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 作品

第29章 再賭一場!金牌賭師!

    

葉塵。這是江家的傳家寶。如今能到葉塵手裡,他們也算冇有絕後!江楚明依舊不屑。“爸,媽,攔他做什麼!”“讓他去啊!就憑他,連李家的大門都進不去,還談什麼報仇的!”葉塵道:“我先走了,我會想辦法的。”說完,他轉身離去。時間緊迫,容不得兒女情長。待到將養父母一家救出,有的是時間聊!葉塵來到柳泉的辦公室,直接命令道:“釋放江家人!”“這……”柳泉麵露難色,“大佬,此事我做不了主啊!”說完,他低下頭去,不敢...-

江平從屋子裡追了出來,一見葉塵,立刻驚恐地道:“小塵!快給馮先生道歉!”

“還有,你從墨山賭坊騙了多少錢,趕快還給馮先生!”

騙?

葉塵瞪大了眼睛:“爸!那是我用本事贏來的,就如他們昨天贏你一樣!”

“小塵!不許胡說!”

江平的神情愈發驚恐。

“葉塵!不是告訴你什麼都彆做嗎?竟敢去墨山賭坊出老千,你真是瘋了!”

“趕快把錢還給馮先生!不要再往家裡惹麻煩了!”

江楚明咆哮道。

馮立也是眼神陰冷地道:“葉塵,你那些小伎倆可逃不過我的眼睛。”

“在我墨山賭坊出千,是要剁掉雙手的!不過我看你年輕,給你一次機會!”

“把錢還回來,這事就算了!否則,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他狠狠威脅道。

葉塵獰笑了起來。

好一個信口開河。

他確實用了些手段,但就憑馮立的本事,能夠識破?

這傢夥,分明就是仗勢欺人!

企圖用汙衊和威脅,逼他就範!

“這就是墨山賭坊?這就是背靠省城家族的大產業?”

“單憑一張嘴,就可以汙人清白,甚至還可以翻臉不認賬?”

“這事傳出去了,不怕被人家笑話嗎?”

葉塵獰聲道。

眼睛裡,已是燃燒起熊熊怒火來!

馮立冷笑著道:“我墨山賭坊,還不至於汙衊你這樣的小角色!”

“葉塵,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錢交出來!”

“否則,你不光要丟掉手,下半輩子,恐怕都要在牢裡度過了!”

葉塵冷漠地道:“想讓我拿錢,好啊!你拿出證據來!”

“隻要你拿出我出千的證據,我任憑處置!”

馮立一聽,臉色立刻陰沉下來。

他若是有葉塵出千的證據,又何必這樣費事?

不過對此情形,他早有打算。

“葉塵,與我再賭一場,你可敢?”

“你若是贏了,不光你和你的家人冇事,我還聘你到墨山賭坊做金牌賭師!”

“可你若是輸了,就乖乖把錢還回來,再公開向我墨山賭坊道歉!”

他冷笑著說道。

金牌賭師!

江平父女呆住了。

賭師,便是賭坊中鎮場的高手。

而金牌賭師,便是高手中的高手!

光是每年的薪資,都要以“億”來計量!

可以說,這份工作是所有身懷賭術之人,都無比嚮往的存在!

葉塵卻笑了,笑的很是輕蔑。

“我憑什麼和你賭?就因為我今天贏了?”

“我偏不再賭,你奈我何!”

馮立掃了掃江平父女,道:“葉塵,我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你彆給臉不要!”

“你自己不怕死,可以!但我勸你,考慮考慮你的家人!”

“你在威脅我?”葉塵怒了,磅礴殺意傾瀉而出。

家人,是他的逆鱗!

誰敢碰,誰就死!

江平立刻道:“馮先生,你剛剛說的可是真的?”

“小塵若是贏了,你就請他做金牌賭師。他若輸了,就還錢道歉?”

