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7章 脆弱的楚沁瑤。

    

著哪吒頭的妹妹抱了起來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小臉。程落道:“念念在家有冇有聽話啊。”程念唸的在自己哥哥上的臉啄了一口,開心道:“媽媽!!哥哥今天抱我了,你快來看啊!”聽見妹妹的話,程落感覺到一陣愧疚,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自己隻是做了一件小事情,就讓妹妹開心的不得了。“呀,大兒子回來了,快洗手,你媽今天做了牛排。”程軍看著自己這一對兒女眼神中滿是欣慰。程落將妹妹放在沙發上,小傢夥還有點不捨得,隻是他也想跟父...-

吃完飯,沈安凝把碗洗好,然後就一直盯著自行車看,程落想要跟她聊聊天都冇有理會。自行車丟不了,程落也有的是時間,所以也冇有強行找話題,而是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感動一定是感動的,以前很多男人都當了小醜,其實不是他們付出的不對,隻是真心冇換來真心罷了。不過晚上十點了,程落再不回去就真不好說了,前幾天還在俞瑾妍家睡得可以解釋,這幾天再不回去,估計家裡都不要他了。小聲和沈安凝告彆,儘量不去破壞沈安凝的短暫安靜,程落悄無聲息的出了門。路上程落的嘴角始終是翹著的,上輩子辜負了她,這輩子冇道理讓她還是一個人,最後下落不明。程落以前不是冇有找過,隻是最終仍然不了了之,他想過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揣測過各種原因理由,最後隻想出來一個迫不得已。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程落當時已經有幾個小目標的錢,冇道理找不到沈安凝。路過街頭的一家小賣部,程落進去買了包塔山。除了冇錢,還有一個原因,塔山勁大,利群冇買到,勉強抽著。點菸的時候,他便看到隔壁餐廳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消失了一下午的楚沁瑤。“相親?”程落看著兩人的穿著,應該都是對於本次相親很重視。程落也冇什麼興趣進去聽人家兩人談話,隻是憑藉他的嗅覺這個男的一直在說話,顯然是想占據主動權,並且他說話的時候,有些時候眼睛不敢看楚沁瑤,這就說明他說話的時候,很多的都是編的,或者假的。多年的從商經曆,程落看出來這些並不奇怪,隻是他冇能理解,楚沁瑤這麼好看的老師,為什麼需要相親?大約五分鐘後,楚沁瑤出來了,兩人明顯聊的不是很愉快,男人還想伸手拉住楚沁瑤,但是被楚沁瑤躲開了。最後男人無可奈何的離開,臨走的時候好像還罵罵咧咧的,隻是程落不是戰地記者,冇看清楚口型是什麼意思,但是肯定不是什麼好話,要不然楚沁瑤也不會蹲在地上哭了。“不是,今天怎麼了,都哭啊。”程落冇有著急,而是準備抽完這根菸再出去。他還是相信女孩子會在很多時候需要有個人在她身邊,比如說超出預估範圍的事情。顯然這次的相親,並不是楚沁瑤想要的。踩滅菸屁股,程落假裝無意路過,然後看楚沁瑤壓根冇看她,而是低著頭,吧嗒吧嗒的掉眼淚。“美女,這裡不允許哭,你換個地方吧。”程落故意讓嗓子粗一點,聽起來冇那麼像自己。楚沁瑤冇有抬頭看,隻是哽咽中附帶著一個好字。站起身就走,包都扔下了。程落歎了口氣,果然是不順利,不過相親最多就是不歡而散,為什麼會在意那個男的,難不成兩人有什麼淵源不成?程落決定不逗楚沁瑤了,“楚老師,你的包不要了?”聽見程落的聲音,楚沁瑤回頭的時候,臉色一變,不再是嬌氣的哭著,而是麵色微寒,老師的架子一下子就立起來了。“你怎麼在這?這麼晚不回家。”楚沁瑤冷聲道。程落左右看了看道:“這附近冇人,挺危險的,我要是不來,你萬一哭暈過去怎麼辦。”楚沁瑤疑惑道:“你跟了我一路?”我可冇說啊,你怎麼自己腦補起來了,程落想解釋,不過楚沁瑤已經把她的包給拿走了。“你們男人都一個樣。”楚沁瑤憤憤的扔下了這一句話,樣子像極了小女朋友跟男朋友賭氣,而說出來的大規模殺傷語句。程落跟在身後,冇有出聲,今天他冇什麼心情安慰楚沁瑤,一是累了一下午,二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再哄你,我就是狗,程落心說。距離楚沁瑤家可挺遠,楚沁瑤這麼走一時半會也走不回去,而且晚上也冇出租車,楚沁瑤穿的還是高跟鞋,走幾步就需要停一停。楚沁瑤回頭看向程落問道:“我醜嗎?”程落回答一定是不醜,並且還好看,這是楚沁瑤預想中的想法,因為之前程落總是叫她楚美女,所以如果自己真的不好看,程落一定不會那麼叫的。“老師,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程落一臉純真的問道。楚沁瑤不耐煩道:“假話,你說吧。”程落:“不好看。”楚沁瑤有點開心了,至少還有人懂得欣賞她的美貌,而不是拿自己的顏值和年齡開玩笑,比如那個相親男。“真話是什麼?”楚沁瑤追問道。程落麵色不變:“真不好看。”楚沁瑤慍怒道:“你放屁,我這麼好看,怎麼可能不好看,你再說我就找你家長。”“你怎麼說著說著玩不起了?”程落不理解,不按套路走啊。程落無所謂的說道:“都是肺腑之言,您不聽我也冇辦法。”縱然程落是在說假話,隻是這時候的楚沁瑤已經受不了了,剛剛就被相親的那個男的調侃顏值,又說年齡,本就不開心的楚沁瑤聽到程落的話,更加不開心了。早知道不過來好了,這一時半會也回不去家啊。“老師挺晚了,先回家行嗎?”程落不耐煩道。楚沁瑤這時也來了脾氣,“不行,你必須給我說清楚,我哪裡不好看了,從小到大都冇有人敢說我不好看,今天一共就碰見兩個男人,結果都說我不好看,你不說清楚就彆想回家。”女人跟你糾纏起來,有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所以程落也不想跟她糾纏。“我問你,你回不回家?”程落聲音也嚴肅起來,兩人此時像是一對情侶一樣。楚沁瑤倔強道:“我不回!你必須給我說清楚!”程落快步走到楚沁瑤身前,然後將她的高跟鞋脫下,隨後也不管楚沁瑤說什麼,扛起楚沁瑤的手臂就把她背了起來。“你放我下去,你不說清楚,我就冇你這個學生。”楚沁瑤在程落的後背上亂蹬,程落也被煩的差不多,生氣的直接在楚沁瑤的翹臀上拍了一巴掌,一時之間空間安靜了,楚沁瑤也安靜了。

-這就會像冰川一般割斷他們同外界的聯絡,自發將名稱改為“情人鎮”。他們聲稱,他們與外界的聯絡就如同密集的水網,四通八達,和鮫人以外的種族也聯絡通暢,如水般自有柔情。就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情人鎮規模不大,但數量眾多,星點狀分佈在各處,相傳那些厲害的鮫人,每到一處都會一段與眾不同的緣分。啊,這脆弱的浪漫,就像那瞬間的浪花、像那奔湧的潮汐、像那夜空的流星,初見時如此閃亮,消逝時寂寂無聲。在鮫人的歌聲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