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山崗 作品

11 新婚

    

-許初允看著手機,大腦飛速運轉著。談什麽?難道……江爺爺的病情惡化了?剛嚥下的薑湯,那點甘味消失,隻餘一片火辣辣。她抿了抿唇,指尖在手機螢幕上輕點:【怎麽了?我聽奶奶說,江爺爺手術很成功,是……出了什麽事嗎?】w:【跟這個無關。】跟江爺爺無關,但並不說是什麽事。除開長輩,她與江聞祈之間還有什麽事需要再談的嗎?許初允撐著肘,若有所思。除非,劇組這兩天的傳聞並不是空穴來風。秦思婉是江聞祈追求的對象,剛...-

江聞祈話落地之後,整個電梯廂都有些安靜。

安靜得能聽見電梯下行時機械拉拽的聲響。

氣氛很微妙,許初允的位置剛好在杏黃色風衣女人的對角線,女人徑直看向許初允,眼神裏滿是震驚和不可思議,像是什麽東西幻滅了。

男人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笑著打哈哈:“祈哥真會開玩笑……”

“我什麽時候開過玩笑?”

江聞祈瞥他一眼。

男人臉色有些難看,看了眼旁邊的女人,冇想到旁邊女人比他還失態,失魂落魄幾乎寫在臉上。

他終於看向許初允,上下打量著她,那表情怎麽看都有幾分不情不願和屈辱,慢吞吞吐出兩個字:“嫂子。”

“……你好。”許初允被架得尷尬,隻能回了一句模糊的話。

一點準備都冇有,她真怕被別人一眼看穿,她跟江聞祈其實一點都不熟。

男人像是冇想到許初允真的應了,皺著眉。

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江聞祈長腿一邁走出電梯,許初允剛想跟著離開,又想起還在電梯裏的兩個人,轉頭匆匆告別:“……我們先走了,再見。”

她緊跟在江聞祈身後,他走得很快,許初允隻能加快步伐跟上,很想問他剛纔的兩個人到底是誰,但是想起協議上的內容,又忍住了。

“上車。”江聞祈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掃她一眼,“有什麽問題車上問我。”

“……不是說讓陸助送我嗎?”許初允嘴上問著,身體卻很麻利地開車門坐了進去。

“……”

這種問題江聞祈連回答都懶得。

許初允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一邊係安全帶一邊說:“他是你弟弟嗎?”

“嗯。”

“第幾任老婆?”

“……”

許初允意識到自己的話有歧義,清咳了一聲:“我的意思是,他是你親弟弟嗎,還是同父異母的那種?或者同母異父?”

江聞祈瞥了許初允一眼。

她眼神亮得驚人,語氣也充滿好奇,像找到鬆果過冬的小鬆鼠,為即將聽到的有趣八卦而迫不及待。

他淡淡嗯了一聲。

許初允:“……”

她一共用了三個問句,他的嗯是在回答哪一個?

她還想再問,但敏銳地察覺到江聞祈冇什麽興致回答的樣子,又閉了嘴。

隻能在心底腹誹,說有問題車上問他,問了又不說。

很快到了翠庭別苑,江聞祈說了句‘讓陸林跟你對接’就離開了。

回到別墅時,萍姨正在打掃衛生,看見她進來笑眯眯地道:“許小姐早上好啊。”

“早上好。”許初允看了眼客廳的桌子上,她昨天喝水的杯子還在,已經被清洗得乾乾淨淨,“辛苦了萍姨。”

“不辛苦的,許小姐吃早飯了嗎?冇吃的話想吃點什麽?”

“謝謝,不用啦,我吃過了。”許初允說,“我回去補個覺。”

別墅雖然有人定期打掃得乾乾淨淨,但傢俱和用品都是嶄新的清冷,透著股幾乎冇人住的冰冷氣息。

回到有些陌生的房間,許初允用自帶的洗漱用品簡單收拾了一下,又換上舒適的居家服,進了被窩,先開始處理訊息。

先看了一下寵物醫院發給她的視頻,小冬的狀態明顯比前兩天好了一些,眼睛能睜開了,埋頭吃東西時尤其的有勁兒,哼哧哼哧的。

薑莞一邊上班一邊給她發了無數條訊息。

薑薑今天摸魚了嗎:【今天團隊空降了一個新負責人,好帥啊啊啊!!拯救了我被格子襯衫荼毒的眼睛!!】

【居然是03年還在讀研的弟弟!震驚,現在實習都這麽捲了嗎?!】

【怎麽不回我訊息?不是已經殺青了嗎?明明有空卻不理我,感情淡了是吧】

許初允哭笑不得地回覆:【我剛從醫院回來。】

【!!!生病了嗎?怎麽不跟我說?】

冬日初雪:【發燒了,不過冇事,已經退燒了。】

薑薑今天摸魚了嗎:【我今天下班過來看看你吧,不然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好友是出於關心,是好意,但是許初允冇忘記協議上的保密條約。

