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刺蝟的棉花 作品

第十七章 送你個驚喜

    

冇想到宿主會來到這樣的世界。主係統在上,您到底為什麼給她安排了這樣的去處?陸長歡接收記憶完畢,她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看著地上那個未來“夫君。”然後毫不留情的一腳踩了上去,收穫了不少慘叫,恐怕命根子都不保了。對麵的是一對中年夫婦,應當就是原主的親爹後母了。陸長歡從底下人身上踏了過去,麵不改色的衝著那對中年夫婦伸出手來。陸成習慣了原主卑微懦弱的樣子,看著現在氣勢十足的陸長歡,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你你你...-

正在守著寶物的妖獸最是敏感,它們深知寶物出世的那一刻,一定是最危險的時候。

開了靈智的妖獸也極為聰明。

它們知道什麼人有威脅,什麼人毫無用處。

比如說此刻,那男人看著她順著胳膊流下來的血,眼瞳張大,像是在看著一個瘋子一樣。

“你——”

即使壓低了聲音,男人也幾乎掩蓋不住心中的震驚。

他冇想到,麵前的陸長歡,竟然完全不害怕。

不,準確的說,她還在笑著。

男人往後退了兩步,守著寶物的龐然大物終於嗅到了空中的血腥味。

它轉過身來,極不友善的看向了陸長歡和男人的方向。

那猩猩昂首長嘶,是震懾,也是警告。

它們妖獸,一樣追求升階,若是誰敢覬覦它的寶物,那它不介意都殺了。

“二階妖獸——猩目,最喜歡,啃噬修者了。”

陸長歡聲音淡淡的。

男人目眥欲裂,在猩目衝過來的一瞬間,一躍而起,踩在了自個的本命法器上。

他哼笑一聲:“你知道的還挺多嘛,不過可惜了,你要死在這了。”

猩目的攻擊,不過是一個凡人,如何躲得過去。

男人暗自得意,打算趁著猩目生吞她的時候,再去悄悄拿了寶物離開。

隻是他洋洋得意的目光突然停滯了一下。

那二階妖獸,徑直穿過陸長歡,竟然一躍而起,直直的衝著他來了?!

男人呼吸幾乎停了,他慌亂的操控著法器升空,但是猩目的血盆大口已經在他的腳下了。

在被打落以前,男人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他這才反應過來,那把劍上,有陸長歡的血。

而不遠處,陸長歡晃動著受傷的胳膊,笑著和他打了個招呼。

“你——”

不是也受傷了嗎?!

男人的話冇有說出來,已經被猩目大掌拍落下來。

陸長歡揹著月光,半張臉藏在陰影裡。

此刻,她胳膊上的傷口處,已然完好如初了。

【宿主好棒!】

猩目不耐煩的撕扯著男人,然後站立起來,呸呸兩口。

好臭的修者。

陸長歡站在一旁,看著996給她拖出來的地圖。

雖然路線簡單,不怎麼清晰,可是那上麵細細碎碎的小紅點小綠點,告知了她,這座雁蒼山裡,有多少的人。

而此刻,一些零散的小紅點,正在靠近這邊。

【咦?宿主大人,好像有壞人過來了。】

地圖上的小紅點表示壞人,小綠點應該是其他宗門的人。

陸長歡點了點下巴,勾起唇角。

“有壞人不要緊,正好我有點禮物送給他們。”

996焉了吧唧,宿主每次這樣,都是揣著小壞心眼呢!

她站在陰影裡,看著猩目緩緩靠近自個的寶物。

待到猩目完全離開,陸長歡才起身,走到了那男人的身側。

不過他這會涼的透透的。

陸長歡蹲下身,996嗯嗯哼哼一會,那男人身上的東西就劈裡啪啦的掉了下來。

陸長歡眉頭微挑,旁的東西她冇瞧見,隻看見了一封信。

她拿了起來,看著上麵的內容,勾起唇角。

“啊,測試是為了,要我們的命啊。”

禦獸宗這一屆收了三個人,雖各有不足,但是萬一呢。

當年那個大魔頭,不也看著不中用,後來呢?幾乎顛覆了整個修界。

想到這裡,那些人幾乎夜不能寐,這才聯合起來,整出這樣的熱鬨。

人若是死在了這雁蒼山裡,可就和他們沒關係了。

陸長歡唇角的笑意冰冷,她站起身來,鬆了鬆筋骨。

“996,寶物出世還有多久?”

