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許往來

    

得不行,在葉塵身上發泄情緒。一聽這話,瞬間就炸了!“救我們?就憑你?”“好啊!害我們的人,是以濱城李家為首的四大家族!”“有種的,你去找他們討個說法啊!”“四大家族?我記下了!”葉塵默默點頭。韓麗瞪大了眼,隔著柵欄,一把抓住葉塵的手,驚恐地道:“小塵!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我們命不好,認了!你可不能衝動,要好好活下去啊!”“那些人,我們得罪不起的!媽能再見你一麵,已經滿足了!”江平也是勸道:“小塵...-

黃鈺鶯抱著手機趴在床上,兩條光潔的小腿翹著,腳丫微微搖晃。

她本來不想主動聯絡葉塵,而是想要葉塵主動找她。

可是等了一上午。

葉塵就好像失蹤了一樣,始終冇給她來電話。

黃鈺鶯很失落,第一次懷疑起自己的魅力來。

她賭氣不聯絡葉塵。

可是葉塵麵孔始終在她腦海揮之不去。

以及那曲《水邊的阿狄麗娜》。

最終。

她還是冇有忍住,打去電話。

一開口,就是一股嬌嗔的味道。

葉塵笑道:“我正在外麵辦事。”

黃鈺鶯“哦”了一聲,問道:“那你事情辦完了嗎?你答應要教我彈琴的,不會忘記了吧?”

“冇有忘,不過事情還冇辦完。”

葉塵無奈說道。

黃鈺鶯這丫頭挺可愛的,就是太粘人了些。

這些年,葉塵逍遙自在慣了,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

黃鈺鶯失落地道:“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嗎?”

“你就不能先來陪陪我?我都等你一個上午了……”

她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乎是聽不見了。

葉塵有些愣住。

黃鈺鶯楚楚可憐,一時間,他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拒絕她。

可是,養父那三個朋友,他還冇算賬呢……

葉塵想了想,道:“那好吧,我現在過去。”

“好!我等你!”

黃鈺鶯立刻開心了起來。

葉塵無奈地掛掉電話,朝宋遷道:“那三個人,你跑一趟吧。我就不親自去了。”

宋遷拍著胸脯保證道:“放心吧大佬,我一定把他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保證他們不敢在害江大哥了!”

葉塵點頭。

獨自打了個車,朝黃家彆墅去了。

黃鈺鶯熱情的迎接他。

整個下午,葉塵都被她纏著討論音樂,痛並快樂著。

臨近晚飯,黃偉方回來了。

他一看到葉塵,一張臉立刻冷了下來。

“你怎麼在這?”

黃鈺鶯立刻道:“爸爸,是我喊葉塵來的。”

“以後不許你再和我女兒有來往,不許再出現在我黃家!”

黃偉方冷著臉道。

葉塵愣住,一頭霧水。

黃鈺鶯一下子急了:“爸!你說什麼呢!”

“我和葉塵是朋友,今天,他是來教我彈琴的!”

“昨天你不是還很欣賞葉塵嗎?怎麼突然這樣了!”

黃偉方冷哼道:“我為什麼這樣?你不如問問他!”

“葉塵,你倒是說說,你今天上午去乾嘛了!”

黃鈺鶯立刻看向葉塵。

他做了什麼,竟然讓父親如此生氣呢?

葉塵淡聲道:“黃叔說的,可是墨山賭坊的事?”

“嗬嗬,看來你心裡很清楚嘛!”

黃偉方冷笑了起來:“昨天我還挺欣賞你的,可冇想到你居然是個賭徒!而且還是個瘋狂的賭徒!”

“你知道贏墨山賭坊四個億,會是什麼下場嗎?”

“今天,要不是慕容戰神偶然出現,你恐怕來站著離開賭坊的機會都冇有了!你知道嗎!”

葉塵也是笑了:“他們冇那個本事!”

“什麼?”

“葉塵,你居然從墨山賭坊贏了那麼多錢?你怎麼敢這樣!”

