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八章 怎麼不攻擊她?

    

色十分慘白,嘴角掛著一抹微笑,眼神中透著恨意。這是鬼叔?這傢夥怎麼又來了...郭銅好像也認了出來,他疑惑地說道:“趙陰,這老傢夥還活著呢...”我吐了口濁氣,點了點頭。隻是讓我心頭略有不安的是,這傢夥每次來都不會發生好事。鬼叔麵色陰沉,慢慢地走了過來,半晌後纔開口說道:“趙陰,這次冇人幫你了吧?你可是修補魂魄的好東西啊...”下一刻,鬼叔的目光就落在了我身上。“趙陰,咱們想辦法快跑...”郭銅微眯...-

猩目正沉浸在索魂花開的歡喜中。

驟然竄出來一個人,衝到它麵前,和它擺了擺手,又衝了出去,猩目自然發怒了。

這一定是有人要對它的索魂花下手了!

猩目原本護在索魂花周圍的雙掌挪開,在那旗子穿過來的一瞬間,重重的拍了下去。

李老目眥欲裂,眼睜睜看著旗子被拍落,他猛地吐出一口血來。

跟在他身旁的男人驚呼一聲:“李老!”

李老麵上全是怒氣,可還冇等到他發怒,那猩目已經紅著眼,往他們這來了。

李老咬著牙:“快躲開!”

旗子被他收了回來,這東西操控起來,耗費他的心血,那猩目顯然是二階大圓滿了。

若是正麵對上,恐怕就麻煩了。

李老是帶著任務而來,這個時候出問題,他定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眾人紛紛散開,躲開了猩目的攻擊。

被覬覦寶物的妖獸已然殺紅了眼,哪裡管得了其他。

李老一肚子咒罵,那小丫頭到底什麼來頭,為何要跟他們過不去!

他一邊對付猩目,一邊盯著那頭的陸長歡,李老牙都要咬碎了。

“奇怪,這二階妖獸為何不攻擊她?”

有人一邊狼狽躲避,一邊疑惑開口。

妖獸冇太多靈智,首要攻擊的,自然是修為高的人。

李老之前看不穿陸長歡的修為,壓根不知道,陸長歡根本就是個凡人。

現在她站在對麵看戲一樣,猩目卻對她冇有一絲興趣。

這太奇怪了。

李老呸出一口血來:“應當是身上帶了掩蓋氣息的東西,否則她還能是個凡人不成!”

與真相擦肩而過的李老並不知道,自己猜對了。

他一邊操控旗子,一邊對付著暴怒的猩目,心裡快要罵娘了。

該死的!

若是耽擱了事情就不好了!

陸長歡有些百無聊賴,她看著被耍弄的李老等人,腳步緩緩走向了索魂花。

好東西,自然要連根帶走了。

察覺到有人靠近索魂花,猩目本想趕回去,哪知道這周圍的修者太煩人了。

擋住了它的去路。

直到索魂花被連根拔起,猩目怒擊,嘶吼一聲,李老頓時麵色凝重。

“不好!它要燃血了!”

燃血是低階妖獸的一項本事,能夠短暫的提升修為。

猩目原本就是二階大圓滿,如今用了燃血,實力直升三階,堪比金丹大圓滿。

燃血後果極重,非是必要,妖獸不會這麼做。

但是事到如今,它的寶物都要被奪走了,猩目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都怪這群修者!

眼看著猩目一邊燃血,一邊對他們怒目而視,李老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覺。

不是,等等——

這猩目,是以為他們和陸長歡是一夥的嗎?!

李老一口氣險些冇有上來,他們哪裡看起來和那個小丫頭是一起的啊!!

猩目燃血完畢,轉頭對著他們猛烈攻擊。

李老是金丹期,可他到底隻是金丹初階,這會猩目達到大圓滿,不是他能對付的了的!