【還有半刻鐘!】

陸長歡的目光落在了地圖的小紅點上,她站起身來,緩緩走向了猩目。

“那時間剛剛好。”

寶物出世,異香瀰漫,原本逐漸靠攏的一群人,忽然停住了腳步。

為首的老者皺個眉頭:“怎麼回事!這裡為何會有寶物出世?”

“快去看看,是什麼東西,彆耽擱了我們的事!”

老者身負金丹,被宗門派來辦事,想著他要對付的人,老者眼中輕蔑一閃而過。

不過是一個剛築基的小丫頭,帶著幾個不中用的凡人。

雖有鸞鳥靈獸,可她到底抵抗不了他們。

“李老!這寶物為何不取了再走?”

被喚作李老的老者冷哼一聲:“若是辦好了事,你們得到的可比這多!”

“都給我打起精神!趕緊辦完事趕緊回去!”

陸長歡步伐有條不紊,她走著走著,還有些犯困的打了個哈欠。

這具身體畢竟是凡身,夜深了,自然就困了。

她站在小路的儘頭,不經意的抬起頭來,看著路途深處。

直到有聲響靠近,陸長歡才抬了抬下巴。

來了——

李老繃著臉,眼見著要離開猩目的領地,他忽然定睛一看,猛地停住了身子。

身後跟著的幾個人茫然的看向李老。

“怎麼了李老?”

李老眯著眼,揚聲問道:“閣下是何人?為何要攔在這裡?”

李老攥緊了手,渾身繃緊,顯然一副攻擊模樣。

他冇想到,身為金丹期的他,竟然看不清麵前之人是何修為。

李老心中暗罵,不是說好了這雁蒼山上,隻有新弟子,和那些個來收人的弟子嘛。

麵前這個人,是從哪冒出來的?

“若是閣下無事,還請讓出路來。”

陸長歡歪了歪頭:“不行哦,還要再等一等。”

李老沉下臉來:“閣下是,想與我們為敵了?”

陸長歡聲音淡淡的。

“三——”

“二——”

“一!”

她話音剛落,就有濃烈的異香翻湧而出,猩目仰天吼叫,用雙拳猛猛的錘擊胸口。

李老心中一緊,不好,那寶物竟然是索魂花?!

若是猩目吃了那索魂花,定然要當場升階,到時候天雷降下,恐怕就麻煩了。

不能讓它吃下索魂花!

李老打定主意,祭出法器,竟然是一麵旗子。

他晃動旗子,那陰魂陣陣,駭人慘叫四處響起。

他麵色蒼白,顯然有些吃力了。

一道黑色霧氣衝向了陸長歡,輕嘖一聲。

“年紀大了,也這麼沉不住氣嗎?”

“不過,倒是方便我了。”

隻見她縱身一躍,腳步輕盈的衝向了猩目,一邊跑還一邊打了個招呼。

“你好,猩目,送你個驚喜啊。”

她還怪禮貌的。

-浮雲宗一起來。隻是如今冇見著他,聞湘月心驟然沉了沉。連笙腳步也頓了頓,他眼神遊離,生硬的轉移話題。“啊,聞師姐,這就是你們禦獸宗收的新弟子吧!”知曉經過的清淩下意識看了眼聞湘月。蘇渺渺眉頭微挑,上官情嗤笑一聲。這也太心照不宣了吧?聞湘月眼中眸光沉了下去,她到底不好說些什麼,也不好為難連笙。“是啊。”她語氣淡淡,連笙尷尬的笑了笑。“既然都遇見了,要不咱們一起,也好有個照應?”聞湘月本打算搖頭拒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