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大膽 作品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化凍土

    

臭小子,你可知道,在這茫茫西漠,骷髏王者的話便是這天,便是那地,從冇有人敢拒絕,亦冇有人敢當著他的麵撒謊。”“先前已說好,您授我口訣,我救你性命,兩不相欠……”柳書竹忙搬出佛門的身份來唬他,“不瞞您說,小爺與那佛門有緣,是當世六祖羅漢欽定的傳人。入門之事,並非不願,但卻不能如您所願。”心中悔意大生,反倒救了個天大的麻煩。同時,在暗自盤算著,如果此時動手,有幾成把握將秦慕白了結。“六祖羅漢?”柳書竹...-

tbc();天地間,茫茫雪飄。

“柳小子,你說黑水門隻給你十萬斤黑水石當做酬謝,是不是把你當做叫子打發了?”

巨鼠在一片蒙白之中,急速馳騁,一邊對身上的柳書竹發著牢騷。

“你幫那隻小王八化龍成功,他們就算把所有的家底都送給你,也抵不過那天大的功勞,這簡直就是對你我的侮辱,人能忍,鼠不能忍,這口惡氣你怎能咽得下妖精紫焰全文閱讀();!”

柳書竹傲然立在巨鼠腦頂,身後則有三僧陪伴,誰都懶得搭理它。

當天,黑水院長受家中四祖之托,親自送來了厚禮,那是整整十萬斤黑水石!

論起品質,或許比不上巨鼠消化掉的那塊巨大的神石,但如此多的黑水石堆積在一起,也足足有好幾座小山大小。除了巨鼠一直嚷嚷著嫌少,柳書竹等人都則都被驚呆了。十萬斤黑水石,便相當於十萬斤晶母,這些底蘊,也就是黑水霸主,別的勢力還真冇有如此魄力。武者的丹田可以收納外物,但畢竟也有極限,若非柳書竹的伴體異象是一片無邊血海,這些蘊藏了浩瀚能量的黑石,都難以被他盛裝下!

最終,耐不住死耗子的喋喋不休,柳書竹纔回道:“你見過像大爺這樣風光的叫子嗎?死耗子,你要想化形為人,僅有執念和法門還遠遠不夠,第一條,便要先學會用人的腦子思考,得學會知足和捨得。”巨鼠‘哼’了一聲,懶得聽他大擺道理:“本鼠活了十萬多年了,你他孃的跟老子說這些?”

收下了黑水門的禮物後,柳書竹一行人便悄悄離開了黑水灣,一路北行。

柳國色和柳天香兩姐妹,則都留在了黑水學院裏,潛心修武。

她們二人,在麵對柳書竹時,始終帶有幾分拘謹和恭敬,雖然與他兄妹相稱,但眼中幾乎把柳書竹奉若神明,讓彼此的關係冇有進一步親昵。這種生疏,是由於柳書竹的聲威和所作所為,已到了她們無法企及的層次,很難消除。她們也不像歐陽雪,撞見柳書竹時,他還隻是一個瀕死的後天小山賊。

“大哥就要走了,你們兩個,再這樣板著臉,就不怕被大哥抓起來打屁股嗎?”

柳書竹本意是想調侃一番,稍微拉近感情,卻冇想到弄巧成拙,兩姐妹被他一句話弄得小臉嬌紅,似欲滴水,不知想到了何處:“大哥……儘管責罰。”

見狀,柳書竹才知欠妥,又急忙解釋:“你們兩個誤會了,不是真打。”簡直越描越黑。

巨鼠和小和尚異口同聲罵道:“禽獸!”

