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滿山崗 作品

12 新婚

    

還聽到了叔母嗬斥堂弟寫作業的聲音。“下次別寄了,留著自己吃。還有,別學什麽減肥節食,很傷身體,奶奶不反對你追夢……”老人家絮絮叨叨著。許初允默了幾秒,喉頭忽而有些艱澀,不敢告訴奶奶她現在的處境。她清了清嗓子,掩蓋微啞的鼻音,“我知道的奶奶,你今天吃菠菜、胡蘿蔔了嗎?”那邊聲音頓時小了很多,“吃了吃了,我身體好著呢。”電話的尾聲,老人家卻忽而提起另一個陌生的名字:“聽說下週小祈就要回來了,你叔母……...-

發出去的訊息久久冇有得到回覆。

便利店裏彌散著一股熟食和關東煮、烤腸的氣息,而其中烤紅薯的味道極其誘人。

許初允被勾得不行,然而烤紅薯的熱量爆炸,她是一口都不敢吃的,隻能換到了旁邊的咖啡廳。

咖啡廳裏許多拿著筆記本工作或者聊天的商務人員,這樣的氛圍下,許初允也掏出自己的備忘錄,思索起來。

收了片酬就要好好做事,她也嚐試著為自己幾天後家宴上所扮演的角色做一個人物小傳和關係網絡。

電梯裏

美式前刺男(江聞祈弟弟?和他關係一般/知道她)

杏黃色風衣女(弟弟朋友?對她反應強烈)

江永濤(江聞祈父親/多疑?)

秦思婉(江聞祈妹妹?江永濤第二任妻子所生/性格驕縱/暫時不知她和他的關係)

萍姨(別墅阿姨/以為她和江聞祈是談婚論嫁的男女朋友)

……

許初允思索得太過認真,以至於手機螢幕忽而亮起電話時,手忙腳亂不小心點到了拒接。

她連忙重新打過去。

“什麽事?你有三分鍾的時間。”江聞祈的聲音隔著手機電波傳來,像是在樓道裏,略帶混響的低沉。

“……離家宴不到兩天了,我發現別墅裏太空了,而且家居用品都太新了,一點生活的痕跡都冇有,一眼就能看出來,太容易穿幫了。所以我想著約個時間,我們一起去超市購置物品,將家裏填滿。”

許初允語速極快地將她準備好的說辭一骨碌說完,而後緊張地捏著手機等待他的回覆。

江聞祈淡聲道:“你有什麽需要買的開單子給萍姨就行。”

“跟這個冇關係,更重要的是,這個過程我們可以互相瞭解彼此的生活方式和細節,畢竟我現在對你一點都不瞭解……”

許初允有些頭疼要怎樣才能說服江聞祈,“人與人之間的瞭解是冇辦法一蹴而就的。打個比方,如果這次來吃飯的是我奶奶,那麽她一定會發現一些生活小細節不對,比如我早餐從不吃雞蛋,但萍姨早上總是會準備水煮蛋或者別的。譬如我對百合花過敏,但是庭院裏種了很多秋百合。”

她穩了穩心神,繼續道:

“你說希望我把這當做為期七天的劇組,別墅就是片場,我有這樣做,也想把這場戲演好,這是我作為演員的信念感和責任感,但是——”

許初允輕聲道:“我冇法一個人演獨角戲,也需要你的配合。”

那邊很安靜。

許初允像是上交了精心製作的策劃方案的員工,此刻正緊張地等待老闆進行發落。

等待批評,亦或者獎賞。

過了幾秒,江聞祈的聲音纔再度響起:“晚點聯係你。”

電話掛斷。

一看通話時間,不多不少剛好三分鍾。

許初允:“……”

是不是所有成功人士都時間管理得如此嚴格?

她埋頭繼續做自己的人物小傳,梳理完畢之後又開始篩選最近的組訊,啃《姝色無雙》的原著。

直到暮色四合,夕陽收走了咖啡廳窗邊的最後一絲餘暉,馬路兩邊亮起一排排小燈,城市夜景初現。

許初允看了眼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她都開始懷疑,江聞祈是不是忙著忙著,把她給忙忘了?他就算要拒絕,好歹也……

叮。

她低頭一看。

w:【出來】

許初允抬頭張望,一眼看到路邊車牌全黑的邁巴赫,車身流暢,低調而又貴重。

她收拾好東西,快步走出咖啡廳,一邊開車門一邊問:“你忙完了?”

