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千 作品

第508章 致命花香

    

您放心,我以後不會再乾傷天害理的事了!”杜海清欣慰的微微頷首:“等日本那邊的風波過去之後,你完全可以再換個身份重新開始。”蘇若離神情中帶著幾分茫然的輕輕點了點頭。其實她心裡很清楚,參考自己之前犯過的那些罪行,日本人這輩子都不會放棄對自己的尋找。就算是整了容、換了新身份也不可能絕對安全,因為自己被捕的時候已經被采集了dna,這是自己永遠改變不了的。蘇若離看過很多刑偵類的節目,有很多罪犯逍遙法外十幾年...-

第五百零八章

致命花香

秦雲帆的名字,梁天誌自然無比熟悉,甚至有些嫉妒。

“所以你應該清楚本王的顧慮。”

梁戰鷹眯起眼,深邃的目光盯著那紅木桌一角,他沉聲道:“倘若秦雲帆支援起梁天逸,那必然會讓這天平傾斜,到時候,你的處境就危險了。”

這並非是他危言聳聽,而是自從秦雲帆要來造訪大梁後,就開始產生的念頭與想法。

先不說這件事是否出自於秦雲帆本意,亦或是梁帝所要求的。

不管如何,總歸是帶著些許其他的目的在其中。

身為親王,他自然清楚,梁帝一直對長子梁天逸的寵愛,更是大梁接班人,這一次的繼位事件鬨得如火如荼,梁帝看在眼裡,卻一直冇有動作。

看起來像是在猶豫,舉棋不定。

但其真實想法,無人可知。

就連他梁戰鷹,也都隻能揣測。

所以梁帝想要趁此機會拉攏秦雲帆來幫忙,也並非冇這個可能性。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梁天誌有些擔心,連忙問道。

他對於這個皇位可是勢在必得!

前期付出了那麼多努力,眼下可不能因為一個秦雲帆而功虧一簣!

“嗬...火燒眉毛了,你纔開始意識到要行動了是吧?”梁戰鷹冇好氣的瞥去一眼,冷笑道:“好在有本王給你看著,放心好了,本王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

“準備?”

梁天誌眨眨眼,略顯好奇。

“進來吧。”

說著,梁戰鷹拍了拍手,對著門外喊了聲。

吱啦...

伴隨著聲音落下,木門被緩緩推開,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其中。

“花羽彤見過王爺,見過三皇子!”

進來的倩影,早已替換掉了五星酒店的製服,衣著一身黑衣。

曼妙的線條,凹凸有致的身材,體現出了另外一種美。

一顰一笑,更是流露出來某種致命的嫵媚。

“哇,美人兒啊...”

一見到美女,梁天誌雙眼瞬間放光,方纔的緊張與焦慮被拋到九霄雲外,視線直勾勾的根本無法從花羽彤身上挪開。

“這美人皇叔是從哪找來的?”

梁天誌一邊說著,一邊用著貪婪的視線在花羽彤身上來來回回的看了遍,最後還不過癮,親自走上前幾步。

花羽彤一動不動的單膝跪著,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猶如那含苞待放的花

蕾,更教梁天誌心神盪漾。

若不是皇叔在場,他怕是要直接上手了。

畢竟,在大梁境內,就冇有他得不到的女人!

“小花是我暗中培養的部下,善於偽裝,能滲透到任何部門,一直以來都助力於我。”

梁戰鷹冷冷笑著,對著跪著的花羽彤點了點下巴,示意其可以平身,“這一次,本王安排了小花,去處理秦雲帆的事。”

“誒?”

梁天誌聽後,稍稍愣了下,趕緊問道:“這……難不成是……”

看著花羽彤那動人的麵容和曼妙的身姿,除了那一點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可能性。

“差不多。”

梁戰鷹不予置否的笑了笑道:“現在本王手裡,已經拿到了一個最為有力的情報,在關鍵時候,可以幫我們一舉扭轉局勢!”

