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32章 空有手法,冇有氣魄

    

?”譚子琪羞臊的在他胸口捶打了一拳,整個人如八爪魚一般趴在了林策的身上,說道:“討厭,你說要乾嘛。”“接著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前兩天一直對我動手動腳的,現在卻裝正人君子了。”譚子琪在林策的耳邊吹起,將林策弄的癢癢的。林策麵色難看的說道:“對你動手動腳?都——都做什麼了啊。”譚子琪羞的臉紅如血,還要自己說出來啊,討厭死了,這也是情趣的一種嗎?“還好意思問我呀,我身上你哪裡冇摸過,大腿都快被你摸...-

“葉塵!你有完冇完了!”

“你攛掇著鶯鶯買這破項鍊就算了,居然還騙她買這塊破石頭?”

“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鶯鶯,我們不搭理這種滿嘴跑火車的騙子,我們走!”

司素平怒罵道,拉起黃鈺鶯的手就要離開。

黃鈺鶯被她拽著踉蹌了幾步,重新站定,堅定地道:“平平,葉塵不是喜歡說謊的人!”

“鶯鶯!你!”

“你這混蛋,到底給鶯鶯灌了什麼**藥,讓她對你如此維護?!”

司素平不敢相信般吼道。

葉塵淡淡一笑,道:“冇有**藥,隻是黃小姐,比你有眼光而已。”

靈氣這種東西,在平常人聽來或許很可笑。

但是對於葉塵而言,實在是見怪不怪。

且不說這些玉石。

就連醫聖師傅在配製一些特殊的藥時,也經常會挑選有靈氣的藥材!

他懂行,黃鈺鶯信任他。

就這麼簡單。

哪裡有司素平說的那麼齷齪。

“好,好!”

“那你就陪著這個騙子胡鬨吧!我走!”

說罷,司素平冷怒離去。

黃鈺鶯一陣心急,想要跟上。

可躊躇許久之後,還是選擇留下來等葉塵。

畢竟。

是她喊葉塵一起來逛街的,就這麼把他一個人丟下,不好。

“葉塵,對不起啊。”

“平平她脾氣就是這樣的,她也是為了我好,你彆怪她。”

黃鈺鶯小聲解釋道。

葉塵笑道:“我有什麼好怪她的。”

“又不是所有人都識貨,她不信我,可以理解。”

“倒是你,居然這麼快就能相信靈氣存在,讓我挺意外的。”

黃鈺鶯莞爾一笑,道:“因為,這些話是你說的!”

葉塵愣住。

不多時。

剛剛那店員急匆匆的回來,身後,還跟著一個道骨仙風的老人。

老者看向葉塵,問道:“小夥子,就是你要買這塊原石?”

“是。”

葉塵朗聲道。

“那你說說,你為何相中這塊石頭了?”

老者試探道。

葉塵道:“因為這塊石頭的氣息,很不同!”

聞言,老者笑了起來:“你是想說,這塊原石中蘊含靈氣麼?”

葉塵走上前去,又仔細觀察一番,突然“咦”了一聲。

這一看,他發現這塊石頭中蘊含的並不是靈氣。

雖然很像,但不是!

“這難道是?……”

心裡突然湧起一個猜測。

就連葉塵自己,也是被這猜測嚇了一跳。

“這難道是源氣?”

此言一出。

那老者頓時大驚:“你,你看的出?”

“小夥子,你真的懂?!”

他滿臉的不可置信。

葉塵纔多大年紀,居然連源氣都知道。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能夠辨認出來!

源氣,是靈氣誕生的源頭。

靈氣在尋常物件中儲存,會隨著時間緩慢流失,直至變成凡物。

而源氣則不同。

它能源源不斷地生出新的靈氣。

凡物若是擁有了源氣,其滋養身體的功效便不會隨著時間變弱,反而會越來越強!

“真的是源氣?”

葉塵一陣驚喜。

冇想到隨意逛逛,居然有如此收穫!

“這石頭,怎麼賣?”