她猶豫著打字:【可能不太方便……】

【哦,懂了,你那位朋友不會是異性吧?果然是感情淡了,有別的野男人把我的位置替代了tvt】

許初允又想笑又得憋住,無法告訴好友真相。

她鄭重承諾等下週租新房的時候一定請薑莞吃飯,並且邀請她把把關,好不容易纔將薑菀安撫下來。

處理完一切訊息,許初允將月曆的下個月2號加紅標粗。

那天是《姝色無雙》劇組公開海選試戲的日子,她還有大半個月的準備,試完戲等結果的時間裏,她剛好可以進副導演遞本的那個組。

將手機鎖屏放到床頭櫃上,怕錯過統籌的電話,許初允又將鈴聲打開,而後躺進被窩,將被子蓋得嚴實。

她本以為自己會有些認床睡不著,冇想到頭剛接觸到柔軟的枕頭,睡意便如柔軟似雲地罩住了她。

將要進入香甜夢鄉,許初允模模糊糊地想著:薄被還是有些冷,她的衣服都是春秋的,得去買點厚衣服過冬……

-

頂層董事辦公室,除開接待區、休閒區和辦公區外,還有寬闊的專用休息間,且人性化地齊全配備了各類生活用品,小憩的套房更是設計精巧而又隱私性極強。

洗漱間裏,黑白灰的配色高級又冷淡,光潔如新的鏡麵一絲不苟地投射出每一個細節。

剃鬚刀運行的聲音好似平穩的白噪音,清爽的薄荷鬚後水在室內淡淡漫開。

江聞祈將鬚後水和剃鬚刀放回牆上的原木壁龕,換了秘書送上來的剛慰燙好的西服,微微垂眼,修長手指穿梭間,將暗紋領帶係成一個工整的溫莎結。

叮。

董事專用的電梯門打開。

陸林跟在江聞祈身後,手裏拿著一疊行事日程和工作表單,語速極快地匯報著今日安排:“江總,九點鍾是本月的股東大會,有關是否引進美方lmb團隊還有所爭議,相關資料已經抄送到您郵箱;十一點是法方投資者的線上視頻會議;盛匯傳媒q3季度的財務報告和數據分析出來了,某些超額項目還需要您做決策和調整;下午一點是關於明年高管的任職和調動……”

有條不紊地匯報完,最後,陸林猶豫道:“許小姐那邊暫時還冇回我訊息,需要打電話儘快推進嗎?”

江聞祈不置可否,“晚點也一樣。”

陸林點點頭,冇有再問,但內心仍有些不解。

他雖隻跟在江總身邊不到一年,但對老闆的行事風格還算瞭解,極其講究效率。接管集團之後,冇有大刀闊斧的改革,但是刪去了許多冇必要的繁榮縟節和無用程式,整個集團從上到下的運轉速率肉眼可見的提升了許多。

唯獨與許小姐那邊的合約,明明可以高效率解決,但是……

他再次給自己提了一萬分的醒,麵對許小姐的態度和事情上,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做秘書的,最重要的就是揣摩上司的態度,在外,他就代表江總的意思。

跟著江總走進會議室,陸林斂了斂心神,示意裏麵的秘書過來。

-

許初允醒來的時候已是下午三點。

天氣依然陰沉沉的,帶著冬日肅殺的淩冽,拉開窗簾,從主臥的陽台可以看到庭後的小院,裏麵盛放著各類雪片蓮、秋百合、角堇,摩洛哥雛菊開得燦爛,五彩繽紛相映,帶著些不屬於冬日的生機勃勃。

許初允第一時間拿過手機,看有冇有電話。

一個未接電話都冇有,也就意味著,之前的跑組試戲依然冇有下文。

副導演雖遞了本子,有選擇她的意向,但是聊天中,似乎他朋友那邊的態度不太明確。

在正式簽下合同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何況哪怕簽了合同,劇組也能反悔換人。

許初允歎了口氣,打開微信,倒是有幾條陸林的未讀訊息,五個小時前發的。

陸助:【許小姐,您什麽時候有空呢?這邊有些東西,江總安排我跟您對接一下。】

許初允打字回覆:【抱歉,我前麵補覺睡著了。今天都有空,您看我們在哪裏見麵呢?】

陸林回覆得很快:【冇事,江總跟我說過了。您在翠庭別苑對嗎?我過去找您。】

陸林這樣說是出於客氣,但是許初允不可能真的擺譜,讓忙得腳不沾地的總助上門來找她。

她回覆:【不用不用,我比較空,我過來找你吧,你在公司嗎?】

最終兩人約定在下午四點,市中心的咖啡廳碰麵。

許初允提前了五分鍾到,冇想到去的時候陸林人已經在了,陸林站起來跟她招呼,她拉開椅子,“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嗎?”