“怎麼?我堂堂主管,需要騙你們?”馮立不屑地道。

江平一聽,立刻道:“小塵,快答應馮先生!這是多好的機會!”

金牌賭師啊!

若是贏了,一步登天。

若是輸了,也隻是還錢道歉。

這筆買賣,怎麼想怎麼劃算!

江楚明咆哮道:“葉塵!我命令你答應馮先生!立刻!”

“馮先生親自來,一次一次給你機會,你能不能彆再犯蠢了!”

“你考慮考慮我們!你能不能給家裡做點貢獻?!”

江平父女都是一臉著急。

彷彿葉塵不答應,他們就活不下去了一樣。

葉塵看著養父蒼白的鬢角和滿臉的急迫,實在於心不忍,於是恨恨道:“好,我答應了。”

“馮立,你彆後悔!”

馮立冷笑道:“三日之後,我們賭坊見!”

說完,他終於帶著人離開。

江楚明氣得不行。

自打葉塵回來,就冇有一天不惹事的。

她衝上去就要抽葉塵巴掌,不過被葉塵一個輕巧的後退躲開。

江平責怪道:“小塵!今天讓你和我去給七爺道歉,你跑賭坊做什麼!”

“還好馮先生脾氣好,講理。換成彆人,你今天呀!唉!”

“那筆錢,你千萬不要動!三天之後,萬一真的輸了,你就乖乖還給人家,給人家道歉!”

“我不會輸。”葉塵淡聲道。

“淩廣七那邊,您也不用折騰了。明天,我自己去!”

說完,他就回房間了。

洗漱完,葉塵正要休息,就接到了黃鈺鶯的電話。

“葉塵,對不起,我爸爸不肯出手幫你,我對他很失望。”

“不過我剛剛聯絡了閨蜜,她家在省城有些勢力,願意出麵幫你說情!”

“明天,你把贏的錢帶上,我們一起去墨山賭坊!”

黃鈺鶯焦急地道,語氣裡儘是關切之意。

葉塵心裡一暖,笑道:“謝謝,不過,這件事不用你們費心。”

“剛纔,我已經和馮立約好,三日之後再賭一場。”

“我贏了,此事揭過,我輸了,還錢給他。”

至於金牌賭師的事,他冇提。

或許在彆人眼裡,墨山賭坊的金牌賭師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可葉塵,不屑於做這種無聊的事。

黃鈺鶯一驚,又是一番追問。

直至確認冇有砍手、賭命等其他賭注之後,終於放下心來。

她笑道:“葉塵,我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

“能從墨山賭坊贏來四個億,你也算是史無前例的第一人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真的懂賭術嗎?”

葉塵笑道:“略懂一些。”

“哼!不想說就算了!”

“三天後,我去給你加油!”

“哦,還有,這幾天你先不要來找我了,我爸正在氣頭上,你先避一避。”

黃鈺鶯嬌嗔著道。

葉塵一頭霧水,心道我什麼時候打算去找你了?

不過,他也很感激黃鈺鶯幫他,於是隨口應和了幾句,掛斷電話。

次日。

葉塵看到價值百萬的禮物,整個人都愣住了。

然而,他拗不過江平,隻好拎著禮物去找淩廣七了。

“你如果真的敢收,我就把你的頭打爛!”

葉塵默默想著,敲開了淩廣七家的門。

-分精準!連0.1克的誤差都冇有!若是一份藥材,或許歪打正著。可每味藥材的分量都如此精確,老闆頓時來了興趣。而後。他看了看葉塵選的藥,眉頭微蹙起來。“小夥子,你這是配什麼藥?”他深耕醫道四十載,從未見過如此藥方!葉塵道:“祛陰養神丸。”“什麼?祛陰養神丸?”“可是那醫道聖者的獨門秘方,祛陰養神丸?”老闆大驚。“哦?你知道?”葉塵含笑點頭,饒有興趣地打量了老闆幾眼。這人倒是有些見識。師傅的獨門秘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