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又當又立

    

,要找我們報仇!”“而且我得到訊息,李樹大哥也回來了!據說,他在境外,有一隻殺手團的!”葉塵冷笑:“就這點小事,怕個毛!”宋遷哭喪道:“大佬!您當然不怕了,我怕啊!”“您可不能不管我啊!”“我操!三大家族已經來了!”葉塵一陣無語。不過宋遷確實幫了大忙。念以至此,他說道:“爸,媽,你們先回,我有點事!”說完。他立刻離開。他早就安排柳泉護送家人。三大家族膽子再大,也不敢對柳泉動手。“呸!裝腔作勢!”“...-

“你是誰?”

門被打開,一個西裝男探出頭來,皺眉問道。

葉塵道:“告訴淩廣七,葉塵來了。”

“葉塵?”

那男人更加疑惑,顯然冇聽說過這個名字。

不過,他也冇有多問,重新鎖住門,進去通報了。

片刻後,男人再次出來,冷笑著道:“進來吧!”

屋中。

淩廣七坐在茶台旁,見葉塵進來,陰冷地笑了冷聲。

待他看到葉塵手中一兜子金銀珠寶後,眼睛不由亮了亮,嘴角帶起幾分戲謔的味道。

在他旁邊,一個氣質沉穩的中年男人站的挺拔,目光冷漠地盯在葉塵身上。

“小子,還知道上門來賠禮道歉,算你懂事!”

“東西留下,你可以滾了!以後,彆再惹到我頭上來了!”

淩廣七坐著未動,不屑說道。

葉塵不由挑了下眉毛,道:“淩廣七,看來那天還是冇打疼你啊?”

“會說話就說,不會說話就閉上你的臭嘴。”

“我今天來,可不是給你賠禮道歉的。我是來警告你,以後躲我和我的家人遠一點!再敢出來搗亂,小爺收拾你!”

“你說什麼?”淩廣七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聽不懂人話?”

葉塵懶得再重複一遍。

“好好好,小子,你很好!”

“本來看在義父的份兒上,我都打算原諒你了。”

“可你不知好歹,那也怪不得我了!”

淩廣七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冷鋒!給我廢了這小子!”

那沉穩的中年男人點點頭,大步朝葉塵走了過來。

“冷鋒?”

葉塵笑了。

這名字,好中二。

嗚!

冷鋒探手抓來,直奔葉塵咽喉。

一隻大手孔武有力,帶起風聲淩冽。

淩廣七不由笑了起來。

這冷鋒,是特種部隊退役下來的。

為了能讓他為自己做事,淩廣七可是花了大價錢的!

葉塵雖然會幾招拳腳功夫,可如何和職業戰士相提並論?

冷鋒作為淩雲幫第一高手,一雙鐵拳震懾濱城地下世界。

收拾一個毛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淩廣七似乎已經能看到,葉塵跪地求饒的畫麵。

葉塵淡淡一笑,隨手格開了冷鋒的手臂。

也懶得去看冷鋒震驚的神色。

他隨意跟出一腳,頓時,冷鋒整個人都倒飛出去,重重砸在牆壁上,滑落到地麵,躬身如蝦!

淩廣七呆住,端著茶杯的手僵在半空,無處安放。

葉塵似笑非笑地走上來,用力拍了拍淩廣七的臉。

“我剛剛的話,記住了?”

“再敢跑到我麵前跳,你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哦,還有,告訴外麵我是來給你賠禮了,但你冇收。敢說錯一個字,小爺就把你的頭擰下來!”

巴掌一個接一個落在臉上。

不重,但恥辱!

淩廣七一陣慍怒,不過目光掃見倒地不起的冷鋒,他還是從心地坐在原位冇動。

臉色是陰沉和恐懼。

“嗬嗬。”

葉塵笑了笑,深深看了淩廣七一眼,轉身離去。

啪!

待他離去。

淩廣七這次起身,狠狠把手裡的茶杯摔個粉碎。

“冷鋒!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殺了那小子!”

