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大膽 作品

通告

    

,反倒像是由他散佈出去的!歐陽嘯問道:“那前輩是如何得知訊息的?”“前幾日,我接了一樁大買賣,尾隨苦主一路,距離此地本就不遠。(..tw好看的小說)但買賣卻有些棘手,一直冇尋到動手的好機會。不過,卻也偶然間得知了神礦出世的訊息,遇到這樣的機緣,豈有不來之理?”如此隱秘的訊息,怎麽會是‘偶然間’就能探聽的到?柳書竹自幼講慣了鬼話,別人撒謊的時候,他基本都能聽出來,事情隻怕另有隱情。結合神礦外打探到到...-

油膩膩的臘豬腳桿烹製好了。

爨(竄)福給紫琪阿果撈一隻,他自己吃一隻。

臘豬腳桿對於西南人來說屬於很好的美味。

片刻功夫,父女兩個就吃完了豬腳桿,紫琪阿果遺憾的朝鐵鍋裡看一眼,裡麵隻剩下一點竹筍跟兩根焦糊的辣椒。

爨福從火塘裡取出一根竹筒,劈開之後,裡麵的白米飯就暴露出來,福將竹筒飯一股腦地倒進鐵鍋,用一個竹鏟子不斷地攪動,讓白米飯跟鐵鍋裡的殘餘的油脂,竹筍,辣椒徹底混合之後,就把白米飯分裝到兩個碗裡,父女倆又是一通大吃。

這一回吃的豬腳桿很肥,油脂多,即便是攪拌過米飯了,鐵鍋底部還留著些許殘油。

爨福就拿出兩個雞蛋,哧啦一陣響,兩顆雞蛋落在鐵鍋底,與殘油接觸後,立刻就膨脹起來,紫琪阿果抽抽挺翹的鼻子似乎想把香味全部吸進去。

等蛋白凝固,蛋黃將凝未凝的時候,嬰福掏出一個小葫蘆,小心的往雞蛋上撒一點鹽,然後雞蛋出鍋,父女兩個又低頭猛吃。

不論是臘豬腳桿,還是竹筒飯,抑或是雞蛋,都很不經吃,爨福就從火塘邊上拿過一根長長的山藥,掰成兩節,剝皮撒鹽之後,父女兩個就開始嘻嘻哈哈的吃,太燙了。

一把鬆子被爨福丟進火塘的熱灰裡,剛剛吃完烤山藥的紫琪阿果就用兩根長長的竹棍夾熱灰裡麵的烤鬆子吃。

瞅著用兩根手指就能捏爆鬆子的紫琪阿果,爨福道︰你總是不參加小姐妹們的初初候和阿買懇,將來,你出嫁的時候也冇有人來給你唱初初候和阿買懇(出嫁歌)。

紫琪阿果煩惱的道︰我不是不去,主要是我去了,人家就不想娶我的姐妹了,隻想娶我。

爨福哈哈大笑道︰有時候阿耶真的懷疑,你就是月神下凡了。

紫琪阿果道︰我不是你跟阿媽生的嗎?

爨福拍拍自己的那張長臉道︰你阿耶長成這個這個樣子,你阿媽也不好看,怎麼可能生出你這麼美麗的孩子呢,你不是一直都知曉,你是阿耶我從豹子窩裡撿回來的嗎?

紫琪阿果怒道︰我不是豹子的孩子,它們還吃了生我的人。

爨福笑道︰殺吃人豹子,又保護別的豹子,這都是你的事情,阿耶覺得你就是月神,所以,你想乾啥都可以。

紫琪阿果嘆息一聲將頭靠在爨福的肩膀上道︰爨禮的傷好了嗎?

爨福道︰冇機會好了。

為啥?我冇有殺他,就在他身上胡亂捅了兩刀。

爨福道︰我後來去了,把他的頭砍下來丟豬圈裡了。

紫琪阿果嘆息一聲道︰這樣啊,爨氏阿耶永遠都回不去了。

爨福冷笑道︰老夫一輩子就是為了守護兩個人,一個人是你阿媽,一個就是你,你阿媽得病死的早,老子就剩下你這個一個寶貝疙瘩,誰敢傷害你,老子就宰了他。

紫琪阿果道︰烏蠻人來了,阿耶要不要告訴爨氏提前準備一下?

爨福的眼神冰冷,拍拍閨女的肩膀道︰昨夜你回來的時候,人家就知道了,天不亮就告訴我,兩天後要是不把你交出去,就殺了我們父女。

既然他們都不念同族之情,老子自然冇必要告訴他們烏蠻要來的訊息。

咱們父女倆這兩天把家裡能吃的都吃光,

紫琪阿果想了一下道︰還是告訴他們一聲,聽不聽的在他們。

爨福嘆口氣道︰孩子,你還是太善良了,告訴他們這個訊息,他們未必會聽,說不定會以為我們父女兩個害怕他們,找藉口拖時間呢。

就算不告訴他們,南詔王的命令已經下來了,要門嚴防死守,唐人的軍隊就要來了,我們爨氏

在唐軍戰敗之後,幫助南詔人殺了朗州都督府的人,唐人不會放過他們的,所以啊,戰鬥的準備他們一直在做,即便不說,也不要緊。

紫琪阿果道︰這一次是烏蠻人在打頭陣,他們可不像唐人多少還講一點道理,等他們到了石城,我擔心這裡會化為一片焦土,他們在朱提城那邊就是這麼乾的,非常的邪惡。

爨福道︰唐人這一次來也未必會對爨氏手下留情,聽族長說,這一次前來西南督戰的乃是大唐名將雲初,此人素有百戰百勝之名,還聽那些長安來的商賈們說,此人曾經在西域,單槍匹馬殺透百萬突厥大軍,又在遼東百萬軍中陣斬高句麗太子。

這樣的將軍殺性一定很重,大軍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紫琪阿果吸一口涼氣道︰阿耶,真的有這樣的人嗎?我是說真的有人能從一百萬人裡殺出重圍?

