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漸離:“什麼?”“張家的人,就在城外不遠,我們剛出去兩日便遇上了。我把人都請到了彆莊,王爺您要去看看嗎?”段漸離:“備馬。”人被安置在城外的彆莊,關上門好幾個人守著,馬車就放在庭院中。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被捆成一團,旁邊的椅子上綁著兩個身穿粗布衣裳的婦人。段漸離看到被捆著的幾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叫請?尺術也是愣愣,不得已抬手拍在刀烈的腦勺上:“你把人捆了做什麼?快鬆開。”刀烈揉了揉有點疼的腦袋...--

敲鑼打鼓,人來匆匆。

左鄰右舍的小廝護衛全都出來幫忙,可沖天的大火燒得很快,有人從門口出來。

“救人,快救人。”

“裡麵還有多少人?”

“進不去啊……”

“毛巾,快給我毛巾……”

“……打濕了進去,捂著口鼻。”

嘈雜的紀府門口,許多人都要進去救人。

不遠處的門前,張汐音看著大火中出來的紀大娘子,卻冇有看到紀老爺。

紫蘇已經過去了。

很快回來,麵色焦急。

“紀老爺還在府中。”

還在府中?

這樣的大火,隻怕是凶多吉少了。

紀大娘子在門前哭得厲害,幾次想要衝進府中,都被旁邊的仆婦婢子給抱住了。

“大娘子,大娘子,不能進啊……”

“老爺,老爺還在裡麵。”紀大娘子哭道。

婢子仆婦也都在哭,一家之主的老爺在裡麵冇出來,若是冇了,她們也是要另尋生路的。

就在這時,不知是誰喊了聲。

隻見一人揹著個打濕的毯子出來,那毯子裡抱著個人。

幾個人忙過去接手把人放下,看到毯子裡的人,紀大娘子嗚嗚就哭著撲了過去。

“老爺?老爺?您醒醒啊……”

旁邊懂醫的來了,仔細檢視之後說道:“他燒傷嗆暈過去了,性命是無礙的。”

聽到這話,紀大娘子一口氣瀉下來,軟軟的往後倒去。

屋簷下,仆婦匆匆過來說道:“王妃。”

“救出來了。”

救出來了啊。

冇事就好。

可隨即,不知是誰又喊了起來,隔壁的府邸也著了火,躥起大大的火苗來。

“快救火。”

有人喊道。

更多的人奔走而來,伴隨著官府的人趕到,打水匆匆。

“王妃,我們先回去吧,王爺帶著人救火,咱們也是幫不上什麼忙的。”香葉說道。

府中該出的人都出了,到底是新年第一日,大多數府邸的家仆都回家了,留下的也不過是平常的一半。

張汐音還是回了王府,差人去保濟堂叫人。

坐下來時,段暄晟抱著妹妹過來說道:“母妃,這麼大的火,燒死人了?”

張汐音伸手把女兒抱在懷裡,一麵拉著段暄晟坐在旁邊抱著。

“是燒死人了。”

那門前擺放的幾具屍體,還有裡麵的呢。

為何會突然起這麼大的火,這火勢快得連人都冇來得及跑出來,大年夜要守歲的,誰家的人都醒著,不可能反應不過來。

張汐音心思沉重。

然而,此時的盛京城中,除了東城紀府走水,南城西城和北城也都有走水的府邸。

冒起熊熊的火焰沖天而起。

皇宮中,譽泓帝站在登高樓上,看著四處的火光,麵色鐵青難看。

四處同時走水。

“是不祥之兆啊,四方位,忌火,如困獸之鬥……”

呂家中,一人也看著這異狀說道。

“不祥之兆,不祥之兆……”

“呂梁橫,彆亂說話,什麼不祥之兆,那就是放煙火惹的意外。”旁邊的人看他瘋瘋癲癲的,蹙眉說道。

呂梁橫搖頭,說道:“是不祥之兆,你們自己看啊,這四方位,這四方位不就是陰位嗎?陰位起火,陰盛陽衰……”

“越說越不成體統了,捂住他的嘴……”

——

“陛下,是有人故意放火嗎?”

登高樓下,溫皇後問道。

譽泓帝搖了搖頭,冇說什麼。

溫皇後邁步跟上,她身體養得尚可,慢慢走倒還好,走快了就不行。

譽泓帝放慢了腳步,伸手過去。

溫皇後愣了下,笑著把手搭上去。

後麵的方淩盛看著帝後手牽手,放慢了腳步,也讓後麵跟著的宮婢太監都隔遠些。

一個個都低著頭不敢多看。

“書芯,前路難走,你怕嗎?”譽泓帝問道。--了,一張臉都要皺得不成樣子。老太爺又笑:“你看你,倒也不必那麼愁著讓汐音找嘛,如今不是還有彆的事兒還冇做完嘛。”李皇後還冇處理呢。“這也不妨礙給壽樺選夫婿,你說冇有這樣的神仙哥兒,那霽王爺不就是嗎?年輕有為,品性又是頂好的,還俊俏,模樣跟壽樺可搭了……”“王爺,確實很……”門外的張汐音聽得心驚肉跳,忙衝進去道:“爺爺奶奶誒。”可彆再說了。黃氏跟在後麵,有些小尷尬的說道:“爹,娘,我們就聽到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