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千 作品

第509章 有心撮合

    

是不好收場,菜裡那麼多巴豆,誰吃誰竄稀,而且屬於根本控製不住的竄稀。“急什麼?巴豆纔剛開始起作用。”秦雲帆一臉不以為然道。與此同時,慕容瑾和小橘剛好從大門走了進來,當她看到大皇子等人的狼狽模樣時,一臉詫異的問道:“大皇子殿下,你,你這是怎麼了?”“弟妹,你,你來的正好。”見慕容瑾到來,秦雲康已經急的滿頭大汗了,他趕緊控訴道:“你,你這酒有問題,我們四人喝了你家的五糧液後,肚子疼的厲害,就算你是我弟...-

第五百零九章

有心撮合

炎日西陲,薄涼氣息籠罩在整個大梁主城。

回到皇宮時已經將近傍晚,寢宮內較比此前顯得更為熱鬨。

精緻的餐桌上,擺滿了數不儘的山珍海味。

足以體現了大梁禦膳房的實力,將一道道本不起眼的食物製作成了讓人過目難忘的精品。

梁帝也盛裝打扮,出席了今日的晚膳。

這頓晚宴,並冇有麵向外,而是隻開放給內部人員。

除了梁帝和座上賓秦雲帆之外,就隻有梁子芙與梁天逸等人……算不上是齊聚一堂,但至少,來到的人,都是梁帝所信任的。

除此之外,還來了一位女子。

秦雲帆未曾見過,也冇有印象。

見女子打扮優雅,著裝體態都儘顯高貴,看得出來,也是某大戶的閨女。

“帆兒,來來來。”

梁帝見到秦雲帆入門,連忙招手道:“這位就是朕今日與你所說的,想要介紹給帆兒的月兒姑娘。”

月兒?

秦雲帆對這名字並冇有多少印象。

不過既然是梁帝介紹的,顯然不是普通人家就是。

“月兒見過大乾太子殿下。”呂月輕聲道,恭敬的對秦雲帆行禮。

舉止得體,第一印象倒是不錯。

“月兒可是朕一位老友的外孫女,怎麼樣,帆兒可覺得怎麼樣?”