爨福想了一下道︰就算冇有百萬,估計五萬人是一定有的,唐人就算說瞎話,也該有個底線。

紫琪阿果瞅著窗外翠綠的梯田嘆口氣道︰啥都保不住嘍。

爨福道︰你不是已經殺了一個叫做弄岩的大王了嗎?

紫琪阿果搖搖頭道︰冇用的,他們很快就選出來了一個新的大王,叫什麼淖黑大王,

他們人多,我打不過,隻好跑回來找阿耶商量。

爨福笑道︰你能殺一個,就能殺

烏蠻阿果臉下露出笑容,點點頭,然前指著竹樓裡懸掛的兩隻風雞道︰把這兩隻雞也吃了吧。

爨福笑道︰好,現在就泡上,晚上吃雞,你繼續去睡,我們父女養好精神,就去乾那些山大王。

見紫琪阿果愉快的重新鑽進綠色毯子裡,爨福就把兩隻風雞給泡在水裡,重新拿起篾刀,繼續劈竹子,他打算在兩天後離開這裡的時候,弄兩隻結實的竹筐好裝東西。

從朱提城到石城七百裡,越是靠近石城,這裡的寨子就越發的富裕,主要是農耕寨子的數量越來越多,寨子裡的存糧啥的也就越多。

即便是寨子很富裕,但是麵對已經上萬人的淖黑大王的隊伍來說,食物總是不夠吃的,一個上千人的寨子被攻破之後,裡麵的存糧根本就禁不起上萬人吃三天的,於是,寨子冇有了活路,寨子裡的男人也隻好忍痛丟棄婦孺,加入了淖黑大王的搶劫大軍。

不過,也有一些人不願意拋棄妻兒,暗戳戳的講妻兒換上男人的衣衫跟他一起混進淖黑大王的隊伍裡混飯吃。

在這條寬不過三十裡的鋒麵上,有十六萬烏蠻人正在齊頭並進,程龍他們說,隊伍越是龐大,就越是不好控製,在很多隊伍中間,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小團體了。李承修在得到進一步的訊息之後,將自己的擔憂講給了雲瑾聽,身為將門,李承修很清楚,一旦軍中出現多個發號施令的聲音,就是他們敗亡的時候。

雲瑾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停留三日,給他們一個清理內部的時間,三天後,我們繼續向石城進攻,隻有拿下富庶的石城,我們這些烏合之眾,纔能有一些說的過去的戰鬥儲備。

等我們用烏蠻人將盛邏皮的大軍吸引過來的時候,我想阿耶的大軍也就該抵達戰場了,到時候將西南所有的反對聲音一鼓而滅!

是夜,查黑率領兩千最早加入隊伍的悍匪,對那些不怎麼聽指揮的由一個個強人組成的小範圍勢力開始了清算。

於此同時,淖黑再一次受傷了,雲瑾四人又給他進行了一場慘烈的縫合手術。

天亮的時候,等淖黑再一次整理大軍的時候,明顯的發現,自己的命令開始好使喚了。

楊春風如今就在石城,從他那裡傳來的訊息來看,爨氏哪裡已經有了防備,石城裡麵也開始準備守城的東西,同時,爨氏也開始召集城外

的百姓進城,幫助防守城池。

他們大多是姓,跟朱提城裡混亂的指揮不同,所以說,在石城,必定是有一場硬仗要打,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給這些精銳換武器了?

雲瑾搖搖頭,對問話的溫歡道︰消耗掉西南多餘的人口,削弱西南的力量,是阿耶這一次來西南的主要目的之一,不管死的是白蠻,還是烏蠻,抑或是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死!

溫歡的嘴皮哆嗦一下道︰死掉一代人?美玉兒,你越來越不知道掩飾了。

雲瑾冷著臉道︰流寇攻城,就該有流寇攻城的樣子,拿下石城之後,我就不信,盛邏皮如今還能安穩的待在蒼山洱海等待大唐軍隊勞師遠征!

李承修道︰到了那個時候,盛邏皮或許就會曉得阿耶驅虎吞狼的計謀了。

雲瑾道︰這是正大光明的陽謀,由不得他不接招。

-去比十幾天前虛弱了很多。打眼一瞧,兩樣東西都極為難看!紫電雷雲衣,雖說從秦家小子的身上扒下來之後,就再也冇顯化出炫目的電芒,但衣色好歹還算鮮豔。而此刻,則像是被人拿去穿了好些年,整件衣服的色澤都暗淡了下去。至於那把刀……簡直不堪入目!刀身是一片坑坑窪窪的爛鐵,無鋒無刃,在一端隨便接了一個圓柄,刀柄末端,則鑲嵌著一顆金珠。刀體看上去黑乎乎的,說它是一把‘刀’都有些牽強。“這……”柳書竹和小和尚各自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