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便是牢獄之災,所有人都得坐牢。戶部郎中說完,也不管他們,帶著人走了。走之前,戴嬤嬤還親自把人送出去。張汐音看著呆滯的周家眾人,心裡暢快無比。她要走,周老夫人直接擋住了去路,緊緊的抓著她的手哭喊:“汐音,孩子,我們都是怎麼對你的你心裡是知道的。我們萬冇有誆騙你錢財嫁妝的意思,這兩年來,我和你婆母對你的好你都忘了嗎?”“汐音,侯府是什麼樣子你是知道的,我們怎麼可能會謀你的嫁妝。這些都是誤會,你就算殺...--

溫皇後聽著,扭頭看譽泓帝。

她笑了笑搖頭:“不怕。”

譽泓帝笑了。

可看著溫皇後還是滿頭烏髮,他眼眸又暗了幾分,苦笑一下。

“孤老了,大抵也陪不了你們多久了。”他忽而說道。

溫皇後腳步僵住了般,瞪大了眼睛看譽泓帝。

譽泓帝停下來看她,就見溫皇後落淚潺潺。

“你哭什麼?”他一笑,取了帕子去幫她拭淚。

“陛下休要再說這樣的話,您還年輕呢,要陪著臣妾許久許久的。”溫皇後哭說道。

譽泓帝滿嘴應著是,牽著人繼續走。

看著前方宮廊,他卻知道難以如此。

話是這樣說,可他與她到底差了年紀在,明顯感覺力不從心了。

到了半夜,方淩盛得了訊息進殿內。

“陛下,娘娘,火撲滅了。”他說道。

譽泓帝點點頭,說道:“先將人都安置好了,再讓刑部去調查失火原因。”

方淩盛點頭。

走出去,門外傳話的侍衛應是出去了。

霽王府裡。

等了一夜未睡的張汐音也看到了回來的段漸離。

他身上的新衣已看不出原來的模樣,烏黑烏黑的還滴著水。

張汐音起身迎過去,一麵叫人準備熱水。

“你冇睡嗎?”段漸離看她眼底的烏青問道。

“哪裡睡得著,聽說起火的府邸不少。”張汐音說道。

段漸離點頭,剛褪去了身上的濕衣服,便打起了噴嚏。

下人端來薑湯,他端過幾口飲下去,去盥室泡熱水。

張汐音看香葉和紫蘇都在屋中,說道:“你們不必在這裡候著,都回自己屋。”

各家的男人都救火回來,一個個心疼著呢。

一個個施禮去了。

兩個仆婦抱著濕衣服下去了,屋中暖和,地龍都燒著。

張汐音回到臥房裡,取了保暖的毯子被褥。

等段漸離洗好回來就給他披上。

“我不冷了。”段漸離說道。

他一麵坐下,麵上疲態很濃。

看張汐音欲言又止,段漸離伸手把人拉到懷裡。

人剛坐下,外麵仆婦說道:“王妃,飯食來了。”

張汐音起身。

“先吃點東西,然後補補覺。”

段漸離起身跟她出去,桌上擺了好幾樣菜。

段漸離拉著張汐音也吃,一麵說道:“可以確定是有人放火的,但瞧著是早有準備。”

張汐音有些驚訝。

“從失火的府邸中找到幾罐菜油,但那些府中的下人都說,那幾罐菜油原本不是菜油,是放的空罐子。”

張汐音蹙眉。

空罐子裡多了菜油。

段漸離看她想得出神,又說道:“薑國使臣府邸也走水了。”

什麼?

薑國使臣府邸外。

宇文宏蹲坐在屋簷下,看著麵前的官差麵不改色。

薑大人麵上身上還有菸灰,狼狽的站在旁邊與刑部的人爭執。

“我們都是受害者,你瞧瞧這府邸,若不是幸運些,我們都得死在裡麵,怎麼會是我們自己放的火呢?”

“你們這是誣衊,不能因為戰事,就把這樣的屎盆子扣我們頭上,我們不認。”

“小王爺,小王爺,你說句話啊。”

薑大人氣得厲害,扭頭就去拉宇文宏。

宇文宏甩開手。

“彆扒拉本王。”

他拍了拍袖子上的黑灰,看那邊刑部的人說道:“是不是本王燒死在裡麵,就能證明不是咱們放的火?”

刑部官員看著他。

“薑小王爺,我們隻是照例行事,你們前些日購置了一百斤菜油,而起火之地,都發現被潑了菜油。”

宇文宏哼了聲,起身走走到被抬出來的幾罐菜油麪前,舉起來就往自己的身上倒。

“來把火,點上,把本王燒死了給那些被燒死的人抵命。”宇文宏張開手,整個人油淋淋的。--”旁邊的管家應是。段明泓這纔去前院,看到南房裡等候的人,段明泓心中沉了幾分,麵上一派和煦笑說道:“霽王爺。”他抬手揖禮:“霽王爺怎麼來西州城了,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這身為堂兄的也好派人去迎接啊。”段漸離起身回禮:“我也是奉命前來辦事,剛到兩日。”纔到兩日啊。段明泓暗暗鬆了一口氣,對身旁的管家吩咐:“去準備東苑最好的那棟小樓,收拾出來給王爺住下。”管家應是,派人去收拾。段明泓又笑道:“王爺吃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