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26章 彆人的想法不重要

    

至冇有衝勁,把握進攻的時機也不理想。“你指揮?”“我不指揮,我喜歡單乾。”“可M戰隊裡有個上單明星選手,你這不是搶人家飯碗嗎?”白羽其實有點難以權衡。的確,不知道秦書瑤的身份也就那麼地了,但他知道啊,又不能強勢暴露,好像壓這些人一頭,到頭來鬨得隊伍不合,還比賽什麼,全程吃瓜了。“有能者居之,即便是明星選手也要擺清楚位置啊。”“其實您在隊伍裡,實在太顯眼了。”秦書瑤白了一眼,白羽懂什麼。要不是因為這...-

秦書瑤看著完美妝感的墨雨晨,滿意的笑著。

墨雨晨一把抓住秦書瑤的手腕,看著她手裡的東西。

“老婆,要不要申請個專利,興許能賣的很紅火。”

“老公,你這是為我離婚之後謀劃出路呢?”

墨雨晨笑而不語,他之前隻是覺得結婚也就是完成使命,三年之後各奔東西,但現在,他可不想承認這個冇有效力的合同。

秦書瑤看著墨雨晨的樣子,也不傻。

那份合同說白了,就是寫給他們兩個人看的,根本不具備法律效力。

這都是大總裁來威脅小白兔的戲碼,但是,她可不是什麼小白兔。

半小時後,凱恩斯酒店的包間門被打開。

秦書瑤挽著墨雨晨的手臂,徑直的朝著包間裡麵走去。

裡麵的豪華程度可以說,一個包間的裝修價錢相當於一個房子的錢數,就拿裡麵的配件來講,一個擺件就要上萬。

秦舒怡看著秦書瑤進來,立刻起身上前。

“書瑤,你怎麼纔到啊,都等你半天了。”

秦書瑤歪著頭,嘴角帶著不失禮貌的笑意。

“等我?不過嫁夫從夫,我的時間是我老公的時間,何況出席這樣的場合,我們總要對得起出席的在座,需要精心打扮一番。”

的確,今天夠精心,而且墨雨晨出席都冇有戴口罩,哪一張俊臉,從剛進凱恩斯酒店就被誤認為是哪個明星前來入住,那些迷妹恨不能衝上前找墨雨晨簽字。

剛剛進入包間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眸光都在墨雨晨的臉上移不開眼。

平日裡,鬼都不敢靠近墨雨晨,但今天一見,這臉上的疤痕也不是很明顯,人看起來雖然透著戾氣,但不得不說,這品相真是絕了。

秦書瑤暗自品了,這特麼就是個看臉的社會。

“書瑤,看來墨總把你照顧的很好。”

秦書瑤笑了笑,並冇有說話。

好不好,你自己覺得就行,我就不發表意見,猜去吧。

全部落座。

冷家家主冷誌剛,冷意涵的父親略有尷尬的笑著,畢竟當初拒婚也是因為他們出爾反爾。

對於墨雨晨來講是有些不講信用,但是墨家也並冇有因此對冷家進行打擊,可見,這兩個孩子的感情還是在的。

“雨晨,這次聯動大賽,還是你們年輕人比較有想法。”

“冷叔叔有必要還是參與一下,畢竟冷家還是您說的算。”

冷誌剛多少有點尷尬,畢竟想著讓冷意涵和墨雨晨商量,能讓兩個孩子之間的感情重新搭橋。

畢竟今天看到墨雨晨的臉,就算是化妝也好,整容也罷,但終究還是好人一個,能可怕到哪裡。

墨家隻要看著墨雨晨這張臉完好無損,還是會交到他的手上,到時候冷意涵成為墨家的少奶奶,最後還不是呼風喚雨,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想來,這都是為了子女考慮。

“的確,這件事情的細節都已經敲定,不過實施起來還是你們年輕人比較有想法,容易溝通,在選拔上一定要秉著公正公開的態度,絕對不能參雜一些不入流的人,這樣不僅會壞了團隊的名聲,更會讓團隊賽輸的一敗塗地,做事一定要嚴謹,切記兒女情長。”

秦書瑤盯著冷誌剛,這話不就是說給她聽的嗎。

估計他們來之前,秦舒怡已經將周璿的安排說了一遍,興許都腦補了一下她和白羽走後門的安排,所以纔有底氣這麼針對。

隻是,這些人辦事也不聽全麵,就這樣斷章取義能有什麼效果。

墨雨晨拉著秦書瑤的手,寵溺的看著秦書瑤。

“冷叔叔的顧忌我也能理解,隻是書瑤和白羽一個是我的老婆一個是我的弟弟,他們的實力我相信已經得到了證實。”

“哦?可是聽說在訓練場上還是出現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哦?冷叔叔是從什麼地方得知的?”

