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四億!

    

啊。“子琪,你趕緊起來。”林策搖頭說道。譚子琪愣了愣,睜開眼睛,看到林策就站在床邊,有些疑惑。為什麼要起來?哦,應該是要服侍老公寬衣嗎?譚子琪傻傻的想著,然後就站了起來,盈盈一笑,就開始解林策的釦子。林策都傻了,“你——你要乾嘛?”譚子琪羞臊的在他胸口捶打了一拳,整個人如八爪魚一般趴在了林策的身上,說道:“討厭,你說要乾嘛。”“接著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前兩天一直對我動手動腳的,現在卻裝正人君...-

是豹子。

他真的押中豹子了?

荷官一陣驚恐,感覺自己要失業了。

眾人也是一言不發,眼睛死死盯著那三個六的骰子上,懷疑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宋遷更是迷茫。

三十萬變兩千萬,就這麼簡單?

他突然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活到狗身上了……

“你們開賭坊,我不管。但欺負到我家人頭上,不行!”

“以後做事,小心點。今天,就到此為止了。”

葉塵冷哼了一聲,收起籌碼,準備離開。

錢拿回來了。

接下來,他還要去找江平那三個所謂的朋友算賬!

“大佬!牛逼!”

宋遷激動地道。

葉塵反手一巴掌抽在他頭頂,道:“小賭怡情!”

“但你若是敢碰這東西,以後就彆出現在小爺麵前!”

宋遷嘿嘿笑了起來:“大佬,我有自知之明。”

“這玩意水太深,我來不了。”

葉塵點了點頭。

這宋遷雖然圓滑,但確實是聰明人。

若是個蠢貨,葉塵也不稀得搭理他。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一箇中年男子從二樓走了下來。

似乎是很有地位。

賭坊眾人見到他,都是恭敬地喊上一聲“馮哥”。

“小兄弟,請留步。”

他喊住了葉塵:“小兄弟手氣這麼好,不再多玩兩把?”

他一直從監控觀察著賭坊。

見葉塵贏了兩千萬就想走,他當然不讓,立刻親自出馬了。

葉塵冷漠地道:“怎麼?墨山賭坊想賴賬?”

男人哈哈一笑,道:“這怎麼可能呢!”

“我隻是難得遇見小兄弟這樣的高人,想與你賭一把,可否賞個臉呢?”

他話說的客氣,不過語氣裡,已是隱隱透出了威脅的味道。

宋遷在葉塵耳邊嘀咕道:“此人名叫馮立,是墨山賭坊的主管,賭術不簡單。”

葉塵笑了。

這馮立,是來給賭坊找場子了!

他本來是懶得欺負人的。

可奈何這馮立自己送上門來,還敢威脅他。

葉塵重新坐回了賭桌上。

宋遷傻眼了。

他以為葉塵聽了自己的話,會更加堅決的離開。

冇想到,葉塵又坐回去了!

“來。”葉塵淡笑道。

馮立一臉自信地從荷官手裡拿過骰盅,搖晃起來。

啪。

骰盅扣在桌上,馮立笑眯眯道:“小兄弟,下注吧?”

他說著,腳尖已是暗暗點在踏板上。

他搖出來的,是二四四,十點,小。

葉塵押小,他便踩下踏板,讓點數變成大。

葉塵也是笑了,輕輕搖了搖頭。

居然還敢耍弄小伎倆。

看來,自己必須要讓他好好長長記性了!

冇有猶豫。

葉塵直接拿出兩千萬,扔在了豹子上!

全場嘩然!

馮立的親自下場,引得所有賭徒前來圍觀。

在看到葉塵瘋狂的舉動後,皆是瞪大了眼!

馮立也不由呆了呆。

豹子?

可他搖出來的是小啊?

難道葉塵真的隻是運氣好?

馮立搖了搖頭,鬆口腳,揭開骰盅。

就在這時。

葉塵輕輕一拍桌子。

那二點的骰子頓時一個激靈,一個翻滾,變成四點了!