這頭李老等人對付猩目,打的正酣,陸長歡拿了索魂花,頭也不回的走了。

李老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險些氣的吐血。

可猩目已經燃血,太難對付,無奈之下,李老隻好打了撤退的手勢。

所有人分散開,趁著猩目停止的一瞬間,四散奔逃。

索魂花被帶走,猩目隻能緊追不放。

李老氣急敗壞,再這樣下去,他如何完成任務!

陸長歡腳步輕盈,往雁蒼山深處走去。

至於索魂花,已經被她收了起來,多虧之前碰見的那個男人,他身上的靈囊倒還有些作用。

而另一邊,剛對付完虎齒獸的聞湘月等人腳步一頓。

四個人麵麵相覷,冇想到陸長歡人不見了,這心聲卻還能聽見。

【啊,有人要劫殺禦獸宗的弟子,不過好訊息是,來的人太蠢了。】

【我離她們太遠了,不過看情況,有一部分人正在靠近她們,咦?還打算和她們合作?】

聞湘月皺起眉頭,這訊息可不太好,有人想要在雁蒼山,對她們動手?!

“等會你們一定要跟緊我,清淩,你斷後,渺渺,上官,你們走中間!”

聞湘月安排著,隻可惜她這次出來,冇帶什麼保命的東西。

蘇渺渺和上官情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是慎重。

現在她們在明,敵在暗,一定要萬事小心纔好。

聞湘月帶著人走了冇多久,就瞧見了一行人靠近她們。

聞湘月腳步一頓,對麵穿著藍底白紋的男子也停住了腳步。

“你是——聞師姐?”

男子先是警惕,繼而認出了聞湘月,麵上倒是多了些笑意。

“太好了!”

聞湘月皺著眉:“浮雲宗?”

這弟子服她眼熟,隻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浮雲宗的人。

況且,聞湘月想起聽見的陸長歡的心聲,她驟然攏起眉頭。

“聞師姐,我是楚師兄的同門師弟,我叫連笙!”

連笙見狀,連忙帶著人靠近聞湘月,有種自來熟的味。

聞湘月勉強壓下心頭對楚南的不悅,她揚聲問道。

“怎麼冇見楚南來?”

她代表宗門出來收徒的事,楚南是知道的,若是他用心些,定然要跟著浮雲宗一起來。

隻是如今冇見著他,聞湘月心驟然沉了沉。

連笙腳步也頓了頓,他眼神遊離,生硬的轉移話題。

“啊,聞師姐,這就是你們禦獸宗收的新弟子吧!”

知曉經過的清淩下意識看了眼聞湘月。

蘇渺渺眉頭微挑,上官情嗤笑一聲。

這也太心照不宣了吧?

聞湘月眼中眸光沉了下去,她到底不好說些什麼,也不好為難連笙。

“是啊。”

她語氣淡淡,連笙尷尬的笑了笑。

“既然都遇見了,要不咱們一起,也好有個照應?”

聞湘月本打算搖頭拒絕,不說旁的,她們已經被人盯上了,連笙跟著她們,倒不如自個帶著新弟子。

“不——”

【啊,浮雲宗人嗎?那個連笙彆的不說,運氣不錯,碰上不少好東西,而且那些人,已經混進了新弟子裡,浮雲宗好像也有。】

聞湘月閉上了嘴,連笙眨了眨眼。

“怎麼了,聞師姐?”

聞湘月勾起唇角,眉眼彎彎,連笙看的有些發懵了。

“冇什麼,我覺得我們一起,挺好的。”

-題。“啊,聞師姐,這就是你們禦獸宗收的新弟子吧!”知曉經過的清淩下意識看了眼聞湘月。蘇渺渺眉頭微挑,上官情嗤笑一聲。這也太心照不宣了吧?聞湘月眼中眸光沉了下去,她到底不好說些什麼,也不好為難連笙。“是啊。”她語氣淡淡,連笙尷尬的笑了笑。“既然都遇見了,要不咱們一起,也好有個照應?”聞湘月本打算搖頭拒絕,不說旁的,她們已經被人盯上了,連笙跟著她們,倒不如自個帶著新弟子。“不——”【啊,浮雲宗人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