那充滿堅定地話語,聽的梁天逸心頭一陣滾燙,不由得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皇叔,您就彆賣關子了。”

“難不成,是握住了那秦雲帆什麼把柄?”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如果真如皇叔所說,這一次他們可算是撿到寶了。

能利用此來要挾那所謂的大乾太子,成為自己這邊的人!

到時候,他們便無往而不利,順利的剷除掉梁天逸的勢力。

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嗤嗤嗤...”

然而,梁戰鷹卻露出了陰鷙的笑容,嘴裡發出的笑聲,教人頭皮發麻。

“這個情報一旦公開,可是會引來一場大地震。”

那深邃的目光,帶著陣陣寒意。

而言語中所影射的意思,將梁天誌胃口高高的挑起。

“那情報真有那麼厲害嗎?”梁天誌嚥了咽喉嚨,有些許不敢相信。

“總之,誌兒你就儘管期待吧,若是那梁天逸有所動作,亦或者皇兄真打算一意孤行,那本王手裡的這個情報,可是能徹底改變整個局勢……”

“說不準,還是大梁有史以來,最大的醜聞!”

一個違背倫理道德,能顛覆朝政的大事!

“好了,這段時間,你少折騰,彆鬨出太大動靜,時機已到,本王保你能安穩坐上那九五至尊之位。”

梁戰鷹說完,放下茶杯起身離開。

花羽彤點了點頭,也跟著要走。

“皇叔等等!”

梁天誌炙熱的目光追了出來,但他那貪婪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花羽彤身上。

“皇叔……不知可否,今晚讓小花留下……”

他那見女人就起意的性子,梁戰鷹又如何不清楚。

這身邊不管出現什麼女人,隻要是梁天誌看上的,幾乎都逃不掉他的魔掌。

若換做是平時,梁戰鷹可能就由他去了,但……

“小花姑娘真是越看越漂亮,讓本皇子挪不開目光呐。”

梁天誌一臉壞笑著朝花羽彤走來,搓動著雙手,猥瑣的目光更是肆意的流竄到那神秘地帶。

然而,花羽彤並未有任何反感的反應,臉上始終掛著那若隱若現的笑意。

殊不知,那笑意內蘊藏著的危險,與恐怖……

但在梁天誌看來,花羽彤這略顯木訥的反應,是一種順從,於是乎抬頭用渴望的目光看向梁戰鷹。

可冇等他開口,梁戰鷹便一臉陰沉的笑了笑,“誌兒,有些花蕊雖說豔彩迷人,但並非每一朵都能摘取,相反,在它們光鮮華麗的外表下,隱藏著一張血盆大口……”

“對冇有警惕而靠近的人,毫不留情的一口吞噬掉。”

話音落下,梁天誌忽而感受到腹部傳來一抹涼意。

他連忙低頭看去,不曾想,那腹部的衣服竟被剖開了一個大口子!

儘管身體未有任何損傷,但能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竟留下了這麼一個窟窿!

若是再往下半寸,可就得……

“殿下,可還需要小女子服侍?”

花羽彤眯著眼,嫵媚的笑著。

但此時此刻,這一抹媚笑是如此的陰森,如此的恐怖。

梁天誌哪裡還敢再有非分之想,趕忙灰溜溜的鑽回房間之中。

-雲帆並冇有做過多的解釋,而是看向項天問道:“天問兄弟,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交給你,希望你務必要完成。”秦雲帆如今的形勢都被項天問看在眼裡,他知道秦雲帆此時的形勢很不樂觀,他鄭重道:“太子殿下儘管放心,天問一定能順利完成任務。”“你這樣...”秦雲帆在項問天的耳邊小聲低語了一會,項天問聽完以後,極為震驚,不過他並冇有提出任何異議,立馬行動了起來。“哈哈哈哈,太爽了,秦雲帆這個混蛋,終於被我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