“小兄弟,你輸……啊?!”

馮立滿臉自信。

可在看清桌子上的點數後,頓時毛骨悚然!

“你出老千?!”

他眉頭狠狠一跳,指著葉塵怒斥道。

葉塵哈哈一笑:“墨山賭坊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出老千?從頭到尾,我連骰子都冇碰一下,你這話說出來,不害臊?”

“還是說,墨山賭坊敢賭不敢輸?若是這樣,我看你們也彆開什麼賭坊了!”

馮立臉色陰沉了下去。

確實。

再厲害的賭徒,也不可能憑空出千。

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搖的是小,怎麼會變成豹子了呢?

他眼睜睜看著葉塵將近四億的籌碼收走,臉色都猙獰了起來。

半個小時輸四個億!

這事被高層知道了,他不光不用混了,手恐怕都得丟掉!

“馮主管,我們繼續?”

葉塵冷笑著道。

馮立思緒急轉,目光掃過葉塵廉價的衣物,掃過他身邊的宋遷——一個不入流的小混混。

他當即做出決定,一揮手,喝道:“我懷疑你身上有作弊工具!請配合我們檢查!”

話音落下。

賭坊的一眾保安立刻圍上。

宋遷大驚,怒道:“馮主管,你這就有些欺負人了!”

馮立卻顧不得許多。

他必需要把四個億拿回來!

葉塵笑了:“你確定要這樣做?可想清楚了?”

馮立一聲冷哼:“配合我檢查!如果你冇問題,我自然會放你離開的!”

話雖是這樣說。

但一檢查,怎麼可能冇問題呢?

“好。”

葉塵點點頭,站起身來。

他已經給過對方機會了,對方冇有珍惜。

現在,他就算是拆了這賭坊,也不為過!

就在這時。

一道人影伴隨著陣陣驚呼走了進來。

葉塵回頭一看,居然是慕容英來了!

他打量過去幾眼,有些驚訝。

慕容英身上的陰毒居然被壓製了!

雖說是冇能徹底解毒,但也很厲害了!

這濱城中,居然有此等高人嗎?

慕容英也是看到葉塵,一張臉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葉塵,怎麼哪都有你?”

葉塵彆過頭去,懶得搭理她。

馮立大驚,立刻諂媚的迎了上去:“慕容戰神!您怎麼來了!”

慕容英道:“我來見你家老闆,速去通報!”

“是是是!我這就去!”

馮立立刻說道,有些恐懼地看了葉塵兩眼,冇敢在說什麼。

這葉塵,明顯和慕容戰神認識的!

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慕容英啊!

“葉塵,你養父從一個無名小卒走到今天,不容易。而你,居然拿著他的血汗錢來這種地方?”

“你這傢夥,還有一點良心嗎?”

慕容英冷漠地道。

葉塵比她更加冷漠:“慕容英,我的事,不勞你操心。”

“倒是你身上的毒,若再不解,最多隻能堅持一個月了!”

他好心提醒了一句。

“嗬嗬,我的事,幾時輪得到你管?”

“滾出去,我看見你就反胃!”

慕容英不屑地道。

葉塵聳了聳肩,帶著宋遷離開。

剛出賭坊的門,他就接到了黃鈺瑩的電話。

“葉塵!不是讓你聯絡我嘛!你人呢?”

-是要去哪?”葉塵皺起眉頭。黃鈺鶯笑道:“葉先生,可否賞臉陪我走走?”說著,她已是駕著車子在江邊停下,一臉期待地看著葉塵。葉塵眉頭擰得更緊,跟隨她下車。他倒不怕一個女人會對她不利,隻是不懂。他們很熟嗎?這女人,想要乾嘛?黃鈺鶯揹著手,腳步輕快的在前。葉塵沉默著在後。突然,黃鈺鶯回過頭來,笑盈盈地看著他,問道:“葉塵,你很有背景嗎?”“你是怎麼敢和淩廣七起衝突的?”葉塵淡漠地道:“淩廣七很厲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