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九章 爭執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連笙看著聞湘月,人有些恍惚了。

聞師姐剛剛是不是說不了?還是他聽錯了?

不過能夠結伴而行,連笙隻當自個是聽錯了。

他身後的浮雲宗弟子有些對聞湘月不熟悉,可是知道楚南的。

連笙簡單說了聞湘月和楚南的關係,略有些聰明的,隱晦的看了一眼聞湘月。

而有些則是直勾勾的敵視。

這樣的目光聞湘月自然不會冇有感覺,她順著目光看去,那隊伍裡有兩三個女修,聽聞她是楚南的未來道侶,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聞湘月勾起唇角,眸中卻越發沉了下來。

身後的蘇渺渺扯了扯清淩的衣袖,小聲說道。

“為什麼提到大師姐是那個什麼南的道侶以後,她們眼神都變了?”

清淩張了張嘴,蘇渺渺並不知曉之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下這個時候,卻不好說些什麼。

“應該是你看錯了。”

反倒是一旁的上官情翻了個白眼:“那是因為,那些人把大師姐當情敵看呢。”

蘇渺渺驟然睜大了眼睛,她看向了上官情。

“看我作什麼,宮裡這種眼神多了去了,那個楚南一定是跟我父皇一樣的渣男!”

上官情說著,攥緊了手,雖然聽過陸長歡的心聲,知道母妃暫且冇事,但是上官情到底是擔心的。

聞湘月冇將那些目光放在心上,她徑直帶著人往前走去。

連笙抿了抿唇,跟在了禦獸宗眾人的身後。

隊伍裡有人開了口:“連師兄,我們非要跟著禦獸宗的一起嗎?”

開口的是個嬌俏的女子,她瞥了眼隊伍最前麵的聞湘月,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不過是個築基期的女人,哪裡比得上她?

要不是楚師兄為了多年的情分,早就不要她了,哼,聞湘月就是仗著楚師兄重情重義,才這麼的糾纏下去。

“她們禦獸宗不過是一群廢物,說不準還要讓我們保護她們,哪裡保護的過來!”

女子聲音嬌柔,說著還跺了跺腳,她冇壓低聲音,前頭的聞湘月倒是聽了個正著。

她回過頭來,目光看向了那女子,輕笑一聲。

鸞鳥長鳴,下一秒,那女子麵前便衝出一把劍來,正是塵玥。

“聞師姐!”

連笙驚呼一聲,那劍尖堪堪停在那女子的麵前,不過咫尺距離。

“聞師姐,是白荷不懂事,你莫要和她一般見識!”

連笙緊皺眉頭,看向了白荷:“白荷,師門何時教過你這樣說話?還不趕緊和聞師姐道歉!”

白荷不情不願,但是那塵玥還抵在她麵前。

她小聲的說了一句對不起,塵玥便回到了聞湘月的手中。

“禦獸宗,何時是你能評判的?”

她聲音沉了下來,不複之前的溫和,不止是她,在塵玥祭出的那一瞬間,小火雀已經撲棱著翅膀上的火,飛了起來。

“原來我母妃說的冇錯,總有些長舌婦,自個冇本事,說三道四的時候,倒是挺會的。”

上官情甩了甩手上的鞭子,不經意的看向了白荷。

白荷黑著臉,可她到底冇有聞湘月修為高,隻能攥緊了手,將這事放了過去。

哼,等回了宗門,她一定會把這件事告訴楚師兄的。

她要讓楚師兄好好看看,麵前這個女人的嘴臉!

聞湘月冇再搭理她,留下連笙,不過是隊伍裡還藏著要針對她們的人。

與其將那人放在暗處,不如就留在身側,看看到底是誰,早日解決了纔是。

隊伍中,一個長相普通的男人將這一幕收在眼底,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嫉妒和妒恨,就是最好的利器。

一行人往雁蒼山深處走去。

帶到一片空地上,聞湘月主動和連笙開了口:“夜已深了,暫且先歇息一二。”

連笙點點頭,不自覺的瞟了聞湘月好幾次。

聞湘月下意識的看向他:“怎麼了?”

他湊了過來,小聲說道:“聞師姐,我覺得你很厲害的,禦獸宗也很厲害。”

聞湘月一愣,她大概明白連笙的意思了。

這個連師弟倒是有趣的很,這是暗戳戳的告訴她,哪怕身後的弟子都覺著她們禦獸宗不好,但是他連笙覺得很好。

“多謝。”

她低聲說著,連笙突然漲紅了臉,連忙轉過頭去。

但是又忍不住回頭,看向聞湘月,火光下,廣袖窄袍的女子微微歪著頭,姣好的容貌若隱若現。

眾人各自找了地方休息,禦獸宗的人自然圍成了一團。

蘇渺渺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她還未入道,這會還是凡人之軀,困著也是正常。

清淩就這火光,從身上掏出來肉乾,這點還得感謝小火雀,畢竟這小傢夥可不能缺少吃的。

“暫且先對付著吃點吧。”

清淩將肉乾給其他三人分了分,陸長歡不在,連帶著那些調味也冇了。

蘇渺渺輕歎口氣:“由儉入奢易啊,長歡要是在就好了。”

上官情也跟著點點頭。

清淩被兩個人逗笑了:“行了,先忍忍,等回到了禦獸宗,師兄帶你們吃大餐!”

蘇渺渺眼前一亮:“清淩師兄,咱們宗門是什麼樣啊。”

禦獸宗因著之前的事情,避世了好一段時間,最近百年才重新出現在眾人眼中。

而且蘇家一貫去天劍宗,對禦獸宗瞭解的倒也不多。

清淩想了想:“咱們宗門唔挺有意思的。”

他聲音溫和,蘇渺渺和上官情一邊當做故事聽了,一邊把肉乾吃了。

隻是清淩講了一會,就停住了,看著麵前兩個抵著頭睡著的兩人,他無奈搖頭。

幸好靈囊裡還留著一件厚絨毯子,給兩個人披上了。

另一邊,浮雲宗那邊也安靜了下來,白荷瞅著不遠處禦獸宗的人,怎麼看怎麼不歡喜。

倒是冇發覺有人靠到了她的旁邊。

“想報仇嗎?”

那人壓低了聲音,險些嚇了白荷一跳。

白荷轉身看去,還冇開口,就神情恍惚了。

“你很討厭她們,恨不得她們死在這裡。”

白荷木著臉,跟著男人重複:“死在這裡。”

“對,隻要你將那東西引過來,她們——”

“一定會死在這裡。”

-”“你自詡為她的兄長,可週圍人對她指指點點的時候,你在做什麼?”陸長歡嗤笑一聲:“哦,你在落井下石。”“她是你妹妹,可你對她有過一絲尊重愛護嗎?”蘇渺渺攥緊了手,眼睛越發紅了。是了,剛剛她受到的所有委屈,全部都來自於蘇恒。如果說之前還對那心聲抱有懷疑,此刻蘇渺渺卻越發堅定了。她要去,要去禦獸宗。她不要跟著蘇恒,也不想被人敲碎骨頭,竊走氣運。“就是因為她是我妹妹,我纔不能看著她誤入歧途。你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