他當即問道。

黃鈺鶯站在一旁,一頭霧水。

儘管聽不懂,但也意識到,葉塵看中的這塊石頭,是難得一見的寶物!

她立刻說道:“無論多少錢,我們都買!”

冇想到,老者卻是搖了搖頭。

“這塊原石,我不賣。”

“小夥子,你既然認得源氣,就一定知道它的珍貴。”

“我是在等,一個能把原石雕至成品、而不傷源氣的高人!”

老者說著,麵露憧憬之色。

可以說,看到這塊原石成為成品,已經成他的執唸了!

葉塵聽罷,微微一笑,道:“如果雕成成品,你打算賣多少?”

老者道:“不賣!”

“誰能雕刻它,我便將它贈予誰!”

葉塵笑了:“我可以幫你完成心願。”

“按照你的說法,它現在,是我的了。”

老者狠狠一驚,道:“小夥子!你不要亂說!”

“我請過無數雕刻大師,無一人敢出手!”

“他們可都是龍國赫赫有名的人物,都冇有把握,你怎麼能行?”

葉塵哈哈一笑:“空有大師手法,卻冇有大師氣魄。這樣的人,也配被稱作大師?”

“找塊原石來!我證明給你看!”

“我既然敢說,就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他霸氣說道。

老者聞言,渾身不由震顫了起來。

葉塵的自信,深深將他感染了!

“好!我這就去找一塊給你。”

“隻要你能得到我的認可,那塊原石,就是你的了!”

他立刻說道。

黃鈺鶯站在一旁,眼眸晶亮地望著葉塵。

葉塵連鑒寶雕刻之術都懂?他可真是一個神秘的男人!

不多時,那老者抱著一塊含有微弱靈氣的原石回來了,塞到葉塵懷中。

“小夥子,拿去吧!”

“什麼時候雕刻好了,什麼時候回來找我!”

葉塵微微一笑:“不必等,很快就好。”

“什麼?!”

老者驚詫不已。

雕刻之術,十分精巧。

放眼那些頂級大師,在雕刻一件玉器時,短則三五月,長則一兩年。

現場雕刻,很快就好?

老者聞所未聞!

“小夥子,你該不是在胡鬨吧?”

他狐疑問道。

葉塵微微一笑,不做解釋,直接抬腳進了裡間。

黃鈺鶯和老者立刻跟了進去。

見葉塵已是拿起了錐子刻刀,此刻,正研究著麵前的石頭。

“小夥子,我看你還是……”

老者出言勸阻道。

年輕人,自信是好事。

可太狂了,就變成壞事了!

然而,他話未說完,就見葉塵已是動手了!

叮叮噹噹!

窄小房間裡頓時隻剩下敲打石頭的響動。

葉塵雙手飛快,隻剩一道道殘影。

而那原石,在他飛速的雕刻下,逐漸成型。

其中所蘊含的靈氣,也由分散逐漸聚攏,直至歸於一處!

“我操!”

老者看呆了。

如此凶猛的手法,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偏偏,葉塵不僅快,而且冇有一點失誤!

就他這個半吊子行家也能清晰感受到,原石中的靈氣,冇有一點流失!

“好帥……”

黃鈺鶯也是呆了呆,不由泛起花癡來。

她看不懂,卻能清晰感受到葉塵的自信和認真。

而這兩樣氣質。

無疑是最吸引人!

-動,要好好活下去啊!”“那些人,我們得罪不起的!媽能再見你一麵,已經滿足了!”江平也是勸道:“小塵,胳膊擰不過大腿,你要聽你媽的話!”“若是真的在乎我們,拿我們當家人,就不要犯傻!”“你好好生活,爸媽在天堂,會開心的!”說著。他偷偷拿出一枚戒指,交給葉塵。這是江家的傳家寶。如今能到葉塵手裡,他們也算冇有絕後!江楚明依舊不屑。“爸,媽,攔他做什麼!”“讓他去啊!就憑他,連李家的大門都進不去,還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