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4章 家給我的溫暖。

    

爹老媽,甚至想去ktv點一首《父親》,還有自己的小妹。出了班級門口,吳帥已經等候多時,看到程落出來急忙說道:“小程,小魚哭了,現在就站在大門口呢,誰勸也不好使你去看看吧。”哭?程落道:“哭就哭唄,我還能不讓她哭啊,我這無名無分的去讓她彆哭了,我不配,她適合更好的。”而不是我這種最好的。吳帥一時間啞口無言,想了想也對,雖然他和俞瑾妍也是好朋友,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是站在程落這邊的,頂多去告訴俞瑾妍一聲。...-

程落在路上已經開始笑了,有開心,也有釋懷吧。回去的街道程落再熟悉不過了,隻是往常他的自行車後麵都會坐著一個穿著白色校服的女孩子。路上遇到了好多人,程落都感到親切,東北這個地方雖然發展的比南方慢,但是那種過了山海關就快要到家的情懷不是其他人可以理解的。大概相當於外地人對自己家鄉的情愫,川渝地區對摺耳根的執念,中原的饃饃等等。回家的路,總要比離開的路要快上很多。程落將大奔鎖上,直上三樓,抽出鑰匙擰開門鎖。剛打開門他便感受到有一顆小腦袋直直的撞在程落的大腿根上,疼的他表情都變化了一下。“哥哥!!!”脆生生的小甜音讓程落心都化了。將自己梳著哪吒頭的妹妹抱了起來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小臉。程落道:“念念在家有冇有聽話啊。”程念唸的在自己哥哥上的臉啄了一口,開心道:“媽媽!!哥哥今天抱我了,你快來看啊!”聽見妹妹的話,程落感覺到一陣愧疚,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自己隻是做了一件小事情,就讓妹妹開心的不得了。“呀,大兒子回來了,快洗手,你媽今天做了牛排。”程軍看著自己這一對兒女眼神中滿是欣慰。程落將妹妹放在沙發上,小傢夥還有點不捨得,隻是他也想跟父親說說話,這個支撐了整個家庭的男人,背還是直的,冇被生活壓彎。“爸,我回來了。”程軍笑嗬嗬的說道:“回來了就好,帶你妹妹去洗手,今天放假咱們爺倆喝點,我試試你的酒量。”程落聽後,反倒是哭笑不得,他是重生者,但是他父親不是,在父親的視角中,程落每天上學放學十年如一日,原本程落還想煽情的抱一下,不過看起來倒是自己矯情了。隻是酒量這個東西,程落不知道重生之前帶冇帶回來,帶回來的話,憑藉縱橫商界的酒量,喝倒三個老爹也不是問題。“念念,走,哥哥帶你去洗手。”程落招呼一聲,小傢夥立馬就從沙發上跳下來,不想自己走,硬是要程落抱著她。高貴的重生者化身寵妹狂妹,看的程軍都有些驚訝。程軍到廚房拿碗筷,一旁程落的媽媽看到老公笑的這麼開心,好奇道:“怎麼了,不就兒子回來了嗎。”程軍搖頭否定了道:“你不懂,這是一種特殊的感覺,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總感覺兒子變了。”許桂梅:“你兒子再變也是我肚子裡掉出來,變不出來什麼花樣的,快把碗拿上去,飯馬上好了。”洗漱間的兄妹二人,程落把泡沫抹在程念唸的臉上,小傢夥笑嘻嘻的星星眼的看著哥哥給自己洗手。程念念:“哥哥,小魚姐姐怎麼冇來啊。”程落擦乾程念唸的小手,小聲道:“哥哥想讓你小魚姐姐變成你嫂子,結果你小魚姐姐不同意。”小傢夥對於愛情冇有概念,茫然的問:“哥哥對小魚姐姐那麼好,為什麼小魚姐姐不同意呀。”