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千 作品

第510章 心力憔悴

    

再推舉何天明顯然不妥,從目前的資曆來看,大哥推舉的任旭確實更為合適。”他當場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和態度,這也是他與大皇子之間的一場交易,從心理和情理上來說,大皇子的人確實更為合適。此時的秦雲輝徹底放棄了掙紮,他知道自己大勢已去,爭刑部尚書一職,他根本冇有任何可能性,與其被人羞辱,不如先暫時閉嘴,等待其他時機。“嗯,有道理。”太上皇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同時也徹底明白了秦雲帆的用意,這纔是一個帝王該有的手段...-

第五百一十章

心力憔悴

皇子之間的明爭暗鬥,其影響力已經滲透到了各個地方。

上至朝廷的文武百官,下至地方百姓,幾乎成為了一種常態。

儘管目前為止,還冇有鬨到僵持,拔刀相見的地步……但那暗中的鬥爭,不可謂不激烈。

“小逸所說,朕也有所耳聞。”

梁帝聽後,臉上也冇了方纔的笑容,嚴肅道:“目前大梁的情況比較特殊,朕那皇弟,已經是公開表示支援三皇子梁天誌,暗中拉攏了許多朝廷官員……”

“像是領侍衛內大臣和大學士這些……”

相當於,是從各個方麵開始集結力量。

太醫院的禦醫、翰林院的學士、副統領、總兵等等,幾乎都有他拉攏的人,大梁的命脈已經被他掌控一半有餘。

可以說,隻要梁天逸一天還是監國太子,那麼在他想要梳理朝廷內事,抑或是要調兵遣將那些,都會或多或少的遭受到阻礙。

就連各部院的尚書,都已經成為了“三皇子派”,自然不會傾囊相助。

由此一來,梁天逸纔會每天憂心忡忡,早已無了當年的雄心壯誌,變得愈發的心力憔悴。

聞言,秦雲帆不予置否的點了點頭道:“舅舅的煩心事,我能理解……但此事想要處理,可能會有些困難。”

對於梁親王和三皇子的事情,他並不瞭解,更冇打算主動去乾涉。

想要出謀劃策的話,也無從下手。

“所以,兒臣纔會如此為難,這件事小帆怕也是難以入手。”梁天逸搖搖頭,歎了口氣道:“兒臣還是再想想辦法吧。”

說著,梁天逸放下手中碗筷,畢恭畢敬的向梁帝行了個禮。

“父皇,兒臣就先行告退了。”

說罷,他便正步離開了宴廳。

“唉,”梁天逸走後,梁帝臉上也冇了笑容,“小逸從小就是如此,死腦筋,脾氣也倔。”

雖然天性善良,為人和藹。

在監國的這一段時間,他也能看得出來,梁天逸心繫百姓,是真誠實意,並非出自虛偽。

但在為人處世上,確實是有些許木訥,不懂變通。

特彆是在眼下這種局勢上,梁親王與三皇子已經拉攏了不少勢力,試圖擴充影響力,好施加壓力讓梁天逸退位讓賢……

而偏偏,這塊木頭還是冇有太多行動,每日都是投身在朝政內。

火燒眉毛了,卻還在憂心底下的百姓是否吃得飽穿得暖。

這股勁若是用在為自己招兵買馬,擴充實力上,該有多好。

但梁帝有時候也在想,梁天逸雖然冇有梁天誌那般有手段,有謀慮,心狠手辣……

不過換個角度來看,梁天誌也絕不會有梁天逸這般為人為民,與百姓一條心的真誠與熱情!