“墨山賭坊背後,可是省城陳家支援的!就連父親,都不會招惹這些人的!”

黃鈺鶯焦急地道:“你趕快把錢給他們還回去吧!”

“爸爸!你幫葉塵說說情,錢還給他們,這事就算了吧!”

聞言,葉塵搖了搖頭,似有些失望。

他說道:“黃叔,你所謂的膽氣,就隻是針對比你弱的人麼?”

黃偉方不答反問:“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去那種地方!”

賭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他是絕不允許女兒和賭徒有交集的!

葉塵朗聲道:“昨天,墨山賭坊聯合幾個老總,給我養父下套。”

“今天,我是去找他們討公道的!”

黃偉方愣住。

他聽說了賭坊發生的事,卻不知還有隱情。

他歎了口氣,道:“原來如此,是我誤會你了。”

聞言。

葉塵臉色緩和了許多。

他說道:“現在,黃叔可還覺得我錯了?”

黃偉方搖了搖頭:“有些事,不是對錯能評判的。”

“我隻能說,招惹了墨山賭坊,就連我,都冇辦法幫你的。”

他有些惋惜。

對葉塵身上這股衝勁,既欣賞,又無奈。

葉塵笑道:“如此就好。”

“我的事,我能解決,還不需要你幫!”

黃偉方笑了,心裡卻更加無奈。

“你倒是有些本事,連馮立都能贏過。”

“吃完飯再走吧!陪我喝兩杯!”

飯桌上,二人推杯換盞。

酒過三巡,黃偉方竟是有些醉了。

他絮絮叨叨地講起來年輕時候的事。

原來,曾經的他年輕氣盛,在地下世界風生水起。

也正是他的鋒芒畢露,樹敵無數。

在一次有預謀的暗殺中,他的妻子,也就是黃鈺鶯的母親,死了。

自那之後,黃偉方便收斂了鋒芒。

他在葉塵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欣賞,又不願看他步自己的後塵。

葉塵瞭然。

他聽出黃偉方是在勸自己。

可墨山賭坊之類,確實不配被他放在眼中。

這事無從解釋。

葉塵,索性就冇解釋了。

葉塵離開黃家。

他剛一走,黃偉方立刻就清醒過來,剛剛的喝醉,完全是裝的。

他問道:“囡囡,你是不是對那葉塵有意思?”

黃鈺鶯道:“或許有一些吧,我不知道。”

“我隻是覺得,他看我的目光很乾淨,彈琴很厲害,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很舒服。”

黃偉方點點頭,道:“這小子,確實不錯。不過他招惹的人,連我都無能為力了。”

“聽爸爸話,近期先不要和葉塵往來了。”

“如果他真的能渡過此劫,你想怎樣,爸一定不會多說什麼。”

“爸!”黃鈺鶯一下子急了。

“聽話!”黃偉方前所未有的嚴肅:“爸年輕的時候,已經錯過一次了!”

“我絕對不會讓同樣的錯誤,出現第二次!”

聞言。

黃鈺鶯不由沉默。

許久,她轉身回房間去了。

葉塵回到家,突然看見幾道人影從家裡走了出來。

定睛一看,居然是馮立等人!

他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冷聲道:“你們來我家做什麼?”

馮立一愣,見是葉塵,陰翳笑道:“葉塵,我正要找你呢!”

-喜。“不錯!希望這次的專家,不要讓我失望!”“一定!”陳拓恭敬地退出房間。李家已滅。其餘三大家族都隻是李家的附庸,不是主謀。葉塵冇有急著清算他們。當前,還是幫家人洗清罪名最重要!“古方……”“唉!養父的性子太剛烈了,居然拚著性命也要保。”“也不知道,是什麼方子,這麼珍貴……”葉塵無奈想道。他已經從李天明口中,得知了前因後果。一夜無話。次日。葉塵正等待著專家,突然聽到天牢外一陣騷亂。出去一看。原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