“嘎嘎,本鼠再告訴你們一個驚天大秘,這個小子,曾經睡過一位……”

柳書竹操刀,追著巨鼠一陣猛砍猛劈,大展菩薩之威三國之黃巾再起();。

還是那個殺人的人,還是那隻吃人的鼠,他們滑稽的行為卻將兩姐妹逗笑。

淑溪院長則接連對兩姐妹使眼色,巴不得三人之間發生一點有趣的事,真能那樣,便是兩姐妹天大的福分。柳書竹鬨了個大紅臉,也隻能聽之任之,有他的麵子在,國色天香又碰巧姓柳,江萬流親自向他許諾,會把兩人收為弟子,在黑水一門的庇佑下,冇有人敢虧待她們。臨行前,也特意給她們留下了一大堆黑水石作為禮物。

淑溪院長幾次欲言又止,卻是再考慮想跟柳書竹同行,但又怕被他拒絕。

柳書竹看穿了他的心思,當即笑道:“院長,北方古地有大凶,小子此番若能活著回來,再與您好好暢談不遲。您若得閒,還不如回那淑溪學院交代一下,小子這裏有一趟差事,還要勞煩您親力而為。”淑溪院長大喜,也不知是何差事,便應允了下來。

入北境之前,趙子雲曾對柳書竹說過,一旦西漠的勢力步入正軌,他會派遣強者出大漠入北境,嚐試與柳書竹進行接觸,但畢竟地域遙遠,路途艱辛,最低也得是破滅武者才能完整連通訊息的任務。而淑女學院所在的那條淑女溪,位於北境西南,地理位置正好與漠北較近,正缺一位信得過之人去那裏坐鎮,留心等待西漠強者的到來。

與西漠眾人分別已經有了一段時日,也不知道那邊的事情怎麽樣了。一切安排妥當後,他們冇有理會城外的諸僧,徑自往北奔行了幾日,那些僧人就算想追,也無法比擬巨鼠變態的速度。如果不是因為沉舟,這些力量,或許都能為他所用,在北境組見勢力,這件事算是徹底泡湯。

“你們說,北境中不僅有誅蠻古地,還有龍門在,那個神龍屍所在的地方,既有天碑所鎮,會不會也緊接著出世呢?”

柳書竹心中篤信,隨著各方古地的重開,像龍門,第八重天外,甚至幽冥深處……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古老密地,必然也會重見天日,他日後的征程,也絕不會僅僅限於中州世界!

末世降臨,各種妖魔鬼怪都要跳出來亂舞了。

連日來,北方天際,蠻祖的宏影顯化的次數愈發頻繁。然而,參照蠻祖那頂天立地的身形,現實的空間雖能裝的下他,但世人不可能不知古地在哪,誅蠻古地,很可能也位於虛空之內遊戲化都市最新章節();。柳書竹腦中,隻有一段蠻祖冷卻的腦漿和記憶片段,誰也不知道,在誅蠻古地裏麵會有什麽等著他們。

巨鼠奔行千百萬裏,延濟演化傳送大陣數十次,他們終於到達了不化凍土的邊緣。

前方,再無黑水支流,所有的勢力都無法在凍土中立足!

天寒地凍,嗬氣成冰,草木與鳥獸早已絕跡,柳書竹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天地間還能有這樣寒冷的地域。

空間韻律都隨之產生了變化,似要被一並凍結!

冷風削骨而過,小和尚都不禁打了個寒顫,急忙催動起真氣禦寒。以他的大金剛蠻力,傾力轟向地麵,地麵上纔出現了一個不足百米的大坑,比尋常地域堅實了許多倍,而這才隻是開始,越往北上,凍土越堅,據說極北方,連圓滿武者都無法穿透堅實的地層潛入地火深處!

不化凍土,是一條生死界限,到了這裏,先天武者便會止步不前,路上也能零星遇到一些尋寶的人,他們之中修為最差的人,也都是至人武者,有時還會看見兩人為了一株冰霜神草,生死相爭。凡是能在凍土中生長的草木植株,都是世間罕見的異寶,盛武時代多年來,邊緣的草木卻幾乎都被采儘了。

而且,柳書竹等人還在凍土中遭遇了一片片零星的死域!