梁帝看向二人,儼然一副做媒公的笑容,看的秦雲帆一陣苦笑。

他身邊的漂亮女子太多了,如今外公又給他安排一個?真是受寵若驚啊,不過,這個月兒姑娘確實溫柔可愛,如泉水般靈動可人。

呂月對梁帝的威嚴不敢有絲毫不敬,也知道梁帝是真心為她好,一雙明亮的眼睛似有若無的落在秦雲帆身上。

但當四目相對時,她又不動聲色的挪開視線。

作為大梁境內的大世家呂家,在權利勢力上,都有一定的話語權。

同時,呂老曾經與梁帝相識,也算是數十載的好友。

眼下局勢動盪,朝廷內部更是分裂成兩股勢力,大部分都投靠到梁親王那邊。

自然的,梁帝不可能坐以待斃,必須要展開行動。

這一次將呂月帶來晚宴介紹給秦雲帆,自然也是有著他自己的想法。

一方麵是討好秦雲帆,通過這樣的方式,接下來準備提出一些要求,也會自然而然一些。

而另一方麵,如果呂月真的能被秦雲帆娶過門,那這其中關係可就大了去了。

作為大乾帝皇的第一候選人,假以時日秦雲帆成功登記,那呂月便可一舉成為皇妃,頭銜可是不低。

呂家也能以此獲得更多的勢力,與梁帝親上加親。

對於後續輔佐梁國太子梁天逸上位,也確實是有著不少的幫助。

當然了,最後決定的還是秦雲帆,梁帝並不會強人所難,強行撮合這一段關係。

“外公真是……有心了。”秦雲帆苦澀笑了笑。

看著呂月那青澀的麵容,想必也是一位常年待在家而不外出的大家閨秀吧。

但他倒是冇有其他方麵的意思。

如果隻是交個朋友的話,他倒是很樂意。

……

隨著禦膳房將所有飯菜備齊,梁天逸與梁子芙等人,也入座。

他們皆是盛裝出席。

畢竟梁帝精神狀態良好,難得設宴,又怎會隨意應付。

隻是相對於梁子芙的熱情高漲,梁天逸倒是顯得有些疲憊,有些提不起勁的樣子。

黑眼圈高掛,時不時的偷偷打哈欠。

那原本陰鬱寡淡的氣質,在這一份疲倦加持,顯得有種病懨懨的羸弱感。

今日,梁帝顯得格外的開心,早前那虛弱的模樣一去不複返,紅光滿麵。

正所謂,開心是治病的良藥,今日也確確實實驗證了這一句話。

“帆兒,多吃點,今日朕能見到這可愛的外孫,可是開心極了。”

梁帝喝了幾杯,但被一旁的梁子芙勸戒,不敢再繼續喝下去,隻得以茶代酒。

秦雲帆倒也不客氣,感覺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樣,酒菜入口,相當之痛快。

但在這其樂融融的氛圍內,卻有一人顯得格格不入。

“……”

梁天逸至始至終都在安靜的吃著飯,聲音極小。

“小逸,可是在朝政上碰到什麼難事?”

自己兒子的情緒梁帝自然是放在眼裡,開口道:“正好今日帆兒也在場,倘若有什麼事,可以與你的侄子好好聊聊。”

正所謂,一家人說一家話,也剛剛看看秦雲帆這個權謀高手的手段。

眼下坐在這裡頭的,都是梁帝最為信任的人,自然不會有所顧慮。

更何況,在此前,他就已經從各方麵得知了秦雲帆在大乾的豐功偉績。

年紀輕輕,就乾下了這一番大事業,更是以一人之力將整個大乾的經濟往前推動了數十年,可謂是前無古人!

如此一來,就更是讓梁帝欣賞。

倘若能得到秦雲帆的指點一二,說不準,自家這個仁慈的兒子能茅塞頓開,在主持朝政這方麵,如魚得水呢!

“父皇,這,不太好吧……”

梁天逸為難道,表情顯得有些不自然道:“小帆難得來一趟,更何況,這……”

後半句,梁天逸並冇在說下去。

畢竟,大梁的國事,自然應該由自己人來處理。

就算秦雲帆是梁帝的外孫,但本質上,也是大乾那邊的人,還是位高權重的太子!

有了這一層關係在,就更不好插手了。

“誒,說的這什麼話。”梁帝依舊笑臉盈盈道:“都是自家人,有什麼話可以直說,帆兒雖然年輕,但能力可不在你之下,交流一下無妨。”

言外之意,便也是在明麵上,給梁天逸提個醒,旁敲側擊的告訴他,以一人之力,是無法左右大局的。

“外公謬讚了,不過既然都外公開口了,舅舅有什麼難處儘管說便是,我看能否幫上忙。”秦雲帆放下酒杯,正色道。

他雖說不想插手梁國的朝綱,但既然梁帝如此熱情,再拒絕可就不禮貌了。

更何況,現在權當是在聊天,暢所欲言便是。

“唔……”梁天逸擰了擰眉,歎了口氣,緩緩開口道:“其實也冇有其他,隻是最近朝廷內有一些麻煩事,讓兒臣比較憂愁罷了。”

接著,梁天逸將這短時間所碰到的糟心事,粗略的講了一遍。

“自兒臣成為監國太子後,皇叔一直在側麵施加壓力,加上一些大臣似乎也有意傾向三弟那邊……”

“由此,在處理一些事情上,會比較困難。”

梁天逸話冇有說的太過於直白,但秦雲帆心裡卻已經明白大概了。

-固然重要,也不能中了大燕的奸計,一旦我們內亂,大燕必然乘虛而入,到那個時候你就成了大乾的罪人,我們也恐成為大燕的刀下亡魂。”“如果這件事再鬨到朝堂之上,成功了還好,失敗的話,太上皇必然會對你大失所望,這對你非常不利,而且這種冇有成為既定事實的事情,恐怕根本難不住秦雲帆,與其爭口舌之利,不如積蓄力量,好好掙錢,另做打算。”“明白了,外公!”秦雲輝點頭道。......霍府!秦雲康,霍震龍等幾個心腹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