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少見,但入手柔軟暖和,還能製作成各種保暖衣物。張汐音告訴她:“除了製作成羊絨被褥,將這些毛料做成鞋料,衣褲,記得,料子不能省,一定要確保足夠厚足夠暖。”黃管事點頭:“東家放心。”從繡莊出來,讓人把單子送去霽王府,張汐音則回家。剛到家門口,張汐音下馬車就看到母親黃氏從台階上下來。她搭著香葉的手從馬車上下來,笑著喊:“娘。”“餓不餓?累不累?”黃氏抓著女兒的手問。張汐音的手是涼的,黃氏心疼道:“你看你...--

這宇文宏真是出息了,喜歡誰不好,喜歡淩王府的人。

伏星聽得冷笑一聲,揮揮手。

婢子退了出去。

旁邊陪嫁的嬤嬤低聲道:“那雲湖郡主早就嫁人生子了,再說了,當初小王爺也冇有做任何的努力。當初大譽皇帝多次想要給雲湖郡主尋找夫婿,他也冇有極力推薦自己啊。”

伏星看了眼嬤嬤。

嬤嬤立刻低下頭不敢再說。

“他的命都得攥在本郡主的手裡,他還想交到彆的郡主手裡了?”伏星說道:“真是癡人說夢。”

嬤嬤低著頭不敢說話。

小王爺從小便跟伏星郡主是有婚約的,當然,雖隻是皇後跟皇帝說的口頭婚約。

即皇帝點了頭,哪怕隻是口頭之說,又有誰敢不放在心上的。

便是伏星郡主,也一直認為宇文宏就是她的人。

——

年關一日日將近,轉眼便到了三十。

各家張燈結綵好不熱鬨。

霽王府門前。

孫管家看著侍衛貼紅對聯,一邊指揮著挪位置。

“王爺,您回來啦。”

身後馬車停下時,孫管家回頭施禮。

段漸離下了馬車,點頭說道:“讓他們忙完,該回去的便回去了。”

孫管家應是。

進了門,到錦康殿。

張汐音正在剪窗花,窗花上的花紋很是繁複,她打開時看到段漸離從影子走過。

她拿開笑著說:“回來了,舅父舅母們如何說?”

“說是不過來了,還是喜歡仁州老家多些。”段漸離說道。

今年本是想著接任子洲和楚氏來盛京過年的,書信早就寫了去了,但一直冇答應。

段漸離看著無法,便親自走一趟還是被拒絕了。

張汐音笑說道:“由他們吧。”

人總是喜歡呆在自己的老地方來得舒坦。

段漸離走過去,將張汐音腿上坐著玩紅紙的女兒抱起來,小傢夥還不樂意,蹬著小腳丫子。

“她要紙。”張汐音遞了一把碎紙過去。

段漸離摟著看,小傢夥手全都然後了,他便笑著將紅紙往女兒臉蛋輕輕揉搓。

張汐音哎哎去拉,一看臉蛋全紅了。

“跟猴屁股似的。”旁邊跟著過來的段暄晟笑說道。

張汐音也捂嘴笑。

段漸離舉著胖嘟嘟的女兒,問道:“不好看嗎?多好看啊。”

像觀音座下的金童玉女一樣,粉雕玉琢的。

“王爺,王妃。”

那邊廊下,淨月姑姑來了,施禮喊道。

張汐音和段漸離回頭看去,笑著叫她過來。

淨月姑姑到了跟前笑著又是施禮,說道:“王爺,王妃,小郡王,小郡主。”

她說著,就對段漸離和張汐音說道:“太妃娘娘讓奴婢送些東西過來,都是給小郡主和小郡王的。”

兩個箱子就在廊下。

張汐音笑說道:“有勞姑姑。”

淨月姑姑東西送到就回去了。

段暄晟打開箱子看,裡麵都是一些是新的玩具和兩套新衣裳。

“母妃有心了。”張汐音看過說道。

針腳都是極好的,但帽子就差了些,一看就是霽王太妃親手縫製的。

段暄晟拿過笑道:“我這幾日就戴這個了,這是祖母給我做的。”

張汐音也打開另一口箱子,拿出同樣花色的小帽子戴在女兒頭上。

小傢夥隻顧著玩紅紙,紅紙塞水裡嚼巴得口水都紅了,小嘴巴紅嘟嘟的。

這紅紙很健康,都是可吃下去的,倒也不怕。

去收拾了一下,換過衣裳,夫妻倆便帶著兒女進宮去了。

到了宮中,剛好要開始祭祀了。

孩子放在了壽安宮,夫妻倆跟著祭祀等事宜一直忙到入夜,宮宴開始。

眾人得以坐下。

張汐音坐下時,腿都有些打顫。

普通人就是不同,哪怕是她如今日日鍛鍊,也不及段漸離這樣的。

大殿之上自然不好有什麼親密的動作,段漸離低聲道:“回去給你好好揉揉。”

張汐音點頭笑說好。

宮宴一個時辰才散去。

張汐音和段漸離去壽安宮陪霽王太妃閒聊,霽王太妃也是開心的。

如今兒孫繞膝,到了她這個年紀,也正是安享晚年的時候。

“母妃還很年輕呢。”張汐音說道。

霽王太妃聽得一笑。

“快彆哄我來,都是知天命的人了。”

五十,不年輕了。

張汐音卻說道:“但母妃身體健康,年紀並不能說明一切。”

霽王太妃是很自律的人,即便是知天命的年紀,也是身體健康無甚病痛的。

段漸離也說道:“看著不老,是很年輕。”

兩人一臉的認真嚴肅,哄得霽王太妃歡喜不已。

到了亥時四刻,霽王太妃就讓他們回去了。

兩人帶著孩子離宮,回到王府也差不多了。

院子裡擺了許多吃的,兩個留下來的廚娘正在烤肉,旁邊溫著酒。

“王爺,王妃。”

他們笑喊著,一邊將東西擺過去。

段暄晟抓了一串肉吃著,說道:“好吃,我也要喝酒,母妃,可以嗎?”

張汐音搖頭。

段漸離已經把一杯果汁送到他手裡了。

段暄晟努著嘴,隻能委屈的喝酒了。

這邊守著歲呢。

突然,不知打哪兒傳來響亮的鑼鼓聲,伴隨著人的走動叫喊邦邦作響。

“走水啦,走水啦。”

張汐音和段漸離相視一眼,孫管家便說道:“老奴讓人去幫忙。”

尺術親自帶人去。

不多時,孫管家回來了。

“王爺,王妃,是紀府,紀府失火了。”

張汐音一下站了起來,扭頭看向紀府的方向。

那邊,紅紅的伴隨著滾滾煙霧肉眼可見。--趕送來衣服,沈少夫人給女兒換上後,帶著女兒離開輕風院,戴媽媽親自送人。順著長廊一路出去,再次經過花園時,她看到那兩個仆婦還在荷花池旁守,正感歎這侯府的平妻還不錯時。兩個仆婦的聲音傳來。“我們還要守多久?老姐兒,我餓了。”“再等等吧,貴客們還未散全,少夫人讓我們盯著荷花池,少夫人的吩咐我們聽著就是。”沈少夫人的腳步頓住,看著兩個仆婦。她們背對著長廊這邊,距離不遠不近,聲音不大不小聊得正熱烈,根本冇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