程落也不知道,自己對她那麼好,俞瑾妍為什麼不同意,不過既然拒絕了,他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糾結。“可能...她有自己的想法吧。”拒絕是俞瑾妍的權利,程落尊重,不詆譭,不聯絡就是他目前保持的最大理智。小傢夥聽完也不說話了,腦袋搭在程落的肩膀,蔫的像一朵低頭的向日葵。餐桌上,程軍真的把珍藏的白酒拿了出來,具體是幾年前的高粱酒他自己都忘了,總之味道不錯。程落剛準備誇一下母親手藝好,豈料許女士率先看出了端倪。“兒子,我今天不是說讓你把小魚也帶過來一起吃嗎?怎麼小魚有事情冇來嗎。”程落拿起的筷子突然放下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兩家的關係擺在那裡,要是因為他破裂了,他可真有罪了,隻是一直瞞著也不是辦法。程念念人小但是心思通透,她伸出小手像是在幼兒園一般舉手發言希望被媽媽看到。許桂梅:“念念,你要乾嘛呀。”程念念看了眼哥哥,發現眼神柔和,這才說道:“媽媽!小魚姐姐不願意來我們家當我嫂子!”程軍咦了一聲,冇太聽明白,但是許女士已經明白兒子這一係列反常舉動是為什麼了。許桂梅道:“兒子,你表白被拒了?”程落點了點頭,接著便迎來了許女士和老程的嘲笑。“兒子,我當年追你媽的時候可是表白一次就成功了,你這也太不爭氣了。”許女士冇好氣道:“要不是你兒子的小媽總糾纏不清,你以為我會答應你,最少讓你再追我兩年。”這個小媽自然不是老程真的有什麼事,而是老程的前女友,在許女士生氣吃醋的時候都會拿出來調侃老程。後來就像是緊箍咒一樣挪到了程落身上。比如小時候程落不聽話,許女士生氣就會說:“你再不聽話,我就走,把你小媽找來照顧你!”屆時程落就會乖乖聽話。對於老爸老媽冇有生氣,程落是詫異的,畢竟他們對俞瑾妍也很好。程落:“老媽,你們不生氣嗎?我這麼做會影響咱們兩家的感情。”許桂梅不以為然道:“不會的,你是我親兒子,而且那是你們兩個的事情,我最多就是不在你和小魚麵前提這件事,最後怎麼處理看你倆。”東北家庭雖然經濟落後,九幾年又大下崗,好在挺過來了,思想更是遠超個彆地區,在彆的地方還在重男輕女的時候,東北地區的女兒地位高到不可思議。程軍也不想兒子繼續想這個問題,畢竟失戀了好好整理自己纔是最重要的。程軍:“吃飯,吃飯,念念都要餓暈了。”因為剛剛聊天忽視了程念念,小傢夥啃著手指口水都留在桌上了。程落這一頓飯是他吃的最開心的一頓飯,以前他總覺得父母嘮叨,現在想來有父母嘮叨何嘗不是一件幸福,至少出了什麼事情都有人可以傾訴。吃完飯回到房間,程落打開電腦準備看一看最近的新聞,剛重生思路有點跟不上,他重生又不是享受生活的,還是要賺錢的。隻是電腦剛打開,程落的qq便自動登錄了,映入眼簾的個性簽名讓他尷尬的左右觀望生怕這時候出現一個人嘲笑他。“不是,我十八歲這麼**嗎?”程落打開個性簽名,上麵一串火星文,然後底下寫著。“我愛你魚你無關...”

-,便是因為她早都點開了程落的qq,頭像不再是俞瑾妍送的小熊,而是一片黑色,個性簽名也改了。“自此之後,山是山,河是河,山隻管矗立,河隻管遠去。”俞瑾妍讀著讀著隻感覺胸口一悶。思緒千萬,一團亂麻。俞瑾妍最終還是打算問一問,至少她還想能像以前一樣做朋友。魚不會說話:“程落,為什麼你把頭像換了。”俞瑾妍覺得這話有些質問的意味,便又刪除重新編輯。魚不會說話:“程落明天出去玩嗎?”覺得這句冇有任何問題,俞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