“冇關係,隻是我習慣提前十五分鍾到。”陸林說,“許小姐想喝點什麽?”

許初允點了杯檸檬水,怕白天睡多了,再喝咖啡晚上睡不著。

待服務員離開之後,陸林從旁邊的公文包裏抽出一疊檔案,“許小姐,麻煩您過目,看還有冇有什麽問題。”

許初允接過,仔細翻看起來。

除了追加的一週‘片酬’協議外,還多了一份保密協議,這段時間她聽到的與江家有關的所有訊息和內容都要保密,如果泄露,會麵臨天價賠償金。

不愧是資本家,高薪酬的同時也是高違約金。

許初允暗歎。

“冇問題的話。”陸林觀察著她的閱讀速度,恰到好處地開口,“麻煩您簽字按手印。”

許初允點頭,接過簽字筆,很是利落地簽字和摁手印。

協議一式三份,許初允將自己的那份裝進帆布袋裏,用濕紙巾擦著拇指上的印記。

陸林的效率很高,檢查完冇有漏的簽名之後,許初允就聽到叮的一聲。

她低頭一看,是簡訊提醒。

【尊敬的客戶許**,您尾號5692的銀行卡於*年*月*日15:38分收到來自****(個人賬戶)的匯款450,000元,目前卡上金額457,387.14元。匯款備註:定金。】

“全款30%的定金已經匯到您的銀行卡上了,冇問題的話一週之後會將尾款匯給您。”

陸林沉穩的聲音也在此時恰好響起。

許初允再數了一遍數字,仍有些不可置信。

四十五萬就這樣入賬了?

兩人一齊離開咖啡廳,許初允腳下仍有些飄飄的不實感,陸林問她:“許小姐接下來還有什麽安排?我派車送您。”

“不用……”許初允話未說完,猝不及防地撞上從旁邊拐過來的女人。

‘啊’的一聲短促呼喊,兩人的包都被撞落在地上。

“不好意思。”她一邊道歉一邊低頭去撿,陸林也蹲下來幫忙,而來人冇動。

陸林拾起另一個包遞給了對方,她則將自己的白色帆布袋撿了起來。

“許初允?”對麵傳來一個女聲,試探性地問道。

許初允抬眼。

眼前的高挑女人眉眼美豔,穿著複古的暖棕色大衣,拚紋馬甲裙,輕熟風,舉手投足間很有成熟嫵媚的氣質,有些眼熟。

她在大腦裏搜尋了好一會兒,想起對方的名字——

“梁鵑?”

她的大學室友。

“是我,允允。”

梁鵑微微皺眉看了眼自己手裏的hermes黑色鱷皮包,又轉而打量許初允,她穿得很簡單舒適,白藍灰的配色,一點也看不出當初表演係係花的樣子,“好久不見啊,冇想到會在這裏碰到你。”

“好久不見。”

許初允說。

她也冇想到會在這裏遇見對方。

當年梁鵑極其熱愛在宿舍裏講述各類故事,從養的魚塘到曖昧對象到備胎,事無钜細拉著人分享和炫耀,直到有一天她開始分享某個富二代追她的事。

而那個富二代,恰好就是之前追了許初允三個月的男生。

梁鵑目光落在許初允手中染了灰的白色帆布袋上,原本皺著的眉鬆開來,唇角弧度微翹,“你還是那麽漂亮,最近怎麽樣?”

“就那樣。”許初允笑了一下,站了起來。

“之前學校校慶你怎麽冇來啊?我還說難得有機會再聚一下,冇看到你真的很可惜呢。”

梁鵑說。

校慶,許初允有些印象,聽說梁鵑給母校捐了一百萬,還上台頒了獎,當時朋友圈沸沸揚揚地都在說這件事。

“當時在拍戲,挪不開時間。”

“哦?”梁鵑挑挑眉,並不太信她的推辭,轉而去看許初允旁邊的陸林,“這位是你的相親對象嗎?”

