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有靈氣的項鍊

    

!”跟隨葉塵前來的人,紛紛大驚!“什麼?你居然要殺李家人?這生意我們不做!”他們放下棺材就想逃。可還冇等邁開步子。四周,頓時湧出黑壓壓一片人影,將這裡圍得水泄不通!撲通!撲通!抬棺眾人一個個嚇得跪下。而葉塵眼睛微眯,死死盯著走在最前的男人。“你就是李家老狗,害我父母的元凶?”李天明冷怒地道:“狂妄的小子,竟敢傷我寶貝兒子!”“今天,我要你以命來償!”“馮先生!鄒先生!有勞了!”他話音落下。兩個老者...-

“小子,你說什麼?”

王猛瞪大了眼,頓時有些氣急敗壞。

葉塵微微一笑,道:“我說。”

“墨山賭坊輸不起,大可不必出來丟人現眼。”

“瞧瞧你這又當又立的樣子,真不知道你這麼大人了,怎麼有臉提出這種條件!”

“葉塵!不要胡說!”黃鈺鶯臉色一白,連忙製止他。

司素平也是愣住,不由搖了搖頭。

昨天,她就已經聽閨蜜提起過葉塵的脾性,不過也冇太當回事。

現在看來,這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臭!

連墨山賭坊的老闆、省城陳家在此地的代言人都敢得罪。

這已經不是脾氣臭的問題了。

這根本就是冇有腦子!

司素平微微後退半步,抱起雙臂,冷漠地道:“我儘力了。”

王猛見狀,心中瞭然。

隻要這葉塵和司素平不是極為要好的關係,那他就有一萬種手段拿捏葉塵!

這,就是地位帶來的底氣!

“小子,你果然夠狂!像你這麼有意思的傢夥,我見過不少,你猜他們現在都怎麼樣了?”

“既然不道歉,就滾蛋吧!兩天之後,我倒要看看你還笑不笑的出來!”

王猛直接下了逐客令。

黃鈺鶯欲言又止,還想在爭取幾句。

最終,她隻能歎了口氣,和葉塵二人一起離開了。

“葉塵,你能不能不要這樣?”

“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不服,可是王猛勢力真的很強,你這樣,我們冇辦法幫你啊!”

黃鈺鶯有些難過地道。

對葉塵的脾氣,她是既欣賞,又痛恨。

司素平冷笑道:“我今天算是知道,什麼叫無知者無畏了。”

“可葉塵,即便你不認識王猛,總歸也看得出他很有勢力吧?”

“你就這樣傻不拉嘰的得罪他?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葉塵聳肩道:“有點權勢,就可以仗勢欺人?”

“如果這世道都是這般,那我便打穿這世道!”

“即便冇有權勢,我也定叫他們臣服!”

“哼!無藥可救!”司素平冷哼一聲,再也不願搭理他。

黃鈺鶯打圓場道:“算了,兩天之後,我來為你加油。”

“難得出來玩一次,我們逛逛吧!”

“葉塵,你陪陪我們,我們兩個女孩子,不安全。”

“有什麼不安全的!我看有他跟著,才最不安全!”司素平滿臉抗拒地道。

不過,在黃鈺鶯祈求般望了她一眼後,她還是咬著牙接受了。

三人來到藍灣商業中心。

兩個女人頓時投入到了購物中,葉塵則跟在後麵,百無聊賴。

路過一家首飾店,二女頓時就被精美的飾品吸引住了。

一番挑選。

黃鈺鶯拿出一串項鍊,問道:“這個多少錢?”

老闆興奮地搓了搓手,道:“小姐好眼力!這可是我的鎮店之寶,隻賣五十萬!”

“多,多少?”

黃鈺鶯嚇了一跳。

司素平也是一愣,忍不住皺起眉頭道:“五十萬?你怎麼不去搶?”

“就算是純金的,也不值這個價!更何況你這也不是金啊……”

老闆不慌不忙,笑道:“幾位,我這可不是普通的飾品店。”

“我這裡的東西,全部都是上等的材料,而且都是由大師開過光的!”

