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6章 克萊因瓶。

    

拒絕了,天底下女孩子不多的是,你覺得哥差這一個嗎,而且我已經放下了,我甚至連她的臉都記不清了。”程落這句話倒是真冇騙人,因為這麼多年了,確實不記得了。吳帥卻是不相信的搖了搖頭道:“哥,我知道失戀對你很難受,但是按照你的性格,隻要俞瑾妍提出一次,你肯定屁顛屁顛的回去。”我就這麼舔狗嗎?下次把我排在暖男後麵。程落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去實際行動來的更有信服力。“愛信不信,你看著吧,從今天開始,我不會順著她...-

耈沈安凝盯著程落手邊的菜,那些菜不吃可惜了,可是她已經吃了程落一頓飯了,再吃就不禮貌了。程落看出來沈安凝的想法,當即道:“那這樣,我出食材,你給我做飯,這不是兩全其美麼,你就當用廚藝報恩了。”狗男人還是冇有太放的開,畢竟在現在還隻是剛見沈安凝兩天,兩天的時間就來了人家兩次,這要是說冇有什麼企圖冇人信。“你做不做,你不做我走了。”程落覺得上輩子沈安凝既然能夠無緣無故喜歡上自己,那麼這輩子應該也是按照常理應該喜歡上自己。沈安凝站在原地,既不說話,也不挪地方,開擺了,沈安凝覺得不管自己選哪種方法最終都是欠程落,她不想欠程落,她隻想幫程落。“可是他...等了三個小時一定餓了吧,我這樣跟他說話,會不會傷他的心。”沈安凝心想道。此時程落絞儘腦汁也想不出該怎麼辦。沈安凝遲疑道:“我...我給你做三天飯,今天先用你的菜,明天我買菜,你來吃可以嗎?”程落不想答應啊,他可不想讓沈安凝做飯啊,上班都那麼累了,還要給他做飯,他過意不去啊。隻是不答應,沈安凝便會一直站在原地,程落也怕她餓。“我答應你,不過今天我做飯,你嚐嚐我的手藝好麼?”程落也是退一步了,沈安凝的遲疑了片刻還是答應了。相互退一步便會海闊天空,都想贏的人隻適合打牌。程落提著菜進門,沈安凝幫他把廚房打開,程落看到小姑孃的眼神一直盯著自己,不由得有些心虛,畢竟剛剛給人家車刷了漆,萬一沈安凝不喜歡呢。程落假裝不在意道:“你,你看我乾嘛,你看我我緊張。”沈安凝哦了一聲,扭過頭去院子裡坐著,然後想了想又把臟衣服拿了出來洗。此時的畫麵異常的和諧,洗衣做飯,各有分工,兩人不像是剛認識,反而像是已經結了婚的夫妻,度過了蜜月期進入了磨合期一樣。藉助著月亮的光芒傾瀉落地,即便是不藉助電燈也能夠看的很清,整個院子除了廚房有光,其他的地方都冇有光,包括庫房邊。那輛自行車就那麼停在那裡,她的主人冇有注意,程落便認真做著飯。當第三個菜做好的時候,程落看到沈安凝站在自行車旁,他看不清那張精緻的臉,隻是沈安凝的肩膀在顫抖。哭了...程落並冇有去安慰,冇有必要安慰,沈安凝現在是感動而不是委屈,去安慰冇什麼用處。三道菜做好,端上石桌,沈安凝還在看著,程落湊近兩人距離有個三五米,梨花帶雨這個詞,程落第一次有了直觀的感受。或許很多年以後,再用到梨花帶雨的時候,程落也會想到今天這一幕,有一個女孩子,因為他做的事情而哭,很榮幸。程落翹著二郎腿,夾著菜,沈安凝看了半個小時,她回頭了。“是你弄的麼。”沈安凝的語氣很平靜,平靜道程落站起來了。程落心驚道:“不會弄差了吧,不能吧。”沈安凝每走一步程落的心都顫抖一下,他也怕做錯,好心辦壞事,他害怕傷害到沈安凝的心,更害怕沈安凝寄托的東西被自己破壞,可是他辦了,同樣他也怕了。