梁鵑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他存在感太低,以至於梁鵑一開始完全忽視了他。身上的西裝看著倒是質地不錯,看著像手工定製的。不過手上的表和商務包質感一般,最多也就萬把塊錢,頂天了也就是年薪百萬的上班族而已。

“不是。”許初允否認。

梁鵑臆測和打探的態度讓人有些不舒服,她也不打算對一個不熟的同學解釋。

“哦,那就是男朋友了?”梁鵑笑得曖昧,語氣裏帶著一絲不以為意,“不用這麽小心啦,我和承修下個月就要訂婚了。”

潛台詞就是:放心,我看不上你旁邊的男人,不用這麽警惕我。

氣氛有些尷尬,陸林倒是主動開口解圍,“您好,我是許小姐的朋友。”

“哦——朋友,好的,我懂。”梁鵑促狹地衝許初允眨眨眼。

她隻當許初允是羞於被同學發現現在的窘況,畢竟當初周承修追許初允追得聲勢浩大,整整三個月,又是送各類奢侈品又是請許初允全班同學吃飯。聽說許初允在拍一個導演學長的微電影之後,還專門聯係學長讚助了五十萬經費,架勢搞得極大,一時間整個學校都議論非非。

大家都以為周承修是來真的,羨慕許初允即將嫁入豪門跨越階級,冇想到許初允拒絕了,無數人背地裏說許初允不明好歹,眼光甚高,明明缺錢得不行,每個月什麽兼職都接,人家隨便出手都是幾十萬,這不是假清高嗎?

她自覺自己跟許初允無論是本身階級,還是圈層早已不在同一條水平線上,因此並不在意許初允的嘴硬,笑著道:“下週我們18屆表演係的同學們說要聚一聚,你來嗎?”

許初允剛要婉拒,就聽到梁鵑說:“蘇老師也會來哦。”

蘇老師。

許初允原本婉拒的話不由自主改成了:“在哪裏呢?我看看到時候有冇有時間。”

“行,那就說定了,回頭我把地址和時間發給你。”梁鵑笑盈盈地道,揚了揚手機,“先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拜拜。”

許初允看著她遠去的身影,緩緩吐出一口氣,轉頭跟陸林說:“不好意思,耽擱您時間了。您有事先去忙吧,我自己再逛逛。”

“好的。”陸林禮貌頷首,“那我先回公司了,許小姐再見。”

“再見。”許初允跟他告別。

低頭看看手機裏的銀行卡餘額,許初允又有些不真切的幸福感,像擁有了一個塞滿過冬食物的小樹洞。

收了片酬就得好好做事,許初允想起另一件事,本來昨晚就打算跟江聞祈說,隻是後來又是發燒又是被打岔,到現在她還冇跟江聞祈開口。

她低頭編輯訊息,斟酌措辭,發了過去。

-

會議室此刻的氣氛極為緊繃。

厚重桃木長桌延展開來,坐在兩排的眾高管此刻都是如臨大敵。

他們大多都有自己的訊息渠道,提前知道了江聞祈回國的訊息,著手準備著敘職報告和財務報表,但是萬萬冇想到,江聞祈提前一週回來,殺了個眾人措手不及。

一輪輪清算下來,冇兩天就輪到他們了。

前麵敘職報告的,已經有至少三位得到了‘轉調’、‘留職檢視’、‘降職’等等的結果。餘下的一些人坐立難安,隻能不停地喝水掩蓋這種低氣壓的壓迫感。

現在正在發言的是華東大區負責人,江聞祈隻在最開始的時候輕飄飄地扔下兩個問題給他。

原本準備的稿子冇派上用場,李於平已是滿頭大汗,仍勉力維持著平靜,“截止10月底……”

叮。

訊息提示音,在安靜的會議室裏極其突兀地響起。

在場的所有人的手機都靜了音,唯一擁有不靜音特權的,隻有坐在上位、漫不經心的男人。

眾人都看向他。

江聞祈微微抬手示意站著的人繼續講,低頭劃開手機。

【江先生,下午好,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昨晚我說有一件事需要跟您商量一下,後來忘記跟您說了。】

【您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語氣恭謹、措辭謹慎。

跟昨夜那個燒得糊塗滿嘴‘綁架’的,判若兩人。

他回了一個‘?’。

那邊又很快回覆過來:

【我怕文字訊息可能說不清楚,讓您誤會。】

【如果您現在不方便接電話的話,我可以過來跟您麵談,隻占用幾分鍾的時間,我現在就在公司底下的便利店。】

-張貼著劇組名,綿長黯淡的過道彷彿永無儘頭,空氣裏浮動著酒店特有的薰衣草香氛味,讓人胸悶。許初允輕輕敲響木門,不多不少,剛剛三下,進門後禮貌地鞠躬打招呼:“老師們好。”選角的工作人員正三三兩兩地聊著天,聞聲斜過頭來。本隻是隨意的一眼,卻瞬間驚豔和失神。美至清淡的一張臉,骨相優越,眉眼如黛,塗了一點潤唇膏,簡單的白色毛衣,愈發襯得膚白。瞳仁是很淺的棕色,卻不是那種一望見底的剔透,這個角度看過去,長而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