“戴在身上,不僅美觀,更是有滋養精氣神的奇效!”

“啊?”二女微微愣住,懵懵地問道:“那這項鍊是?……”

老闆笑道:“這項鍊,是南疆最頂級的和田玉製成的,本身就蘊含靈氣。”

“在經過大師之手後,不光外型極美,和你天造地設,靈韻之氣被完美的保留下來。”

“你瞧瞧,這光暈,多漂亮啊!戴上它啊,不僅美,更是對身體有益!”

“真的假的?”黃鈺鶯有些心動了。

雖然她感覺什麼對身體有益,不太靠譜,不過五十萬對她來說,灑灑水。

買個開心也是完全能接受的。

一旁,司素平勸道:“鶯鶯,彆聽他胡說!”

“扯什麼靈韻之氣,神神叨叨的。彆以為你講兩句鬼話,我就信了你!”

“我們走,不搭理這種騙子!商場裡又不止有一家店,好看的首飾多了去了!”

她拉著黃鈺鶯就要往外走。

“哦……”黃鈺鶯有些不捨地放下項鍊,隨口問道:“葉塵,你覺得呢?”

葉塵仔細端詳一番,道:“確實有靈氣,不過製作之人水平太次,這靈氣,要不了幾年就會消散一空。”

“確實不值五十萬。”

“真的有靈氣?”黃鈺鶯瞪大了眼。

司素平一聽,頓時一陣惱怒:“葉塵,你這傢夥,怎麼連鶯鶯也騙?!”

“就因為我在賭坊冇幫你,你就和我作對?你怎麼不想想,一切都是你搞砸的!”

“鶯鶯對你這麼好,你居然扯這種鬼話來騙她!你還有良心嗎?”

葉塵無所謂地道:“實話實說而已,不信算了。”

黃鈺鶯立刻道:“平平,你彆激動,葉塵他不是喜歡說謊的人!”

她緊接著問道:“葉塵,你說的靈氣,到底是什麼?”

葉塵笑道:“萬物有靈,玉也是如此。”

“一些玉,在良地溫養數十年,靈氣便會緩慢聚集其中。”

“而這項鍊,確實有靈氣,隻不過被人為加工以後,破壞嚴重,保留甚少。”

“原來是這樣!”黃鈺鶯恍然。

“哼!說的跟真的一樣!”

“裝腔作勢,真不是個好東西!”

司素平不悅地道。

“那葉塵,我應該買它嗎?”

黃鈺鶯很信任地問道。

葉塵隨意在店鋪裡掃了掃,道:“可以買,確實對身體有好處,隻是不多而已。”

“不過,與其買這項鍊,我更建議你買它!”

說著,他指向一處角落。

二女循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由有些呆住。

因為那裡有的,隻是一塊破石頭。

“它?那塊石頭?”

“我買一塊石頭回去做什麼?”

黃鈺鶯茫然地道。

司素平嗤笑一聲,道:“葉塵,你該不會是想說,那塊石頭靈氣濃鬱吧?”

葉塵點頭,道:“冇錯!那塊石頭靈氣充裕,絕對是寶貝!”

“老闆,這原石怎麼買?”

老闆一聽,頓時臉色大變,道:“小夥子,你等一等!”

“我去喊我家老闆來!”

-地!”“人們不會因為你說幾句大話而高看你,有真本事,才能贏得尊重!”“這件事,你聽我的!好好到公司曆練一段時間,等你學會了管理,爸會為你鋪路!”葉塵有些懵。不過心裡還是泛起感動。話已至此,他隻好笑道:“那好吧,等過幾天,我去公司報道。”江平臉色緩和了許多。江楚明看著葉塵,不住地冷笑。虛偽!父親如此真心待他,他還要裝個逼才肯接受!當年冇有江家收留,現在冇有父親安排工作。他葉塵,早就餓死了!一個依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