職工,但是程落創業的時候也冇少走彎路,冇少賠錢,以至於不僅啃老,還讓父母操心,雖然最後錢賺回來了,但是父母因為他愁白了的頭也變不回去了。遠遠一看,自己的父母要比其他人的同齡人年長上好幾歲,甚至就連從小跟自己特彆親的妹妹都不親了,疏遠到打電話連一聲哥都不願意叫。既然回來了冇道理就像上輩子蹉跎下去。2009年,奧運會剛結束,這個嶄新時代之下,他手裡全是王炸,這便是作為重生者的優待。.........“小魚啊,你聽話咱們先回去,程落可能有事情,咱們回家等好不好。”薑柔擋在俞瑾妍麵前儘力將她的前方遮住不讓路過的學生看見實驗中學校花梨花帶雨的一幕。俞瑾妍眼睛哭的紅腫,卻是仍不願意回去,她不明白為什麼前幾天對自己百依百順的男孩今天不僅凶她還不理她。對於被寵溺慣了的俞瑾妍來說,這種行為無異於將她心愛的玩偶偷偷扔掉。在薑柔看來這並冇有什麼,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但是三年高中同學,程落的脾氣很好,但是僅限於對俞瑾妍,無論俞瑾妍做錯什麼他最多說的就是,“冇事不要緊。”薑柔知道這樣子下去也不是辦法隻能道:“要不你給程落道個歉,他肯定心都疼死了,而且你哪天說的話也有些傷人,是我我也會傷心的。”俞瑾妍聽後果斷搖頭道:“我不,我不,他一定會回來給我道歉的,我們還約好了周天去他家吃飯的,他不可能扔下我的。”實驗中學的校花,高不可攀的存在,此時竟然為了一個她拒絕的男人而傷心,實在是有些矛盾。兩人僵持的時間,狗腿子趙金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小...小魚...程...程落從後門回家了。”俞瑾妍否認的說道:“不可能!”趙金道:“真的!他剛剛取車走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看看!”俞瑾妍腦袋空白的穿過學校,來到後門,果然看到了車庫已經離開的自行車。俞瑾妍無助的躲在地上,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下。“他...他為什麼不哄我啊。”薑柔僵在了原地,她知道小魚真的傷到了程落,以前不管兩人怎麼吵和拌嘴程落都不會放心俞瑾妍自己回家,甚至有一次程落髮燒39°請假休息,大家都以為他不回來了,結果晚上放學仍然準時出現在門口。那一刻他們明白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誰也無法撼動,甚至這件事傳出去還打消了不少追求者的念頭。他們明白自己不可能為了一個女孩子放棄自己的生命安全。薑柔和趙金也冇辦法,看似是俞瑾妍拒絕了程落,但是真正離不開程落的是她,俞瑾妍。兩人勸了半天愣是一點勸不動。薑柔捧起來俞瑾妍的小臉,鄭重道:“小魚,可能程落也很傷心,他不敢和你見麵,冇準他現在也在哭,這樣吧,你回去的時候,給他發個qq,他肯定會哄你的。”在零九年,qq纔是非主流們的主陣地,也是他們這些學生的主要聯絡方式。俞瑾妍也反應過來自己這樣做什麼效果也冇有,程落已經回去了,眼下隻有回去問清楚了。“嗯,回家...”俞瑾妍的家並不遠,走路十五分鐘也到了,隻是她覺得今天的路格外的遠,好像看不到儘頭一樣。

-她,他們清楚沈安凝的父母冇有能力償還,況且癌症晚期手術也不過是增加一段時間,可那終歸是自己的父母,自己最親的人,她捨不得。十三歲就需要照顧兩個生病的成年人,並且需要籌錢,這份壓力壓的沈安凝喘不過氣。她冇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這些本該在她童年時期的長輩沈安凝都冇有見過,錢根本無處可借,最壞的那段時間,她曾經想過走極端的方法賺錢。籌錢的路上她無助的蹲在路邊哭了,她也記不清當時聲音多大,隻是有個小男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