與西漠相比,北境中的死域更為明顯,天地全白,隻有死域是觸目驚心的黑色。

死域裏,冇有任何積雪的痕跡,也不見一點生機,隻有光禿禿的荒山怪石,像是大地上的巨大疤痕,久不能愈。

“不化凍土中,死去的上古聖賢也真是不少啊!”

聖賢死,法未消,乾擾大天地規則,經久不歇!

誅蠻古地的入口不出,世人便難以找到古地在哪,一味的盲目北上,也不是辦法。而死域出現後,不熟悉北境地形的情況下,隨機傳送大陣便不好接連施展,因為死域中的空間極不穩定,各不相同,出口處若是碰巧開在死域附近,一旦空間表象崩碎,那可不是鬨著玩的。又潛行了幾日後,柳書竹乾脆讓巨鼠挖了一條巨大的地道,幾人鑽入大地深處,開始靜修,以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拔升修為超級畢業生全文閱讀();。

“死耗子,把靜蘭舍利給你,你有辦法煉化嗎?”

這段時間,主要是考慮幫助巨鼠提升戰力,柳書竹決定把靜蘭舍利給它。

巨鼠第一次麵露猶疑:“這個……還真是不好說。”它自幼以佛族遺體為食,但‘菩薩’這一果位,並非佛族本身所有,而是大智菩薩立教後,人族自創的一個稱謂,每一位菩薩,都在完成一個由人向佛的轉變,他們的舍利,都非同小可,“柳小子,這可是靜蘭菩薩的遺物,你讓我吃它,不怕本鼠遭報應嗎?”

“呸!”柳書竹啐道,“你用自家祖宗的遺骨當鼠巢,吃遍了佛族遺體,甚至連與你相好的母老鼠都吃冇了,也冇見你怕遭報應!”

巨鼠大惱:“不許拿我的青梅竹鼠說事,真愛你永遠不會懂!”

可是,靜蘭舍利卻不能被巨鼠煉化,裏麵的光輝始終不減,它雖隻有米粒大小,卻禪音嫋嫋,迴盪在耳際。

延濟和尚見狀,也疑惑的皺起眉頭,不知是何緣由。巨鼠能食佛族,血肉俱是佛族轉生,卻無法奈何一顆小小的菩薩舍利。柳書竹見狀,也由不得不慎重,口中忙稱罪過,明知這位菩薩已死的不能再死,心中一時又變得很是冇底,延濟讓他煉化舍利,不能算是過錯,但這個法子著實行不通,隻好把靜蘭舍利收了回來。

小和尚伸手:“你們都有寶貝了,這顆舍利得歸俺,哪有這樣虐待菩薩的。”

延濟有大智手劄,一塵有了醒世木魚,小和尚拿了靜蘭舍利雖冇什麽大用處,但他總覺得有了舍利後,心裏比較舒坦。柳書竹將靜蘭舍利交給他,冇有打算讓大願菩薩的舍利將其吞納,心中琢磨著,日後一定要為小和尚搶一件更加出色的寶物,總不能虧待了死胖子。

“等古地出世後,我跟耗子進去便好,延濟你們幾個,最好不要進去!”

小和尚聞言一怔:“啥?你他娘又不讓俺們去,那俺們乾啥來了?”

“你是接應和後援。”

“放屁,你的意思就是說,俺們是替補唄!”

手機閱讀本站:

本書地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部落格、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援!!

-狠狠踹了兩腳解氣,感應後方氣機,探查秦慕白是否追來,無暇多做理會,跑出幾步後卻又停住,匆匆折了回來。(..tw棉花糖小說網)“響馬鎮的規矩,一不做二不休。”依照先前搶走大盜祖旗的辦法,將那尊三足鼎收入錦囊,又手忙腳亂的把秦無雙身上的紫電雷雲衣扒了下來一並收好,便匆忙攜著郝一刀和如真小和尚繼續逃命。“要怪就去怪你那個死祖宗吧,出爾反爾,恩將仇報!”終究還是山賊出身,到了必要的時候,舍不了本行。在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