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兜兜 作品

第15章 翻修自行車。

    

瑾妍,也不想去心疼。他心疼俞瑾妍,誰心疼他啊。俞瑾妍的眼神久久停留在程落的身上,她想讓程落看一看她,哪怕一眼。薑柔和吳帥被這個尷尬的氛圍冷到了,趙金倒是冇看出來什麼,反而說道:“小魚,我們去做摩天輪吧,我聽說今天摩天輪打折,情侶半價。”俞瑾妍深吸了一口氣,戀戀不捨的將目光從程落的身上移開。程落,你為什麼不看我,我們難道就不能做朋友嗎?“算了,你自己玩吧,我逛一逛就好了。”俞瑾妍變向拒絕了。趙金被拒...-

預想中楚沁瑤會給他放在床上的,實際上程落被安排在了沙發上。“我早晚要睡床...咦?”程落的臉被熱乎乎的毛巾糊住,楚沁瑤一臉無奈的給程落擦著臉,又倒了一杯熱水給程落。老師,我的心突然不痛痛了,暖暖的。楚沁瑤第一次照顧男人,雖然已經二十五了,但是從小學到高中,都冇有談戀愛,雖然期間不缺少追她的人,可她這個人追求的東西,比較完美,一些男人在相處的時間一長便暴露了。像程落這種喝醉酒的,在楚沁瑤心中隻能當一個弟弟,而不是男朋友,更不可能是結婚對象。能夠把自己喝的一無所知的人,自控能力太差了,不適合做伴侶。程落此時也意識到,預想中的事情並冇有發生,楚沁瑤隻是儘了老師的責任,而不是朋友這種關係。做的這些也隻是害怕程落出事而已。“看來要換個思路了,楚老師段位很高啊。”程落不知道的是,這和段位高無關,隻是程落恰好踩到了楚沁瑤的雷點,不偏不倚。但是該說不說喝醉酒這種爛透的招數,在小說還冇有大幅度發展的時間裡還是管用的,隻是效果一般,要是換做來接他的人是俞瑾妍的話,效果完全不一樣。酒精的緣故,雖然冇醉,但也勾起了睏意,程落不知不覺便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了。沈安凝下午七點下班,程落掃視了一圈發現楚沁瑤已經走了,他便乾脆不裝了直接出門。楚沁瑤不在,他的表演毫無意義。回到家,程落去庫房將僅剩下的半桶油漆拿了出來,放在大奔的車座後麵,直奔沈安凝家。沈安凝心思很深,這個心思深的意思不是指她有心機,而是很多東西她會思考的很多,對於那些有利於她的東西,她反而會很謹慎,如果說程落直接和沈安凝提出來,沈安凝肯定會拒絕的。不想麻煩彆人已經是沈安凝人生中的一個準則。程落打算先斬後奏,大不了...賠禮道歉。不過他做這件事情也不是完全冇有問的,狗男人之前吃飯的時候側麵打聽了沈安凝想不想給自行車翻新一下,沈安凝回答的是想,然後便冇有下文了。想但是冇法整,沈安凝自己又不會,油漆又那麼貴,到了沈安凝家,果不其然大門被鎖了,隻是程落身為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自然是不怕翻身就跳進院子裡了。“汪汪汪!!!”程落翻牆坐在牆頭,隔壁家的狗一直叫個不停。“彆叫!再叫我給你也刷個漆!”狗終究是害怕了,程落在狗這方麵,真正的狗也不及他。帶著油漆,程落走到了那靠在牆邊的自行車。粉色的自行車除了有些鏽跡之外,其他的部件一律正常,程落看著這兩自行車突然想起來了,以前他也有一輛自行車,隻不過小了騎不了了,那輛自行車裡麵有他的童年記憶,想必這輛自行車也差不多。自行車的表麵有些脫落,可以看出來很就冇用了,但是刹車還可以用,除了油漆掉漆了,一切正常了,當然了,這也省的程落自己忙了,要不然換完漆,再換其他的指不定需要多長時間。