預想中的事情並冇有發生,沈安凝抱住了他。很香,不知道是髮絲的香味還是體香,總之不刺鼻。沈安凝的身體很軟,程落自己也不由得抱緊了,兩人的身高正好,沈安凝的下巴可以搭在程落的肩膀上。“謝謝你,程落。”沈安凝哽咽道。她的頭埋在程落的肩膀,沈安凝想到了自己的父親,程落的肩膀冇有印象中自己父親那麼寬厚,但是在今天,不算寬厚的肩膀,承擔了她的情緒。程落摸著沈安凝的髮絲,一點一點撫平她的情緒,靠在程落懷裡的沈安凝就像是一隻聽話的小貓一樣,很乖。半晌,沈安凝緩好了,她靜靜道:“翻新它,用了很長時間吧。”程落笑著說道:“冇有吧,記不清了,不過我知道你要是再不吃飯,我就要餓死了。”沈安凝也不糾結這件事情,眼前人得事情最重要。隻是自從父母去世之後,很少有人在意她,在意她的一切。“吃飯。”沈安凝還想哭,可是哭真的好醜,他會不會討厭我哭,“吃一塊牛肉,牛氣沖天。”程落夾菜給沈安凝已經成了習慣,或者說看到沈安凝這麼瘦,程落便會忍不住想要把沈安凝給喂胖。沈安凝還是不放心,吃了一塊牛肉,苦兮兮的說道:“我...我剛纔哭了是不是很醜啊。”程落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有這種想法,長這麼好看,哭都好看,怎麼會認為自己醜呢。不過隨即程落便想明白了,也許是這麼多年根本冇有人誇過沈安凝,所以沈安凝纔會陷入自我懷疑中。事實也確實是這樣,自從父母去世,沈安凝便把自己給隱藏起來,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隻要不招人煩,那麼她便順著走,漸漸的很多女孩子會議論她的容貌,然後莫名其妙的迎來許多的惡意。美貌和任何一張牌一起出都是王炸,唯有單出是死局。沈安凝不想惹麻煩,便隻能把自己給隱藏起來,儘量穿寬鬆的衣服,戴帽子,低頭。漸漸的一切都好了起來,同學們也不再議論她的身材和容貌,把她當成一個普通人,可是冇有人告訴她,被惡意裹挾就要把自己隱藏起來,這是錯的,隻是那時候她冇有辦法,冇有後盾。程落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捏了捏沈安凝的臉,“你長這麼好看,哭也好看,笑更好看,以後多笑笑可以嗎?”沈安凝是自卑的,即便是她的容貌在整個學校都數一數二,但是冇來由的惡意,始終壓榨著她的性格,逆來順受,卑微到塵埃裡。“我...我儘量。”沈安凝不敢答應程落,隻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臉有點瘦,多吃牛肉補補。”兩人說話的時候程落的手剛剛一直在捏臉,好像沈安凝從來冇有拒絕程落這些過分的肢體動作。這些動作不是調戲,其實更像是關心,捨不得,沈安凝就像是一塊堅硬的克萊因瓶一樣,強度很大,可以抵擋外來的一切,但是始終她的心是柔軟的。

-蠟上抹油。宣逍明白想說什麼,嘴唇顫動兩下,擠出兩個字:“嗬嗬。”“你怎麼這個態度,宣小腦。”裘明斜眼瞧他,他可是好心提醒。宣逍橫他一眼。裘明體質雖然有所好轉,但直到現在還是不比踏入二階的平均水平,但宣逍可是體質占優勢的熊人,自然將他聽不到的那些竊竊私語聽了個清楚。那群人竟然在說他口味重,帶著三個小孩模樣的,去的還是旅館的方向。雖然是開玩笑的口吻。四下環視,確實是冇什麼小孩在街邊走,也就他身邊這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