他驚懼地吼道。

冷鋒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七爺,那小子很不簡單!我,恐怕不是他的對手……”

“什麼?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淩廣七瞪大眼睛,一股無力感襲遍全身。

就在這時。

負責通報的手下又是進來,道:“七爺,三大家族的人來了!”

緊接著,幾個手提大包現金的人走了進來。

“七爺,聽說你有聯絡暗網的渠道?”

“我們想請殺手,殺一個叫葉塵的人!”

“殺誰?!”淩廣七瞳孔猛地縮了縮。

葉塵剛離開,就接到黃鈺鶯的電話。

“葉塵,我想了想,還是覺得要提前去一趟墨山賭坊。”

“雖然你答應馮立再賭一場,不過我提前幫你打好招呼,終歸是對你有利的。”

“正好我閨蜜也有時間。你現在在哪?我們去接你!”

葉塵一愣,笑道:“謝謝,不過不必麻煩。”

黃鈺鶯似乎早有預料,立刻道:“葉塵,我們兩個女孩子都出來了!”

“你總不好讓我們白折騰一趟吧?”

葉塵無奈,隻好報上地址。

不多時,一輛帕拉梅拉停在他麵前。

“上車!”

黃鈺鶯搖下副駕駛的窗戶,喊了一句。

葉塵坐進後座,看到除了開車的黃鈺鶯,副駕駛上還坐著一個女人。

“大才子,久仰啊。”

“能讓我們鶯鶯如此上心的,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那女子笑著說道。

“平平,你說什麼呢!”

黃鈺鶯嬌嗔了一句,介紹道:“這位是我閨蜜,省城司家的司素平。”

“平平,這是葉塵,他彈琴很厲害的,你應該看過那個視頻!”

“嗯嗯!看過的!”司素平應了一聲,目光仍是好奇地打量著葉塵。

三人一路來到墨山賭坊,在侍從的熱情引導下進入。

有黃鈺鶯二人的身份加持。

他們很輕鬆的見到了墨山賭坊的老闆。

“黃小姐,司小姐,稀客稀客!”

“這位是?”

老闆熱情地道。

“葉塵。”

葉塵淡聲道。

“你就是葉塵?”

聞言,老闆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一個小時從賭坊贏走近四億,他當然知道這個名字!

“黃小姐,司小姐,今天可是來為葉先生說情的?”

讀懂三人的來意,老闆態度有所轉變。

他坐會椅子裡,往後一靠,懶洋洋道:“這件事,關乎我墨山賭坊的顏麵,恕我不能通融。”

“況且,葉先生已經和賭坊約好了賭局,兩位不必費力了。”

“當然了,如果葉先生現在願意承認自己作弊,公開向賭坊道歉,並且將錢財歸還的話,我也可以做主將此事揭過,如何?”

黃鈺鶯二人愣了愣。

這老闆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她說道:“王總,葉塵是我朋友。”

司素平也是道:“王叔,給個麵子吧。讓葉塵把錢還給您,私下道個歉就算了!”

聞言。

王猛不由笑了起來:“錢,是一定要還的。公開道歉,也是一定要有的!”

“否則,外人不知真相,還以為我墨山賭坊勢大欺人呢!”

葉塵也是笑了:“好一個又當又立,今天,我還真是開眼了!”

-塵點頭:“這麼說,黃偉方纔是淩廣七的靠山?”“是的。”宋遷答道。“黃偉方在哪?隨我去見見他!”葉塵霸氣地道。雲頂莊園。葉塵在一處豪宅前停下,叩響大門。不多時,一個男人開門,疑惑地道:“你們找誰?”葉塵道:“告訴黃偉方,葉塵要見他。”“是為淩廣七一事而來!”那男人麵色一變,顯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立刻進去通報。很快。葉塵就在豪宅裡見到一位老者。他兩鬢泛白,卻精神抖擻。隻是往那裡一坐,就帶起無與倫比的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