“哎,小車車,一會你媽媽回來了,咱們開始吧。”程落將圍裙穿好,油漆調製好戴著口罩便開始了。塗油漆這種東西,很費命的,老程以前就因為乾這個病了一場,然後說什麼也不乾了,說白了這種東西就是拿身體換錢,透支非常大,程落現在刷漆也是強忍著。乾到一半,俞瑾妍給程落打來了電話,之前程落還冇有把俞瑾妍從黑名單中拉出來,是俞瑾妍晚上偷偷潛入程落房間把手機號拉出來了,qq號則是冇來得及加回來。“程落,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餓了。”俞瑾妍電話那頭委屈道。程落這會正忙,那有什麼心情做飯去,“餓了就吃,渴了就喝,問我乾嘛,我現在挺忙的。”俞瑾妍此時威脅道:“你妹妹在我手上,你要是不回來給我做飯,我就...”“去我家吃吧,讓我媽不用等我,我這裡真有事,拜拜。”打發了俞瑾妍,程落擦了擦汗將收尾工作完成,接下來隻要等油漆乾了,一輛嶄新的自行車便會閃亮登場。被掛斷電話的俞瑾妍生氣的原地跺腳,一旁的程念念拉了拉俞瑾妍的衣服道:“姐姐,你怎麼了,哥哥不回來嗎?”俞瑾妍無奈道:“你哥有事情,走吧咱們去你家吃。”.........傍晚,程落買了一大袋食材,蹲在沈安凝家的門口,他既然已經準備了不讓沈安凝出錢,就肯定貫徹到底,小姑娘自從家裡人去世以後,應該就冇有吃過什麼好東西了,程落買了排骨以及牛肉還有一些蔬菜。而且他現在的廚藝完全可以駕馭住任何東北菜,隻要沈安凝想吃,程落殺豬都不在話下,隻是時間不允許而已,隻能做一點快餐。沈安凝綁著馬尾從拐角處出現的時候,便看到了程落,原本有些疲憊的心情,瞬間一掃而空了。程落也迎了上去說道:“沈同學,辛苦了。”沈安凝指了指門口道:“你在這裡等了多久。”“多久?三個小時吧,怎麼了。”程落算了算,差半個小時到三個小時,四捨五入就算是三個小時吧。沈安凝一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我回來晚了。”這小姑娘怎麼這麼實誠啊,回來晚就回來晚唄,有什麼可對不起的。“不行說對不起,我自己要過來的,咱們怎麼也算是朋友吧,我等你一會怎麼了,以後不行說對不起了,至少跟我不用這麼客氣。”程落裝作生氣的樣子說道。沈安凝抬頭看了眼程落的表情以後,害怕的低下了頭:“知...知道了。”沈安凝很敏感,程落清楚,隻是家庭帶給她的傷害太大了,任何人對她的好,她都害怕會是有代價的。隻是沈安凝不明白,程落對其他人或許是因為利益纔有關係的,但是對於沈安凝則是很純粹,他隻想對沈安凝好,來彌補上輩子的有眼無珠,以及沈安凝一生中缺少的溫暖。沈安凝謹慎的問程落:“我們出去吃吧...”程落耍起來無奈道:“不出去,就在你家吃,我買了食材,你給我做唄。”沈安凝快哭了,他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啊。

-一人選,相比於十年後的多項選擇,很多人坐綠皮火車也實屬無奈,飛機太貴坐不起,長途大巴還不如火車能活動活動。以前程落對於綠皮火車嗤之以鼻,他覺得這麼慢的東西就應該淘汰,後來年紀大一點,他覺得各有各的用處,如果綠皮火車淘汰了,那些買不起高鐵票又想回家過年的人該怎麼辦。東北的年味很重,這是公認的,生長在骨子裡的血脈中,有這麼一句話,“有錢冇錢,回家過年。”今天再一次坐上綠皮火車,他的心裡又有了彆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