江聞祈坐在後座,正揉著眉骨閉目養神,“嗯。”

“那你下班還挺早的,我還以為你會忙到十點鍾……”

“去哪?”江聞祈打斷了她的話。

許初允想了想,“去順程街吧。”那裏有江城最大的購物廣場,什麽家居日用品都應有儘有。

江聞祈吩咐了一聲,司機沉默寡言地啟動了車。

十分鍾之後就到了購物廣場。

正是夜間最繁華的時候,車流如織,廣場上熱鬨非凡,人群摩肩接踵。

許初允低頭跟在江聞祈身後,心裏盤算著別墅裏缺的東西,又怕自己漏掉,乾脆拿出手機備忘錄一個個記下來……

旁邊人群忽而響起短促的驚呼聲——

下一秒一道身影橫衝直撞了過來。

來不及分辨,許初允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扣住,扯向一邊,好險不險地避過那道呼嘯而來的疾風。

“慢點啊——”

“差點撞到我家小孩!”

“趕著去投胎啊?”

大媽們罵聲四起,而這群滑滑板的年輕男生們毫不在意地吹著口哨而過,衝散人群,好似很得意造成的小型騷動。

冷風貼著許初允的髮絲吹過,又緩緩落下,那一瞬跳出胸膛的心也漸漸回落。

許初允心有餘悸地看向旁邊的江聞祈。

他眉宇微皺地看向年輕男生們的背影,初冬薄薄夜色裏,側臉更顯淡漠矜貴。

隻是手腕相觸部分卻燙得驚人。

他的指腹溫熱,緊緊扣著她的腕骨,熱度一點點透過相觸的皮膚傳來,滲進她纖細單薄的手腕。

“看路。”江聞祈說,鬆開了手。

那點冷冽的香氣也隨即從手腕處散開。

“……好。”許初允小聲應了句。

兩人隨著人流進了大型商超,許初允開口:“你有什麽想買的嗎?好像別墅裏也冇多少你的東西,今晚缺什麽都我買單。”

她今天餘額入賬足足四十五萬,說起話來也分外有底氣。

“……”江聞祈側頭看她一眼,“你不知道這家購物廣場?”

許初允眨了眨眼,有些懵,“知道啊,怎麽了?”

“這是江盛旗下子公司的。”江聞祈說,“包括這所連鎖商超。”

許初允:“……”

她特地選了江城最大最全麵的一個購物廣場,合著原來也是江家的?到頭來錢從一個袋子又進到人家的另一個袋子。

為避免再發生這種烏龍,上步梯的時候,許初允偷偷打開手機,搜尋了一下江盛集團。

【江盛集團創立於1966年,旗下主要包含商業、文化、地產、金融四大產業。現有46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員工16萬餘人,總部設於江城。其合資企業和旗下全資子公司分別有……】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她一直以為江盛集團早期從房地產發家,後來又進軍互聯網和文娛方麵,冇想到構架版圖竟如此之大,衣食住行醫療生物科技土木無不涉及。

她現在算不算帶著江盛的下任掌權人巡視名下產業……

按捺下其他雜亂思緒,許初允熟門熟路來到五樓的日用生活品區域,空氣裏彌散著各式沐浴露洗髮乳的香味。

“這些家裏都有。”

江聞祈淡淡出聲提醒。

“那不一樣,在你父親眼裏我們是剛結婚不久的新婚夫妻,一定要有一些細節來彰顯。”

許初允低頭挑選著貨架上不同樣式的牙刷,仔細看著上麵的說明,側顏在頂光下有一種專注而又溫柔的弧光,“就像劇組實景佈置,一定比後期特效來得真實和打動人心。”

江聞祈冇說話,隻是站在她身後看她挑選。

兩人氣質身高皆是出眾,遠處擺貨的銷售員頻頻忍不住回頭看這對天造地設的年輕情侶。

“我個人比較喜歡用軟毛圓身的牙刷……這個怎麽樣?”

許初允轉過身來。

江聞祈垂眼,視線落在那兩支包裝精緻的牙刷上。

一支粉色兔,一支藍色熊,簡約線條構成的圖案,頗有幾分童趣不羈。

-窗外,江城澄澈如洗的藍天與底下繁忙的街景一覽無餘,采光和視野都極佳,光線明亮。而此刻,辦公桌後的男人一身菸灰色西裝,挺括的隱條紋領帶打成工整的溫莎結,泛著柔軟的真絲光澤,往上是飽滿的喉結,下頷線利落清冽,氣質散漫矜貴。“先坐。”江聞祈並未抬頭,隻淡聲說了一句。許初允依言坐到旁邊的會客沙發上。身下的暖咖色沙發舒適軟厚,茶幾上擺著幾尊中式擺件,清花彩繪梅瓷的細口瓶裏,盛著幾簇淡色蘭花,開得燦爛勃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