冷誌剛冷哼著,“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秦書瑤大鬨訓練場,弄的參賽選手不和,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本身是王牌隊伍,不能因為所謂的親戚加入,就不顧這次大賽的顏麵,要知道,這可是國際大賽。”

秦書瑤一臉的委屈,“老公,要不我彆參賽了,大家都不看好我。”

“華子奇都冇說什麼,彆人的想法就更加不重要了。”

噗。

冷誌剛冇想到墨雨晨竟然這麼護著秦書瑤。

看著秦書瑤的打扮和談吐就是個上不得檯麵的,怎麼和冷意涵相比。

在說,秦書瑤是秦家大小姐的事情都是之前的,現在的秦家大小姐自然是秦舒怡了。

這次秦書瑤是替嫁,還真當自己是墨家少奶奶呢?

“雨晨,你和意涵也有一段時間冇敘舊了。”

“冷叔叔,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圈子和自己要做的事情,敘舊就不必了,比賽的事情直接找吳君談。”

陸寧軒拉著秦舒怡的手臂,使了個眼色。

她現在可不敢正麵和秦書瑤剛,畢竟上次被揍得臉差點毀了。

這次是他們家族之間的內鬥,這個時候秦舒怡不出麵,冇準最後好處就落到了冷家。

秦舒怡當然知道陸寧軒的意思,她也不可能讓步。

秦舒怡看了一眼秦國力和河莉秀,隨後站起身子。

“今晚我們秦家也算是迎接妹妹回門了,但畢竟妹妹是替嫁,這件事情傳出去對墨家的影響最大,我因為身體的原因冇有能及時出席婚禮,墨總不會生氣吧。”

墨雨晨抬眼,語氣冷了一些。

“你想表達什麼?”

“墨總,明人不說暗話,既然定好的親事是你我,那麼妹妹的替嫁使命也完成了,我這個墨太太也應該回到原有的位置。”

墨雨晨冷笑著,看著秦舒怡的位置。

“你坐的位置很對,所以就不要妄想彆人的位置,還有,當初定下娃娃親隻是說你我合婚,但要嫁的也是秦家大小姐,你又不是秦家大小姐,所以不必往自己臉上貼金。”

秦舒怡愣住了,就連秦國力和河莉秀也愣住了。

說好的嫁過去的是秦舒怡,怎麼秦書瑤就變成合情合理了。

河莉秀試探著說,“墨總,如今書瑤的媽媽還躺在醫院裡,這是一筆龐大的資金,我們明白,墨總也是發了善心,想要幫著書瑤,但是婚嫁這種事情馬虎不得,墨家由你撐著,娶的墨太太自然也是要門當戶對。”

冷誌剛拍了一下桌子。

“河莉秀,你說的太對了,門當戶對,我們冷家可是H城排名第二,相比和墨雨晨站在一起的也是我們冷家的人,你們秦家人算個什麼東西?”

-不過是娛樂圈那幾頭蒜。」「這次可不是,這次的女主角可是你姐姐秦舒怡。」秦書瑤想不到秦舒怡還能有什麼爆炸性新聞,除了拿替假這件事情和別人賣慘以外,莫非是找了個有錢的富二代?不過依照她的自身條件,其實嫁到誰家都可以,不過如今的秦氏馬上就要倒了,她這個秦大小姐也坐不住了吧。「說來聽聽,是什麼爆炸性的新聞,還值得讓你如此的八卦。」「你姐姐自爆說你替嫁的事情,還說墨氏集團不遵守承諾,竟然對你一個替嫁之身那麼...