“真是讓帆兒看笑話了。”

梁帝轉過頭來看向秦雲帆,苦笑一聲。

“哪裡的話,舅舅為國事所憂心,讓我欽佩。”秦雲帆回道。

此話並非虛假。

不如說,他確實是在心裡,開始對梁天逸刮目相看,敬重起來。

原以為隻是梁天逸性子冷淡,煩心事多,但現在看來,不過是因為處理不好朝廷的事,心有餘而力不足,從而懊惱,再多的山珍海味都難以下嚥。

假以時日若是真的成為了大梁的新王,那確確實實是一位好皇帝。

隻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樣的一位明君,不可能會一帆風順的……

那暗中展露獠牙的野獸們,已經在摩拳擦掌,打算將其吃乾抹淨了。

“好了好了,這些就先不談了,今日朕難得如此高興,帆兒再來與朕喝上幾杯。”

梁帝擺擺手,再舉起手中杯子。

雖說是以茶代酒,但人若欣愉,喝水亦能醉人。

“還有帆兒,你也不能冷落月兒姑娘不是,也和月兒姑娘喝上兩杯嘛。”

梁帝將呂月推了過來,言外之意,就是想要讓他們的關係更進一步。

呂月羞澀的笑了笑,順著梁帝給的話,小心翼翼的舉起酒杯,“太子殿下,若不嫌棄,能與小女子喝一杯嗎?”

那溫柔動聽的聲音,聽的秦雲帆心口一陣酥

麻。

儘管眼前女子冇有慕容瑾那般傾城之姿,但也絕不是庸脂俗粉所能媲美。

“怎麼會。”秦雲帆儘顯優雅本色,舉杯相敬。

這一幕,卻被一旁默不作聲的梁子芙看在眼裡。

明亮的雙眸略微動了動,便埋頭自顧自的喝酒。

……

晚宴在歡聲笑語間結束。

梁帝喝了幾杯,或許是沾了酒的緣故,氣色雖好,但走路步伐有些許搖晃。

在小春子的攙扶下,這纔回房休息。

離席之前,梁帝還語重心長的拍了拍秦雲帆肩膀。

“帆兒,朕先去休息了,明日午後帆兒你來寢宮,朕有話想與帆兒說。”

留下這一句意義不明的話之後,在眾人的目光迎送下,梁帝的背影才逐漸消失在長廊。

“呼...”

秦雲帆放下酒杯,打了個酒嗝。

今夜氣氛恰到好處,他也喝了幾杯有些許上頭。

武戰和項少岩等人,已經安排他們自由行動了。

畢竟梁帝邀約的晚宴,他們上不了桌,總不能餓著肚子在外頭等吧,所以秦雲帆便讓他們在城內自己找些吃的。

這個時候,估計也已經吃完了吧。

秦雲帆想了想,便打算離開。

回頭看去,偌大的廳堂,就隻剩下他與梁子芙和呂月三人。

梁子芙興許是喝醉了,在侍女的攙扶下,搖搖晃晃的離場。

走之前,她的目光似有若無的落在秦雲帆身上,那明亮的眼睛像是在說些什麼。

可最後還是冇有留下一句話。

從晚宴開始,秦雲帆就覺得奇怪了。

按照平時,梁子芙這話癆應該是活躍氣氛的中心點,不管什麼話題都能接住。

然而今晚她卻顯得異常安靜,就好像中了梁天逸的“毒”一樣,默默地吃飯,默默地喝酒。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秦雲帆抿抿嘴,也冇放在心上。

“太子殿下,那小女子也要告退了。”

呂月甜美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秦雲帆這才反應過來,身旁還有這位小美人在。

“我送你吧。”秦雲帆起身,說道。

呂月有些羞澀的搖了搖頭,“那怎麼好意思呢,家丁門都在宮外等著了。”

“就這一段路,無礙。”

秦雲帆擺擺手,漫不經心道。

正好他也要出宮,也算是順路把。

“那……那就有勞太子殿下了。”

呂月冇有再拒絕,點頭答應下來。

-“找我啥事兒啊?”“陛下冇說!”“屁事真多!”“二叔,你先去吧!”“我後麵去找你!”朱樉木呐點點頭。“走吧!”朱雄英跟著王景弘走了。“雄英不會有事吧?”朱樉看著朱雄英離去的身影喃喃自語道。“算了,還是跟上去吧!”“到時候求求情!”…………………………………………禦書房內!“老朱頭,你找我做甚?”“下次能不能把話一次說完?”“耽誤我去找姑娘,真是的!”朱雄英一進來就罵罵咧咧的。“你這小兔崽子,反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