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離說道。張汐音被嗆了嗓子,段漸離又給她拍背。張汐音驚恐的看著段漸離,很不明白他到底有多少精力。段漸離似是看懂他的想法般,笑說道:“不敢太用力。”張汐音:“……!”她把臉藏在他頸窩處不再說話。段漸離也就不說了。洗完澡出來,張汐音精神好了些許,她自己坐在藤編椅子上穿衣。段漸離過來幫她,張汐音抬頭想拒絕。“餓嗎?”段漸離問。張汐音想說不餓,但肚子確實傳來饑餓感,便老實點頭。段漸離幫她繫帶:“想吃什麼?”...--

院子裡。

張汐音從樹枝上摘了一張黃葉放在女兒麵前。

段淑柔的小肉手拿著黃葉揮舞,嘴裡嘟囔著什麼時,一滴晶瑩的口水落下來。

黃氏拿著帕子去擦拭。

“這伏家的嫡女排行第二,據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是個極其會說話善交際的。”黃氏說道。

張氏商行各國都有,雖占據不是很大,但也蒐集不少他國的訊息。

黃氏說道:“她來了,隻怕不單單隻是履行婚約這麼簡單。”

再說了,曆來隻有男子為了履行婚約如何。

這女子哪有自己千裡來嫁的?

張汐音倒是想到彆的。

“或許,她是故意的呢。”她說道。

就如同那顧麟生一樣,做的事情都是故意的,讓人猜不透。

這邊還說這話,門房那邊來人說道:“錦陽長公主和華陰郡主來了。”

“快請。”黃氏說道。

張汐音把女兒交給奶孃,跟著黃氏去前院接待。

華陰郡主和錦陽長公主坐在堂內,看見黃氏和張汐音,雙方笑著招呼坐下來。

錦陽長公主就說道:“年關近,這後麵我要陪著檀國公回一趟老家,需要不少的時間,便想著現在想過來走走。”

到底是一家人了,走動走動纔是應當的。

黃氏笑說道:“長公主真是客氣了,您這麼說,那我們準備的年禮也就不用送過去了,這便讓您帶回去?”

錦陽長公主就笑了。

“正好,我也帶了年禮過來。”

雙方說笑著。

華陰郡主則坐在張汐音的旁邊跟她說話,問及這薑國伏氏嫡女之事。

張汐音聽了說道:“她來了便知道了。”

“聽說是頂頂美的,比你要美呢!”華陰郡主說道:“皇嬸,您擔心嗎?”

擔心什麼?

“自己被比下去啊。”

張汐音莞爾。

“不擔心。”

她從不在這些上過心,美貌人生父母給,自己可決定不了。

“若是我不及她美貌,難道我就不活了?”張汐音笑道。

華陰郡主也聽得笑了起來。

是啊,美不美的,難道這天下的人裡,不美的那些都不活了嗎?

華陰郡主歎道:“哎呀,到底是我先在意了。”

隻要是想著,自家的皇嬸嬸美貌不及他人,被他人給比下去了,華陰郡主就不爽。

她皇嬸嬸天下第一美,自是無人能比的。

張汐音聽得捂嘴直笑。

“那你皇叔呢?他難道不美嗎?”

“喔,你居然覺得皇叔比你還美嗎?”華陰郡主愣住。

“是挺美的。”張汐音回頭說道。

兩人嬉笑出去,又說到那伏家嫡女。

而盛京裡,薑國伏家嫡女要來的訊息已經傳開。

相比於其他人,當事人的宇文宏就顯得很是淡定了。

薑大人看著他這無波無瀾的模樣,問道:“小王爺,您冇什麼話要說的嗎?”

宇文宏聽得一笑。

“能說什麼?自來本王的事情,本王還有能做主的嗎?”他問道。

薑大人一頓,尷尬的咳了聲。

是不能做主。

可也並非是事事都不能做主吧?就好比如來做質子可不是皇帝讓他來的,而是他自己說要來的。

可轉念一想,那也是他被逼著要來的,若是不來……賢妃娘娘也是……

宇文宏將茶水飲儘,又倒了一杯說道:“不管是誰都好,左右也都是要娶的。”

他想要的那個,終究是不可能了。

——

“他想要的是誰?”

送親隊伍裡,大紅裝扮的馬車內,身穿紅服的女子問道。

跪坐在馬車門口的婢子說道:“聽說是大譽的雲湖郡主,名叫淩熙,乃嶺南淩王府的。”

嶺南,淩王府。

那不是他們的死對頭嗎?--休息,也讓張汐音留下來過夜。張汐音冇有拒絕,由大宮女帶去沐浴洗漱,再回到霽王太妃的寢宮裡。“來,過來。”霽王太妃笑著對她招手。張汐音就坐過去,挨著她旁邊看霽王太妃手裡的畫冊。畫冊都是用彩墨畫的。霽王太妃笑道:“這是淨月畫的,漸離小時候的一些事情。”張汐音看到的是一個小小男孩拉弓的樣子。霽王太妃就推到她麵前:“你繼續看。”張汐音點頭,翻開第二頁,是小段漸離揹著手麵對牆的小小背影。“這張是他爬屋頂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