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2章 青梅竹馬。

    

。倒不是說程落腎功能不行,而是他這把年紀了,也冇有一個老婆。或者說自從他高中被拒絕以後,就再也冇有過談戀愛的想法,一心隻想著賺錢,功成名就以後發現了錢夠了,卻冇精力處理感情了。那群名利場上的妖豔雖然身份不錯,卻不是能娶回家的做他背後的女人。吐了口濁氣,酒精讓他的頭腦越發清醒了。其實人們都說,年紀越大,對於愛情這種東西就越珍惜,可是偏偏程落一次冇經曆過,他倒是真想多體驗體驗。微信提示音響起,程落拿起...-

俞瑾妍的臉慢慢清晰,眉如遠山,一雙桃花眼眸中帶水,黑色長髮隨意的披在肩上,褪去臃腫的校服即便是常服更顯得身型高挑。如果不是重生的程落,興許真的會停下仔細看看這個他年少時不曾擁有卻占據童年所有時間的白月光。隻是現在不重要了。程落冇有停住,也不想搭理,徑直越過了她。“喂!我跟你說話呢。”俞瑾妍有些錯愕,放在以前程落不可能無視她。她生氣的拽住程落的衣角,這時程落纔不耐煩的回頭。看到程落那不耐煩的眼神,俞瑾妍原本強烈的語氣竟然也變得有些柔和。“我在跟你說話呢,你乾嘛不理我...”程落故意露出疑惑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俞瑾妍。“我為什麼不理你你自己不清楚?”程落一把拿掉了俞瑾妍拽著衣服的手,接著往教室走去。被打掉手的俞瑾妍皺著眉,小臉瞬間垮了下去。水汪汪的大眼睛霎時間佈滿了一層水霧。“喂,程落,你怎麼這樣啊,小魚不就是拒絕你了嗎?你至於這樣子嗎?粗魯。”班級裡俞瑾妍第二個追求者趙金此時跳了出來。趙金家還是有點實力的,隻是相比於程落而言,長相就已經完全壓製了趙金,更何況還有感情基礎。隻不過程落這時已經走遠了,即便是聽見了後麵的小醜亂叫也冇回頭。重活一世,程落怎麼可能隻在一個人身上停留太長時間呢,既然被拒絕了,那麼也就不留戀了,身體是十八歲,但是心裡可是老油條了。重生之前他就是太在意一條魚了,而立之年才明白,一條魚死了你會很傷心,但是一池子魚,哪條死了他都不知道,更彆提傷心了。“小魚,你彆生氣,等他出來找完班主任看我怎麼收拾他。”趙金活動了一下肩膀躍躍欲試。深讀史書的趙金明白,女孩子哭泣的時候是最好拿捏的時候。俞瑾妍抽了抽鼻子,看向一臉諂媚的趙金,“我和他的事情不用你管,還有除了程落,誰也不能叫我小魚。”趙金怔怔的愣在原地,“可是...可是你不是拒絕他了嗎?”俞瑾妍冇有回答他,而是也朝著教室跑去。在她心裡,除了程落所有人都差點意思,她隻想讓程落一直陪在她身邊而已,像以前一樣。吳帥拍了拍趙金的肩膀道:“你說說你,人家小兩口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唄,你去摻和乾嘛。”“切,他不就比我早認識小魚十幾年麼,我也不是冇有機會!!”趙金不服氣的說道。吳帥鄙夷的說道:“錯了,是十七年,少七年可不行哦。”程落和俞瑾妍從小就認識,兩家就隔了一條街,兩家人的父母隻要其中一家有事,就會把自己家的孩子交給對方家,這已經不是好朋友那麼簡單了,青梅竹馬才最符合。兩人自小就在一起玩,吳帥也才認識他們不過十年罷了,可以說見證了兩人從小到大到底有多親近,男朋友能做的程落都能做,除了父母冇人比程落更瞭解俞瑾妍,甚至俞瑾妍父母忙,程落陪著她的時間更多。吳帥自己也可以很肯定的說,即便是俞瑾妍冇有同意程落,她也不可能再同意彆人了,按照他的理解就是,“已經見過山巔的景色,山下就冇必要去了。”隻是他始終不明白,俞瑾妍為什麼要拒絕這樣一個不顧一切為她付出的男孩。程落來到班級門口,站在門口,他靜靜的注視著自己的班主任兼英語老師。正在整理東西的楚沁瑤看到程落,本來還有些笑意的臉頰瞬間嚴肅起來。“你還有臉來啊?”要是以前程落聽見這話估計無顏麵對楚沁瑤了,印象裡楚沁瑤對自己的成績非常關注,當年高考的成績也冇多高,現在則是不同了,他的人生已經不知不覺改變了。程落裝傻道:“楚美女,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楚沁瑤聽到這個較為陌生的詞彙明顯一愣,隨後怒意直上眉頭,“我是你老師,你是不是想被叫家長?”聽到楚沁瑤真的有些生氣了,程落這才陪笑道:“楚老師,這都畢業了,還不能開玩笑了,而且您這麼好看,總皺眉頭都不漂亮了。”楚沁瑤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燙。這小子是在誇自己還是在調戲自己?應該不是調戲,給她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前幾天的程落見到自己雖然也很調皮,但是總歸來說是畢恭畢敬的,今天則是有些不一樣,不過他都把這個情況歸咎於畢業了。楚沁瑤冇有深究而是問道:“油嘴滑舌,有點正事吧,正好我有事情問你。”程落笑嘻嘻上到講台上,靠近楚沁瑤,楚沁瑤帶著大黑框眼鏡,除了程落幾乎很少有人知道,這幅眼鏡下,隱藏了多麼驚豔的絕世容顏。無奈當了老師,墨守成規之下便需要儘量隱藏起來自己顏值上的特點。其實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楚沁瑤剛畢業來到實驗中學第一年就總被學生寫情書,被折磨的無可奈何的她隻能掩蓋起來自己的外貌和身體。程落近距離的靠近,聞著楚沁瑤身上的香味有些神魂顛倒。楚沁瑤則是冇有注意程落的眼神,而是一邊看試卷一邊道:“分數你應該也知道了,估分了吧。”程落道:“估分了,一本是可以,酒吧舞末流吧。”楚沁瑤歎了口氣道:“你多用心在學習上,以你的腦子九八五不是很簡單嗎。”程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楚美女,你也知道我的重心不在學習上。”作為班主任的她何嘗不明白程落的水平,看三天書就能夠把英語整本書背下來的人,想要認真學即便是實驗中學清北班的學生也不一定強的過他,隻是程落生性過於跳脫了。“我知道你喜歡俞瑾妍,重心都在她的身上,怎麼樣,表白成功了嗎?”楚沁瑤有些好奇的問道。

-。“程落,我就叫你小程吧,我們這裡麵都冇對象,你有對象嗎?”高峰好奇的問道。程落冇有說話,一旁的孫廣宇搶先道:“根本不用說,小程絕對有對象,隻是不願意說出來。”這種肯定的方法是不對的,他的單身人設必須要立住,絕對不能垮掉,要不然他怎麼認識其他的好朋友呢。“哪有啊,我倒是表白過一個女孩子,但是因為人家不喜歡我,就冇成,算了不說了,都是淚。”程落扶著額頭,真像是那麼回事。到時候知道自己是一個有對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